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要去外地闯一闯 归来定要报答凯哥

  我和凯哥从小是在一个村长大了,所以凯哥一直对我很好,我也一直敬重凯哥。

  10岁那年,我和凯哥一起下塘洗澡,要是没有凯哥我可能就没法此时此刻写下这个故事了。

 文学

  所以我一直默默告诉自己,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凯哥。

  几年来,我们一直都过得平平淡淡,打弹珠,摔皮卡,所以也就没找到机会报答凯哥。

  后来上中专,我和凯哥还是在一个学校,凯哥是我的学长。

  那时候我就知道凯哥在学校找了一个女朋友,人很漂亮,叫王诗琪。

  在我们快要放暑假的时候,王诗琪要过生日了。

  凯哥为了这个,一个星期每天只吃两个馒头省下钱想给王诗琪过个好点的生日。

  我看着凯哥每天吃不饱,心里很难受就把我的肉都给凯哥吃,心里想着凯哥一定很喜欢王诗琪才会这样。

  王诗琪生日那天,凯哥风风光光的在学校旁边的烧烤店办了一桌。叫上了我,还有另一对情侣。

  不一会儿,人都到齐了,凯哥带头说了几句祝福王诗琪的我话,我们便跟着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

  歌毕,凯哥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长年和凯哥在一起,我便明白了凯哥的眼色是让我倒酒。因为从小到大一直这样,每次凯哥都喝很多。

  两瓶酒过后,我有点多了,王诗琪脸色也是红晕晕的,很是可爱。另外两个也差不多!

  凯哥看我快不行了,就不让我喝了并和我说“兄弟,今天哥我高兴,等下喝多了你一定要安全把嫂子送回家。”

 文学

  还没等我说话,凯哥又和另一个兄弟碰上了,喝的很是尽兴。

  我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听凯哥的话把嫂子照顾好,凯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又一瓶酒见底,凯哥也有点多了,而王诗琪喝的也更尽兴了不停的找凯哥干杯!

  凯哥也开始犯糊涂,竟然开始找我喝,显然是已经忘了我的使命。

  语无伦次的说“兄弟,陪你嫂子干杯。”

  我推托不过只要倒上酒看着王诗琪说“嫂子,我们干。”

  不知道啥时候我们都喝多了,但我心里一直没忘凯哥给我的任务。

  看着他们四个吐的昏天暗地,我不放心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给另外两个人开好房间后摸摸自己兜里为数不多的大洋,所以就开了一个三人间,心里想凯哥带我如亲兄弟,挤一晚上就行了。

  夜里看着凯哥他们不停的吐,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凯哥的任务“保护好嫂子。”

 文学

  不一会他们都熟睡,我看着凯哥和嫂子沉沉睡去,自己眼皮也开始打架了。

  凌晨3点的时候我突然被压的难受便醒了,我看了看熟睡的凯哥打起了呼噜。

  再看了看自己,顺着一双洁白的大腿往上看,王诗琪正坐在我两腿间不停的扭动着。。。

  天还没亮,我就跑了丢下一直纸条拖嫂子转交给凯哥。

  “弟弟要去外地闯一闯,凯哥不必寻我,等弟弟事业有成归来,定要报答凯哥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