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要开着灯才进得去吗: 黑人把校花按在桌上

一路的景色也是好看,层林染红,透着颓废绚丽的美感。

    彼时,医院窗外的金黄银杏从窗外飘进一片。

    向白依指尖捻着一片,走到病床前坐下第一次要开着灯才进得去吗。

 男人不堪的话,带着温热的烟草味,直接钻进我的耳朵里。


  “你想干什么……”我心里一沉,完了,遇到流氓痞子了。


  “黑灯瞎火的,你说咱两能干什么……。”


  我反应过来了,这男人要强了自己!


  我趁男人没留意,慌忙的躲开,刚想准备跑,就听到男人噩梦搬的声音响起。


  “前面是死胡同,你打算忘哪里跑。”


  “你……你别过来……我要喊人了!”我心里慌的不行,男人却步步紧逼的向我靠近。“你喊啊,你喊我就杀了你!”


  我刚准备喊,男人却抢先一步,冲上来,一把捂住我的嘴巴,把我死死的贴在墙壁上。


  我抓住男人的手想要掰开,男人的手臂却像钢筋一样紧紧的锁住自己。


  我扭了扭屁股,想要挣脱开,却发现男人的硬物就像尖刀一样,狠狠的刺在自己薄薄的短裙里。


  我的手竟为何慢慢的软了下来,身体里那股熟悉的酥麻感,慢慢涌了上来。

 此刻显然不是顾忌这些的时候,我伸嘴直接咬在男人粗粝的手掌上,浓烈的血腥味立刻钻入我的嘴里。


  “小婊子,你找死!”男人可能有点恼羞成怒了,直接掏出刀来,直接抵在我的腰部!”


  我身体一僵,这种亡命之徒,我根本不敢做任何反抗。我希望只能这个男人这时候良心大发,放过我,带着一丝求饶的语调。


  “别,大哥,你要钱我给你,你放过我吧”


  男人一手抓掉我的短裙顶。


  由于天气很热,我没有穿安全裤,男人的那里,和我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底裤。


  我身体顿时一颤,心底好像有一团火,滚烫的烧烤着我全身,我整个人呼吸都慢慢粗重了起来。


  “我好久没看过身材这么好的女人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男人对着我耳朵吐着热气。


  我低着头,脸色血红,死死的咬住嘴唇,没有再说话,我想我此时应该喊救命,这弄堂虽然人不多,但是总有人来。可是我身体却比我诚实的多,竟然有点贪恋。


  我扭过头,总要知道侵犯自己的男人长什么模样。

 文学


  不料正好对上男人赤裸裸的眼神,仿佛要吃了我一样,这男人明明长的一副老实巴交的农民样,可是却弄着流氓至极的事。


    黑人把校花按在

  我从他眼里读懂了,这个男人就是来侵犯我的,没有其他任何目的。


  男人好像也能透过我轻薄的衣服,看穿我敏感的身体一样,他粗粝的手掌,把我的裙子往上一脱,然后就将手伸了过去。


  他的手指很粗糙,动作也很粗俗,丝毫不像林龙那样温柔。


  可是他却能精准的抓住我敏感的地方,只是轻轻的动几下,我就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下面就受不了了,酥酥麻麻的感觉直击我的脑髓。


  我努力的想着林龙平时的温柔体贴,我想要从这种沉迷中清醒过来。我扭过头,哀求的看着他,咬着唇摇摇头,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可是他却丝毫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我感觉的出来,男人的手指老茧很厚,粗壮的手指狠狠的擦着我最敏感的地方。


  这种粗鲁不堪的方式,竟让我感觉到了久违的刺激,和从来没有过的舒爽,让我浑身颤抖,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这会已经到了饭点了,陆陆续续的能听到旁边屋子里人说话的声音,这个可恶的男人,却丝毫不害怕,反而变本加厉的,干脆整个人都贴在我的后背上。


  我的心砰砰直跳,呼吸越来越粗重。


  片刻之后,我感觉到屁股上一烫,身体一颤,我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已经脱下了裤子……

 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渴望,接近决堤。


  除去妻子,主管,儿女这些身份以外,我也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女人,我有着最普通的生理需求。


  可是老公却满足不了我,这虽然有点可笑,我也想过去疯狂一把,约一把,甚至几次下好了软件,却没有任何打开的勇气。


  我接受不起被发现的后果。


  或许正是被压抑的太久了,也或许是因为被威胁,害怕,所以才会在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竟还会有些沉迷在里面。


  一定是这样的。


  “黑,前面的,干什么呢!”


  一个保安模样的人,声音从我们背后响起。


  我能感觉到男人一下子慌了,急忙松开了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裤子,临行前,他似乎有些不舍。


  临行前还不忘在我耳边吐着滚烫的热气:“小婊子,有机会再见。”


  我也生怕遇到熟人被认出来,着急的穿好了裙子,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有点心惊肉跳。


  一路往工地小跑,我能感受到,我的底裤已经弄脏了,我羞的满脸通红,想着刚刚保安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真的觉得自己疯了,虽然被威胁是真的,但是被一个陌生的歹徒调戏的浑身颤抖,也不是假的。


  跑了没两步,天就突然下起了暴雨,我这才想起出门前看的天气预报,没来得及懊恼,跑到工地活动房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


  我看工地上的负责人不在,我随手推开一个房门,正看到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坐着玩手机,我走上前问道:“你们许工呢?”


  他放下手机,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我注意到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目光转移到我裸露出来的大腿上。


  我看到他咽了口口水,呼吸好像也有点粗重起来,顺着他的目光,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连衣裙早就湿透了,紧紧地贴着我的皮肤,如果细看甚至能依稀的看到里衣和底裤的颜色。


  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里也狂跳起来,这里是他的房间,女上司和男下属,孤男寡女,而且我刚刚还被一个色狼侵犯过。


  “许工我倒是没看到,小婊子我刚看到一个。”


  我心头一震,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男人的手臂,立刻脑子里炸开一样,男人手上的牙印清晰可见,怪不得我一进门开始这男人看我的眼神就像要吞了我一样。


  我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你……你别过来…”


  “谁能想到,这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林总,私底下居然这么放荡,摸两下就起反应,是不是你男人不中用了?”


  我刚准备往外跑,却只看到直接上前一把将我按在墙壁上,粗暴的一把扯下我被雨淋透了的连衣裙,粗重的呼吸带着淡淡的有烟草味,喷在我脸上。


  我的力气比起他来说,太微不足道了,我想要将他推开,可是他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往哪里跑……再跑就出去让所有人看看你这一副样子!”


  我原本还在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落入魔爪,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了这个男人。


  更可恶的是,在这里,对于这种亡命之徒,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也想逃,可是在刚刚的胡同里我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


  我心里怕的不行,说话都带着颤音:“不然……我给你找个小姐吧……你放过我好不好?”


  我明知道这种话,根本没什么作用,可是我还是想试图唤醒这个男人的良知……


  “哪个小姐有你好看?”


  我不知该庆幸这个男人夸我好看,还是该悲哀自己要落入深渊里。我来不及思考,就看到男人坏笑着用脚轻轻一勾,把门锁住,把我抱起来。


  我整个人顿时失重,为了防止摔倒,只能靠在他身上。


  他抱着我直接把我压在他的单人床上,他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好像在看一头只属于他的猎物一样。


  就这样安静的他看了一会,我一动不敢动,我生怕哪里惹起了这个男人的渴望,天知道他会弄出什么事来。


  他猛地凑了上来,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双手无力的推着他的肩膀。


  过了片刻之后,他一只手把我的双手死死的按住,另一只手探进我的裙底…


  整个头埋在我的胸部里……


  我本来身体就非常敏感的身体,轻易的就被他撩拨的浑身滚烫,我出于自尊,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下流的声音。


  可是他的手,一直放在我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不停的揉搓着,另一只手,绕过我身体,轻轻一挑,我的里衣就掉落在一边,两团雪白就弹了出来…


  他的眼里好像透着火一样,右手顺着后背往下滑,一直探进我的底裤里揉捏着我的臀部…


  以前和林龙办事的时候,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挑逗,我整个人好像一滩水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想要拒绝,想要推开他,想要告诉他我有老公,可是话到了嘴边刚想开口。


  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拖得只剩下一条底裤,男人的雄风,死死的抵在了我的…


  他整个人几乎压在我的身上。


  我就像个待宰的羔羊一样,躺在他的身下,我身体上或许能接受这样一个男人来占有我。可是我心理那一关,我怎么也过不去,我是个有家室的人。


  我老公很爱我。


  可是他不这么想,他已经等不急了,一把就扯掉了我的底裤,猛地掰开我的双腿,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整个脑袋已经埋了下去…

 我心里一抖,只感觉浑身一颤,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头发,可是他丝毫不给我任何机会。


  林龙是个有洁癖的人,虽然平时也调情,但是也仅限于摸摸…哪里有眼前的人来的这么激烈。


  他动作越来越激烈,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游荡在空中。


  我强行提起仅存的一丝理智,双手抓住他的头发,咬着唇颤道:“别……别继续了……不能再这里……下次……下次我一定满足你……”


  这里是他的宿舍,不仅是和人合租的,窗帘都没有,只要外面有人路过,随时就能看到我现在正躺在一个农民工身下婉转低吟。


  他嘴角坏坏的一笑,停下身来,我见他放开,慌忙的找衣服遮住身体,往床角缩.


  他却脱下了他仅存的平底裤,那物直接弹了出来,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


  我脸上一阵发烫,想要收回目光,可是却又忍不住的偷瞄,看着这男人的图腾,我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


  好大!


  看着他越来越靠近,我感觉浑身上下都燥热起来,赶紧想要往外逃!


  我不能对不起林龙!我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对不起相爱十年的爱人!


  可是他却仿佛一头猛兽,丝毫不给我任何机会。抓住我的脚用力一拉,直接把我按在身下,他滚烫的身体,直接将我牢牢锁住。


  太烫了!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可是我身体实在太不争气了,全身都颤抖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我就这样被他办了?


  林龙怎么办?以后怎么办?


  我仅存的理智告诉我不该这样下去,我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把他推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