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汉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吕后去世,周勃等功臣宿将乃拨乱反正,发动政变,诛灭诸吕,然后决定拥立一个新皇帝上位。此时在皇宫龙椅上坐的那个小儿刘弘,是吕后制造和扶持上去的,大家根本不承认,于是周勃与群臣召开大会,推说刘弘其实不是惠帝的龙种,是假的,真实身份是吕家孽种,等他长大了,必然要祸乱宗室、反攻倒算,所以必须要商量一个皇帝的新人选。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图:周勃

这刘弘当然是惠帝的龙种,只不过非皇后张嫣(吕后女婿张敖之女)所生,故吕后杀了其母,并让其冒充皇后之嫡子罢了。但以功臣集团的利益而言,他们好不容易推翻了吕氏,皇帝却不变,那么他们的拥立之功又从何谈起呢?而且刘弘年纪尚幼,无法亲政,这岂不是又要找个摄政王来才添堵?那还不如换个皇帝来的妥当没后患,而且大家都有拥立之功,岂不皆大欢喜?

有人提议:齐王刘襄是高皇帝的长孙,又有首难吕氏之功,选他最合适。

确实,刘襄实力雄厚,又封在富的流油的齐地,大家拥立他做皇帝,厚封重赏自然少不了。

然而此言一出,却马上有人站出来反对,这个人就是刘氏宗族最年长的元老琅琊王刘泽(刘邦的远房堂兄弟)。刘泽认为:刘襄这人是不错,可惜他的舅舅驷钧为人专横暴戾,简直是个戴帽子的公老虎,跟母老虎吕后有的一拼。如果选刘襄做皇帝,驷钧家族难保不会变成下一个吕氏,而周勃等人也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韩信彭越!

所以周勃等人连连点头,深以为然。他们已经吃够了外戚的苦头,怎么可能再遭二茬罪呢?光这一条,刘襄就不能选了。

但功臣们内心真实的想法是:刘襄势力强大(已借反吕之名杀掉齐相获得了齐国的大军),他的两个弟弟刘章和刘兴居也都英武非凡、并在诛吕斗争中立下大功,若让这一家子掌握了政权,那么功臣集团必将受到打压,那可就真是搬起石头砸的自己脚了。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图:电视剧《美人心计》中的刘章

于是大家很快否决了刘襄,又提出来的第二个人选:刘邦的小儿子淮南王刘长。但周勃又不同意,他觉得刘长年纪太轻了,才十八岁,且有欠稳重,为人骄横,无法担当重任;更重要的是,刘长是吕后的养子(其生母早逝),对吕氏不可避免怀有同情之心,万一他握稳皇权后来个秋后算账,到那时功臣们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所以,就连刚从淮南王相的位置上调入京城的御史大夫张苍(原御史大夫曹窋已因反对诛灭吕氏全族而遭到贬斥),竟也表示同意周勃的看法,认为刘长并不合适。

于是,刘长也被否决了。

过了会儿,又有人提议,代王刘恒是高祖在世的最年长的一个儿子,而且为人宽厚仁孝、谦恭谨慎,当年吕后想提升他为赵王他都不要,可见其低调安分,不如立他好了。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图:汉文帝为母亲亲尝汤药,入选二十四孝

周勃正在迟疑,张苍又站出来说话了:“吾闻刘恒之母薄太后一家温良恭俭,比之吕氏一族和善百倍,我支持迎立代王为帝!”

群臣们纷纷举手,表示赞同。

周勃跳了起来,大声道:“国赖长君,代王又为人和善,立他为帝,名正言顺,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早已被人遗忘在边疆的代王刘恒接到了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怀着且喜且惧的复杂心情,乘车驰入长安。群臣在长安城外渭桥上迎接,太尉周勃想跟刘恒私聊,被其拒绝,于是又跪奉天子符玺,想以此邀功,讨个大彩头,不料又被刘恒拒绝,表示要先到代邸再议。周勃热脸贴了两次冷屁股,真是又臭又凉。(代邸:即代王每年来长安向皇帝朝拜时居住的驻京办事处。)

是年(公元前180年)九月二十九日,刘恒在创纪录的推让了五次后(代王西向让者三,南向让者再),终于被周勃等大臣劝动,即帝位于代邸,是为汉孝文皇帝。

刘邦做皇帝才三让,刘恒为什么要加码加到五让呢?因为刘恒的皇位实在算不得稳当,他作为刘邦庶四子,无论按照“嫡长为先”还是“父死子继”的“皇室继承法”,其皇位合法性都有所欠缺。事实上,以正统性而言,刘长和刘襄都不比他差,特别是刘襄。所以大臣们既然能立他,哪天闹翻了当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废黜他。

当然,刘恒内心还是很想当皇帝的,否则他也不必搞一出“西向让者三,南向让者再”的原创政治秀了,复原当时的场景,刘恒应是往北一让再让三让,让到最后座位已接近北墙,无法再往北侧身避让,于是只好转身南向,则刚好坐在了君位而使周勃等人处在了臣位上。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点细思极恐、震惊颤抖了呢?刘恒这行云流水的政治表演,正体现了他巧妙的政治艺术与高明的帝王心术;在他仁厚和善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就是这般老练的政治手腕,我想当时周勃陈平等人也应该被他惊呆了吧!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而刘恒之所以要在自己那寒酸的代王邸即帝位,是因为如今的皇宫龙椅上还被他侄子刘弘小皇帝占着位子,这可就尴尬了。

没关系,有办法让它不尴尬。

是夜,上任皇帝刘弘,以及他的弟弟常山王刘朝、淮阳王刘武、梁王刘太三人,全数被请出皇宫,然后当天夜晚便被有司(有关部门)处理掉了。理由是他们乃冒充皇子,本就不该存在,所以必须被抹杀,永远的在人间消失。而上任皇太后张嫣当然也遭到了废黜,从此待在冷宫之中度过余生。

如此,刘恒的皇位才叫做名正言顺。而周勃他们废立天子,也才名正言顺。自诸吕倒台的那一刻起,惠帝一脉的命运其实已然注定,永远无法翻案。

然而,新皇帝刘恒仍然感觉很头疼,在他之前,没有一个皇帝是这样被大臣选出来的,要如何应对恩公大臣们和其他失意的候选者,也全无前人经验可循,刘恒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当夜,刘恒一夜未眠,他连夜下达了三道诏令,算是新帝上任三把火吧!这三道诏令若能顺利实行,他才能成为真正的皇帝,否则他将永远受制于这些权臣,成为一个傀儡皇帝。

第一道:将周勃暂管的南北禁军兵权收回,交给自己的亲信、原代国中尉宋昌(宋义之孙),并升任其为卫将军,总摄京城防务。

第二道:将皇宫的警卫工作交给自己的另一位代国亲信张武,并升任其为郎中令。

第三道:大赦天下,赐每位成年男子一级爵位,并赐牛酒若干,允许百姓们自由的聚饮五天。

这三道诏令,对稳固刘恒的皇位,效果可谓立竿见影。但还有些工作,需要长期的经营,才能见到效果。

不久,也就是当年(公元前180年)十二月,率先反对齐王刘襄为帝的琅琊王刘泽,被立为地位更高的燕王,以酬报其功劳。而刘襄的两个弟弟朱虚侯刘章和东牟侯刘兴居则因讨伐吕氏有功而被分别晋封为城阳王和济北王;但这两块地方原本就是齐国的地盘,所以刘襄的势力反而因此被削弱了(事实上,刘章和刘兴居在与众大臣合谋诛吕时,大臣们曾许诺封他们为赵王和梁王,后被刘恒否决)。此后不到两年,刘襄、刘章便郁郁而终、英年早逝了,济北王刘兴居不愿郁郁,竟而造反,当然很快遭到了叔叔刘恒的镇压而失败,刘兴居自杀身亡(想当年,便是刘兴居向刘恒自告奋勇去请汉少帝刘弘出宫的,可见脏活不能随便干)。后来,刘恒干脆把齐国分为七份,让刘襄的其他弟弟们将它分了,以进一步削弱其势力。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另外,据史书记载,刘恒在入京称帝之前,他的代王王后便已死了,及刘恒入京为帝,不及两个月,代王王后的四个儿子便相继病死。而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功臣们请刘恒早立太子(以断绝刘恒弟弟淮南王刘长继承帝位的念想),既然这四个嫡子恰巧都死了,那么就立庶长子刘启(窦姬之子)为太子吧,刘恒说我自己的皇帝位子都没坐热,咋能这么快就定自己的儿子做接班人呢?于是又假模假式的推让了三次,当然最后还是答应了,并给天下所有家庭的嫡子每人都升一级爵位以为庆贺。这位刘启就是日后的汉景帝。

汉文帝宽厚仁孝,却为得皇位杀了自己多少亲人,李世民望尘莫及

图:汉文帝与太子刘启

在吕后掌政的十几年间,每位刘氏子弟几乎都被迫与吕氏女结为姻亲,刘恒应也无法例外。所以,这位刘恒正妻应为吕氏女,她恰巧死在刘恒称帝之前,而她的四个儿子又恰巧都死在刘恒称帝后短短两个月内,而且一死刘恒就马上立太子,真的是很恰巧啊。

细思极恐。

李世民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