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春意阑珊的来了,记忆里春天是很短的,几近于无,但仍是感念难忘。想那江南“春水碧雨天,画船听雨眠”的春色旖旎,不觉心境杳然。
想来,那江南春也真正撩人,单看前人诗句“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春意在春雨中悄悄探出头来,却又羞涩难当,轻轻地,生怕惊扰到沉睡中的水乡,心便漾漾的酥软了,融化了。
江南向来为世人所向往,它柔媚,它温情,它恬淡,它眼波盈盈,令世人为之倾倒,春水无边,碧蓝近天,湖面上缓缓飘来一叶画舫,轻纱曼曼,彩绸曳曳,风也无限温柔,美人临窗轻叹:“这无限风光,良人何处?这个春天浸满了望眼欲穿的轻愁,累了,倦了,临窗而卧,睡塌冰冷,雨点奏出愁绪,不免孤寂难眠。倒真是合了那句”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模糊进江面闪烁的渔火中。
江南的雨是缠绕的红线,缠住有情人的脚步,风也粘腻可人,黏住过客的思念,在这温柔的地方,爱也变得缠缠绵绵。更有红袖添香,青灯古卷,寻一份千年前的举案齐眉。
若是等那桃花开尽,人面桃花相映,轻风一拂,漫天乱花不失清雅,,于二月江南放一纸鸢,地上脚步轻浅没入新绿,天上纸鸢浮动牵出所有的愉悦,或可席地而坐,看别人放逐在高空之上的希望,感受阳光难得的抚摸,让所有的烦恼都化在风里去。
活在这压力竞争并存的社会里,难得给心放个假,站在江南烟雨中,便是坚硬如铁怕也会融化在这梦境中吧。太过清醒难免心会累,那么何不找个机会就这样糊涂地做上一场梦。
梦一回灯影桨声,山外青山楼外楼,萧萧扬花,梦中那女子翘首以盼,十指蔻丹轻抚琴弦,暮色里泪湿薄衫,一豆灯火照不见归人,窗上寂寞人影惹人怜,只恨那迟迟未归的良人浮沉红尘翻卷,竟看不破:万丈红尘纵是诱人又如何,倘若白骨黄泉只身奔赴,又有何成败喜忧。转眼红颜老去,只怕实在难回首。可恨那归人不懂。
梦一回曲折回旋的青石板小巷,古老的低语顺着那湿滑的苔藓滑到耳畔,朱红的门后遮了多少故事,这几千轮回,有多少故事被传唱,沿着青石砖一寸寸抚过去,这些青砖曾被多少人抚过,上面还留有几许温热。
        
江南春,鱼吹浪,雁落沙,倚吴山翠屏高挂,看江湖鼓声千万家,卷珠帘玉人如画。
只是可惜,我未曾见的那妖娆妩媚的春,只得在梦里想一回,念一回。只是不知,江南还仍是那个江南,春还是那个春么?也许,千年岁月已洗尽那份温婉,我仍愿相信,那江南仍旧静默地立在那烟雨中,上演一出崔莺莺与张生的柔情蜜意,一出白蛇与许仙的痴缠眷恋。
江南春,迷煞了我这凡夫俗子,凌乱了烟柳窄巷的故事。悲,欢,离,合……人事!好个江南!好个江南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