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长安,长安。

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长安;

是’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长安;

是’山河千里国,城阙九千重。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的长安;

是’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长安;

是’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的长安;是’朔风琼粉如节堕,四望居民绝烟火’的长安。

有风,有花,有雪,有月。

有诗,有酒,有山,有水。

是李白壮怀凌飞的长安,杜甫壮志难酬的长安。

唐玄宗天宝三载(公元744年)。

洛阳的秋天。

那时节,无边落木萧萧下,秋高气爽,天高地阔。

萧瑟的秋风扫过洛阳层层叠叠的青瓦,吹得傲雪凌霜的金菊也瘦了,流风卷起残云,南飞的北雁在空中哀哀地鸣叫。

李白在长安不为权贵所容,被唐明皇“赐金还山”,离开了长安,到梁宋(今河南开封、商丘)游历,游历到洛阳,当时,杜甫也因料理祖母丧事,奔走于郑州、梁园(今开封)之间。因考进士不第,一直在四处游历,恰逢也在东都洛阳,便携手同游。

两位伟大的诗人终于在粱宋相会,宛如宿命一般的相遇。

关于李白的杜甫的相遇相知,坊间时有议论纷纷。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李白杜甫在浩荡的诗海里,作为光辉灿烂的唐诗文学最耀眼的两曜,他们的相遇是伟大的。

闻一多先生评论:这相逢,在中国历史上堪可比肩于老子与孔子的相逢。

我们该当品三通画角,发三通擂鼓,然后提起笔来蘸饱了金墨,大书而特书。

——《唐诗杂论》闻一多

【赠李白】  杜甫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

野人对腥膻,蔬食常不抱。

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

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巧。

亦有粱宋游,方期拾瑶草。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杜甫画像》作者:伍瘦梅 

唐玄宗天宝四载(公元745年)。

草长莺飞的二月天,杨柳依依仿佛春风裁出。

于这独一无二的春光中。李白与杜甫又在鲁郡(今山东兖州)重逢,携手同游齐鲁。

所谓相逢意气饮,放马高楼边,这次的重逢可谓浪漫至极——他们或许曾在绿意幽幽的竹林间漫步;或许曾在曲径通幽处,秋草丰茂时,同去拜望隐士;或许曾登临遍赏附近的山池楼台;或许曾起仿古之幽情,寻访古地。

【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杜甫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锵。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伺立小童清。

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

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人生无长乐,欢颜总是短暂。

光阴易逝,弹指一挥间,已到了深秋。

杜甫西去长安,李白再游江东,两人在鲁郡东石门离别。临行,李白写了这首送别诗。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李白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杜甫因排行老二,所以诗题中称他为杜二甫。

李白在鲁郡东石门送别杜甫后,旅居沙丘城(位于山东汶水这畔),十分思念杜甫,又写下此诗寄赠。

【沙丘城下寄杜甫】  李白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李白对杜甫的思念如同滔滔汶水,连绵不绝,浩荡南行。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唐玄宗天宝五载(公元746年)。

李白与杜甫在兖州最后一次相遇。

【戏赠杜甫】  李白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诗名戏赠杜甫——李太白也有调皮的时候,大体也可一窥李白杜甫二人相交甚笃,才能无所顾忌地开玩笑。

游吟可成诗词,嬉笑皆作文章。

可是他们不知,他们二人自此一别后的命运,将是马不停蹄地奔赴各自的前路。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此后山高水长,各安天涯。有这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快哉痛饮,便也足够了。

奔赴长安之后,长安的融融春光,让子美忆起了太白,赋诗以表思念。

【春日忆李白】  杜甫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庚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至德二载(公元757年)。

因为诡谲的权力斗争,李白受到永王李璘的牵连下狱浔阳。生平挚交好友竟无人替他说句话,也难怪远在天涯的杜甫写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了。

乾元元年(公元758年)。

李白又遭贬谪,定罪长流夜郎,贫病交加,飘零如絮,理想破灭,谪仙人的李白仍然’悲感至极而以豪语出之’(《唐宋诗举要》)。

乾元二载(公元759年)。

李白流放途中,遇赦放回,回到江陵。此时杜甫流寓秦州,地方僻远,消息隔绝,不知李白已被赦还。

【梦李白二首】  杜甫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 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後事。

诗中情意切切,句句垂泪,字字泣血,读罢让人掩面。

他们的相遇,如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宝应元年(公元762年)。

七月流火,天气逐渐转凉了,寒蝉凄切地鸣叫着。杜甫终于获悉李白在当涂养病,便写了二十韵颂赞李白的诗,寄予太白。

【寄李十二白二十韵】  杜甫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

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

龙舟移棹晚,兽锦夺袍新。

白日来深殿,青云满後尘。

乞归优诏许,遇我夙心亲。

未负幽栖志,兼全宠辱身。

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

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

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

处士祢衡俊。诸生原宪贫。

稻粱求未足,薏苡谤何频?

五岭炎蒸地,三危放逐臣。

几年遭鵩鸟,独泣向麒麟。

苏武元还汉,黄公岂事秦?

楚筵辞醴日,梁狱上书辰。

已用当时法,谁将此议陈?

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滨。

莫怪恩波隔,乘槎与问津。

太白落拓不羁,豪情恣肆。

子美忧国忧民,沉郁顿挫。

李杜诗篇万口传,二人都是唐诗中不可或缺的大诗人,二人的这一段友情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闻一多如此盛情讴歌李白和杜甫的相遇:

“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