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好事一定会发生

不管跌倒了

还是绊着了

/

| 坂本建一 |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 潘洗尘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好多想说的还没来得及说

第一场雪就下了

从春天我就开始担心这场雪

它那么无所顾忌地堆在天上

天公偶尔不小心才可能作一次美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能有几天?

都说春宵短 夏夜更短

而留给秋天的就只是一个瞬间

好多要说的还没来得及说

第一场雪就下了

从前我还不理解农人的手上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裂口

乍暖还寒时他们就要抢种

刚刚打个盹儿秋风就刮起来了

他们挣命似的向要命的天虎口夺食

但常常是最后的一垄红高粱还没割完

第一场雪就下了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好多该说的还没来得及说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秋天的某种气息

◎ 潘洗尘

这个秋天诡秘 行色匆匆

我深陷于某些词语 不能自拔

首先是庸常的午后 

树上一枚突然的落叶

然后是稻穗 在月夜里成片地倒下

当我被早晨的一阵花落声惊醒:

天地变了

又一次的生死轮回开始了

这一切我熟悉而又陌生

也许是词语造成的错觉 死亡

在这个早晨始终游荡于我的嗅觉

其实 比可怕更可怕的并不是死亡本身

而是这个早晨的某种气息

于是 我狠狠心将最后的一簇西番莲折下

也折下我仅有的这个夏天

然后我要再狠狠心把它们碾成花泥

既然一定要一片肃杀

又何必杀人于无形

血流成河的秋天

岂不是更悲壮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去年的窗前

◎ 潘洗尘

逆光中的稻穗 它们

弯腰的姿态提醒我

此情此景不是往日重现

我 还一直坐在

去年的窗前

坐在去年的窗前 看过往的车辆

行驶在今年的秋天

我伸出一只手去想摸一摸

被虚度的光阴

这时 电话响起

我的手 并没有触到时间

只是从去年伸过来

接了一个今年的电话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广大的秋天

◎ 潘洗尘

多么广大的秋天 松嫩平原上

只剩下一派泛滥的金黄

任你慧眼千里 也无法凭着微小的色差

分辨这一望无际的五谷

真是让人舒服到骨头了

天地之间 仿佛一只巨大的氧气罐

那干吗还要来一场北风呢

那辽阔的雪野是多么的漫长

就连想一想 我们的内心

都会结出忧伤的果子

但忧伤不干明天的事

在广大的秋天背面

你房门洞开 当推开朝阳

就会看见满院子的——嘘

这时你不用惊讶 更不要出声

这是你的福祉 也是上天

对你的回赠

留给秋天的时间太少

“我们真正的痛苦,来自于因耽误而产生的持续的焦虑,来自于因为失去人生中许多机会而产生的深深的悔恨。”近日生活碎片,别犹豫有点勇气。

 “下雨的日子 

 雨 

 没下够” 

下雨像情绪,不用控制,真喜欢。城市被淋洗,一切变得新鲜,呼吸顺畅,红绿灯更亮了。难闻的油漆和讨厌的东西,快速消失,一块石头搬进心里太重搬不出来了 ,怎么办,下场雨就好了。

“看到 “请勿触摸”我便手痒”

怎么说呢,好多话说不出口,用打印机打出来,被雨淋湿看不清,希望灵感也像雨点般一样砸向我,给所有心情一个快乐结局。

我的夏天下架了,心中的烦躁也快下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