0°

柳宗元、刘禹锡、元稹和白居易的现实生活到底有多难,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

“二王八司马”是个比较奇葩的政治团体,因为这个名字本身就带有挫折和失败的意味。与其他团体相比,“二王八司马”的知名度并不算高,可是里面却不乏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比如大文豪柳宗元、刘禹锡,能让韩愈作传的陈谏,史学家凌准等人。

这个团体如同昙花一样,绽放之后便迅速凋谢,退出主角的舞台。不过在数十年后,他们也曾有过机会。不过为何没有东山再起,或许从两个文豪的身上可以看出一二。

01

元和十年

“二王八司马”是唐顺宗时期一群革新派的官僚士大夫,以王叔文为首。可是由于改革力度较大,碰触了当时很多既得利益团体的蛋糕,而遭到顽固势力的反对。

同时王叔文也是“NO ZUO NO DIE”的命,骤登高位之后有些飘飘然,四处得罪人。把一些原本同情并不抵触改革的实权派也推到了对立面。

更要命的是,他们选错了支持对象,竟然想要扶持一个皇子,将太子从储君的位置上拉下马,结果却没有成功。新皇帝登基后马上进行清算,王叔文被贬为渝州司户,后被赐死;王伾被贬为开州司马,不久病死;剩下以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人都被下放到边远州府任司马一职,这也是“二王八司马”的由来。

元和十年,距离这十个人失势已经过去几十年的时间,这段岁月慢慢消磨掉了当初产生的一些非理性积怨。面对国家的凋敝,一些同情改革的当权派,比如宰相韦贯之、中书舍人崔群等人觉得应该启用这些人才,于是上奏皇帝将这几个在偏远地州被埋没的人才调回长安,以备重用。

皇帝想了想,这几个人在地方上很有作为,当年也都是国之重臣,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于是便点头同意了。

接到调回京城的诏书,柳宗元立刻收拾行装,和家人一起乘船出发了。一路上他心情很好,写了好多诗,能够精确表达这方面情绪的便是这句:“晴天归路好相逐,正是峰前回雁时。”南飞的大雁终究要北归,这不正是在说自己吗。

回京途中需要经过朗州,那里有一位担任司马的好友名叫刘禹锡。二人结伴同行,一路谈天说地好不快乐。到了长安郊外的驿站,路边的花儿都是一副新气象,一定要写进自己的诗歌里,可见柳宗元真的很高兴。重新被朝廷启用,政治生涯马上就要开始新篇章了。

02

命运使然

这段压抑的岁月已经耗尽了“二王八司马”中几人的生命,除了程异过早升迁外,这次启用的五人重新聚首,自然是悲喜交集,互相有着说不完的话。

同时,他们也在等待朝廷新的安排。可是如何安排他们,朝堂上的意见却并不一致。由于王叔文当初树敌太多,现在很多当政的大臣当初都受到过打压。比如宰相之一的武元衡就被王叔文打击过,而导火索正是刘禹锡。

就在两派正于朝堂上意见不一的关键时刻,刘禹锡等人去长安城内的玄都观赏花,文豪顺便写了一首名为《玄都观桃花》的诗。他最擅长讽刺,诗中写的是花,实际说的是人。

在他看来,这些代表着“新贵”的桃花是踩着自己这群老臣爬上来的,而如今还不念旧恩。这一下算是“神助攻”,把自己推进了不利的境地。

原本就不喜欢他们的武元衡、李逢吉等人大为不满,趁机向皇帝参了他们一本。而皇帝也顺便回忆起自己当太子时,刘禹锡、柳宗元等人的态度,于是大笔一挥,一封诏书将五位“原司马”又打回了原型。而且要求即日启程,立即离开长安。

惹祸的刘禹锡被任命为播州(今遵义)刺史,当时那里交通不便,刘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如何经得起一路颠簸?如果将母亲留在长安,那真的是生离死别了。

柳宗元看其可怜,主动向皇帝请求与刘禹锡对换,前者的新职务是柳州刺史。柳宗元此前是永州司马,在永州的那些年虽然写出了《永州八记》这一传世名作,但他在那里身体状况很差,而且相继失去了几个重要的亲人,尤其是他的母亲。因此他担心刘禹锡调到播州后无法对其母亲尽孝,于是要求对换职务。柳宗元这一举动让人看着感动不已。幸亏有人及时向皇帝求情,刘禹锡才改派为广东连州的刺史。

03

造化弄人

柳宗元与刘禹锡失魂落魄地离开长安,一路结伴南行,走到衡阳时不得不分别各赴其所。两人含泪互赠诗歌,其内容悲伤压抑、凄凄惨惨,不知此时刘禹锡后不后悔当初写的那首讽刺诗。

不过二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四年后,柳宗元客死在了柳州,而此时宪宗正准备召他回京。

与刘、柳二人命运相似的还有他们的好朋友元稹,因为与宦官在前线又起冲突,仕途刚刚有起色的他被贬到通州(今四川达州)任司马。他走到蓝田的驿站时,听说过几天刘禹锡和柳宗元也会来,于是在驿馆的墙壁写了一首名为《留呈梦得、子厚、致用》的七言律诗,以让二人看到。

去达州赴任之前,元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回来,所以没有让儿女同行,临行前还将20卷诗文交给白居易保存。

当时白居易正在为母丁忧,看到好友的遭遇,他一腔悲愤,连续写了好几首诗为其鸣不平。等白居易丁忧结束回京上任,正好发生了征伐淮西的战事,由于他实话太多得罪了权贵,很快也被贬斥,成为了江表刺史。

可是白居易刚刚启程,政敌又上前落井下石,于是半路上的白居易接到调令,从刺史降为江州司马。听到这一消息,正在生病的元稹留下了传世名句:“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心情郁闷到极点的白居易也和诗《放言五首》,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那句:“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客观地说,江州(今江西九江)是个交通要津,城市繁华,日子过的相当不错。只不过白居易志存高远,离开长安很难再施展政治抱负。

在江州的第二年,他送客人至湓浦口,忽然听到有人夜弹琵琶“铮铮然有京都声”。一问之下,竟真的是长安女子,想起长安,听到京音,白居易“江州司马青衫湿”,写下了传诵至今的《琵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