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说起配角抢了主角风头的案例,就文学作品而言,《欧也妮·葛朗台》绝对算一个。老葛朗台这个吝啬至死的法国人,通过中学语文课本,深深走进了我大中国人民的心中。某个午后,当初岸君读完整个故事(相信我,二百来页的小说,喝杯咖啡就看完了!),才发现过去许多年都被中学教材给骗了。这明明是一个既现实又深刻的成长故事。它的主题,金钱与爱情——依然是我们今天会纠结的痛点!

烛照心灵的微光

——《欧也妮·葛朗台》导读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Honoré de Balzac)1799年5月20日出生于法国古城图尔。1850年8月18日逝世后,他被安葬在巴黎的拉雪兹神甫公墓。

在他的葬礼上,法国文豪雨果致辞道:

他的一生是短促的,然而也是饱满的,作品比岁月还多。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巴尔扎克墓碑

巴尔扎克花费将近二十年(1829—1848)心血,完成了规模庞大的文学巨著——《人间喜剧》,将九十多部各自独立又互相联系的长、中、短篇小说联成一体,塑造出两千多个人物形象,描绘了从拿破仑帝国、复辟王朝到七月王朝这一历史时期法国社会的众生相与风俗史。

由于受到但丁诗歌《神圣的喜剧》启发,借用喜剧“批评嘲讽社会”的意义,巴尔扎克将自己的作品集取名为《人间喜剧》。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在这些作品中,撰写于1833年的《欧也妮·葛朗台》,以成功塑造欧也妮的父亲老葛朗台的守财奴形象,为世人所熟知。

1

众所周知,世界文学中有“四大吝啬鬼”的说法,他们分别是本部作品中的老葛朗台、英国莎士比亚的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法国莫里哀的喜剧《悭吝人》中的阿巴贡,和俄国果戈理长篇小说《死魂灵》中的泼留希金。

倘若要进行中西比较,清代小说家吴敬梓的长篇讽刺性小说《儒林外史》塑造的严监生形象,其吝啬程度,堪与老葛朗台一较高下。

严监生临终之际,伸着两个指头就是不肯断气,原来是不愿让灯盏里点着两茎灯草。直到老妻赵氏挑掉一根灯草,他方才点点头,咽了气。

这种终生不渝、至死方休的贪财性格,在《欧也妮·葛朗台》里面则是如此表现的:

嗜好黄金的老葛朗台在本堂神父为他做临终圣事时,拼命抓住其胸前的镀金十字架,“这最后一次努力使他付出了生命”。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2

虽然作者对吝啬鬼老葛朗台有着浓墨重彩的刻画,但是通览全书,却不难发现,欧也妮这个角色贯穿全书,她才是真正的主角。正如作者给全书取名为《欧也妮·葛朗台》的深切用意:

这是一个关于外省平凡女子欧也妮的故事。

巴尔扎克用细致精工的文笔,刻画出欧也妮女性心理成长的脉络,给她破茧成蝶的生命蜕变过程赋予了充实而丰富的质地。

在初遇来自巴黎、风流倜傥的堂弟沙尔之初,她既充满自卑,又悄然芳心萌动。

在得知沙尔遭遇父亲破产自杀、面临巨额债务的噩耗之际,她又对沙尔迸发出强烈的同情与怜惜之情,毅然拿出自己保存多年、价值不菲的金币,全部赠予沙尔,资助他远赴印度淘金。

怀着为了爱人“我宁愿死一千次”的信念,她毫无畏惧地面对父亲质疑金币去向的严辞厉色,哪怕被软禁起来,只剩面包和冷水果腹,也绝不屈服。

几年后,面对远游归来抛弃纯真爱情、彻底沦为物质利益囚徒的沙尔,她又表现得十分冷静清醒,不卑不亢。

随着岁月的悄然流逝,欧也妮从盲目服从父亲命令的乖乖女,逐步变成了明辨是非、冷静理智而又坚守善良、掌握自己命运的坚强成熟女性。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3

巴尔扎克善用比喻,无论写人还是记事,都生动形象。他借老葛朗台之口,将人类比作乌鸦,因其依赖遗产同样是“靠死人生活”,这样的比喻深刻得令人不寒而栗。葛朗台冷不丁地扑向沙尔留给欧也妮的镶金梳妆盒,“如同老虎扑向一个睡着的孩子”,这样的比喻神情逼真、动感十足地刻绘出了守财奴对于金钱的贪婪。

巴尔扎克也十分重视对生活细节的精心择取与细致雕刻。区区一样西方人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咖啡,在巴尔扎克笔下得到了隆重的“礼遇”:

先是欧也妮吩咐娜侬给巴黎来的堂弟多准备一些,因为她听说巴黎人喝很浓的咖啡;接着又老是放下手里的活计,去看咖啡煮开了没有;然后又提到沙尔详细解释用沙塔尔咖啡壶煮出香喷喷咖啡的一整套方法。

欧也妮对于堂弟的体贴关心和浓浓爱意,沙尔考究奢华的生活印记,以及乡下女仆娜侬如同《红楼梦》中的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对上层社会贵族做派大惊小怪的声口,跃然纸上,令读者身临其境。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

4

然而,在一切精巧绝伦的技巧之上,最令人动容深思的,却是作者在序言中所言:

 

在人一生的美好季节里,有些幻想,有些徒劳的希望,有些银白的线,怎样从天而降,没有触到地面,又回到天上。

 

谁不曾天真单纯地爱慕过某个人呢?

谁不曾对生活怀抱过甜蜜的憧憬呢?

然而,面对所爱的移情别恋、负心辜负,有谁能像欧也妮那样,坚守自己的初心,却又绝不徒劳痴缠,反而暗暗地大度成全对方?

面对梦想如泡沫般的幻灭,有谁能体会到欧也妮平静表面下掩藏的悲伤?

面对金钱的诱惑与能量,又有谁能像她那样始终不曾改变善良的本性呢?

因此,巴尔扎克在最初几版的结语中,这样评价他这部作品中的女主角:

一个经历人世的风风雨雨依然忠贞的典型,一尊如同埋没地下、从希腊挖掘出来但在运输途中又落入海里,将永远不为人知的崇高塑像。

正如易卜生所言:“金钱可以是许多东西的外壳,却不是里面的果实。”欧也妮让我们看到,这世上不仅有贪财如命的老葛朗台,以及一味追求金钱而不知真情可贵的沙尔,还有像她一般的人物,重情义胜千金,施财富于善行。

关于欧也妮的故事,既是一个女孩的成长蜕变记,也是一出悲欣交集的平凡人生剧:

没有汹涌澎湃的传奇,只在波澜不惊的日常里,淡淡地叹息这不由自主的命运,却又笃定地坚守自己的人生准则,这正是普通者的高贵,是森林深处一朵不为人知的美丽之花,是一缕尽管幽微却永不可磨灭的良善之光。

今天的我们,亦可藉它烛照自己的心灵,去面对人生的种种矛盾抉择。

欧也妮·葛朗台:巨额财富与纯真爱情,你选哪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