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从1986年发布首款到现在,「恶魔城」系列旗下已经囊括了43名成员。在整个游戏史中,像「恶魔城」系列这样内容庞大、体系完整的系列并不多见。除此之外,自诞生起,「恶魔城」系列也几乎见证了动作类游戏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从最初的2D平台,到中期的掌机平台,再到后来的3D平台,每一个有幸体验到全部「恶魔城」系列作品的玩家,都等于阅读了一部完整的游戏设计发展史。因此,无论是从内容体量,还是从超出游戏本身的衍生效应来看,用划时代来形容「恶魔城」系列也并不为过。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恶魔城:白夜协奏曲》

「误打误撞」的成功者 

「恶魔城」系列所诞生的20世纪80年代,恰逢平台游戏发展的初期。与普遍对发展规律的认知不同,平台游戏在出现之初便达到了全盛。1985年横空出世的《超级马里奥兄弟》凭借着独特的卷轴和跳跃模式,彻底改变了人们对于游戏的看法。要知道,在那之前,初代游戏机和街机就是整个游戏的代名词,《超级马里奥兄弟》的出现,如同一道光照进了传统游戏的世界。它全新的概念几乎吸引了全部的玩家以及制作者的视线,在随后出现的同类型游戏中,似乎多多少少都有来自《超级马里奥兄弟》的启发,即使是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更新换代的今天,穿着工装裤,留着胡须,戴着帽子的小人形象依旧经久不衰,毕竟他标志着平台游戏进入了一个全盛时期。

在《超级马里奥兄弟》发行的第二年,《恶魔城》也紧随其脚步踏入了平台游戏的市场。但现在看来,第一部《恶魔城》之所以能够出现需要归功于游戏总是「追随潮流」的特质。从故事发展线与操作体验来看,第一部《恶魔城》略显粗糙了一些,例如人物在受伤与跳跃时呈现出的笨拙僵硬感,以及视角和操作上的固定单一……与兼具革命意义和良好游戏体验的《超级马里奥兄弟》相比,首部《恶魔城》要稍微逊色一点,就更不必说另一部吸纳了地图显示和多种武器切换的2D 平台游戏《银河战士》了。

但任何一部能够成为话题的游戏都必定拥有其先锋之处。首部《恶魔城》的成功之处恰巧就在于它的笨拙。了解首部《恶魔城》的玩家,应该还记得主人公手里的唯一武器——一根长鞭。与现实中柔软灵活的长鞭相反,游戏中的这根唯一武器,操作起来简直有如徒手推动巨石,从攻击距离来看,它既无法与枪支相比,也不能像刀剑类可以近身搏斗。但这样的一根长鞭,在同期的游戏中是非常大胆与前卫的设计,虽然不够成熟,但是它为之后出现的使用冷兵器进行的游戏在射程和人物走位的设计思路上提供了一个颇具前瞻性的实验。在游戏里,主人公手持长鞭在恶魔城内对敌人进行攻击,托游戏制作者的用心之福,他会在其中遇到各种拥有复杂身份的人物角色。在其他很多游戏还在把注意力放在单纯的「打怪」上的时候,「恶魔城」系列就已经开始利用历史传说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世界观体系。这种世界观在后来发行的一部分系列里得以延续。这也是「恶魔城」系列被评价为无可取代的经典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无论是2D平台,还是后来出现的角色扮演游戏(RPG),前几部的「恶魔城」系列都有些追随热点之嫌。但即使不是某类游戏的首发者,「恶魔城」系列还是能够在已有概念基础上创造出更为领先的概念,不管是否成熟,但勇于迈出第一步,便足以被称为成功者。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恶魔城:暗黑诅咒》

「情迷」吸血鬼 

被引进到中国之后,这款游戏经常只以「恶魔城」的名字流传。由于在翻译的时候忽略掉了其后缀,很多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能了解这款游戏的主题,而这个后缀便是大名鼎鼎的吸血鬼始祖的名字:德古拉。

「恶魔城」系列的故事主线,便是主人公吸血鬼猎手家族贝尔蒙多(Belmont)与德古拉(Dracula)之间的恩怨与对抗,故事背景也设置在了被称为吸血鬼故乡的特兰西瓦尼亚地区。吸血鬼传说最为流行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到了17 世纪至18 世纪。彼时,上到宗教团体,下到平民阶层,都对吸血鬼传说抱以严肃态度,基于这些的传说而诞生的考据学和各类研究也风靡一时。在这些传说中,吸血鬼的形象往往被放置在中世纪的宗教环境以及古堡中,因此在小岛文美创作「恶魔城」系列的原画中,我们不难感受到浓厚的宗教元素和哥特风,而绮丽的色彩与精致的人物面孔,无不深受吸血鬼文学中浪漫主义的影响。

实际上,在「恶魔城」系列中,吸血鬼故事更多地植根于传说中。玩过这款游戏的人应该不会对背景中士兵尸体被刺穿的景象感到陌生。这便是德古拉的历史原型——弗拉德三世的「杰作」。弗拉德三世在统治瓦拉几亚地区(今罗马尼亚境内)时,骁勇善战,多次为保卫领地,击退土耳其侵略者。对于敌人来说,这样的领导者却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据说,他曾经将战争中被俘虏的土耳其士兵活生生地穿刺在木桩上,并把这些木桩树立在城堡四周,惨死的士兵尸体渐渐腐烂,在阴森城堡衬托下的血腥场景,吓退了后来的侵略者。弗拉德三世本人也被人称为「德古拉」,意为恶魔。几百年里,这样的画面在无数历史与传说中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在「恶魔城」系列中又再一次得到了体现。在《恶魔城:苍月的十字架》中,尤利乌斯与苍真战斗时所出现的肖像,便是弗拉德三世。

回到「恶魔城」系列的故事线,我们不难发现这部游戏几乎完全脱胎于吸血鬼猎手与德古拉之间长达700年的斗争故事。但与现实中,当时的人们在面临危险时只能求助于上帝的力量的情形不同,游戏里,我们则需要依赖吸血鬼猎人、炼金术师以及各种武器来对抗德古拉。手持家传长鞭的初代猎人里昂,创造出长鞭的炼金术师,以及各种来源于民间传说的武器等,都成了这个系列游戏中不可磨灭的经典回忆。

根据德古拉与吸血鬼猎人之间的斗争所创作的电影和小说不胜枚举,但「恶魔城」系列却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让玩家以一名猎手的身份,亲自体验到那段长达700年的复杂悠久的「家族」战役,以及处处暗藏玄机的历史传说。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恶魔城:苍月的十字架》

 伟大就此终结 

如果说1986年「恶魔城」系列的出现,为后来的各类平台游戏提供了一个借鉴价值极高的范本,那么从1997年开始担任主要制作人的五十岚孝司则为「恶魔城」系列注入了些许新鲜血液。

在五十岚孝司之前,始终坚持掌机路线的「恶魔城」系列已经开始陷入了制作瓶颈,外包制作的《恶魔城:暗影之王》尽管靠着IP(知识产权)的优势获得了不错的销量,但接踵而来的更多的是负面的评价。在这样的窘境之下,科乐美起用了已经在其麾下工作数年的五十岚孝司担任这款系列游戏的监制。1997年,由五十岚孝司亲自操刀制作的《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登陆PS平台,《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成功地引入了角色扮演游戏中的成长元素,其复杂精美的关卡设计直到今天也很少见。这款游戏在上市之后,便售出了127万套,其成功之势让《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成为了「恶魔城」系列的分水岭之作,五十岚孝司也被称为「恶魔城之父」。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

在成功的《月下夜想曲》之后,五十岚孝司时代的「恶魔城」系列又相继推出了《白夜协奏曲》《晓月圆舞曲》《无罪的叹息》《苍月十字架》等,都吸引了一批「恶魔城」系列的忠实玩家。但如果冷静下来分析,为了能够快速地进行更新换代,这些依赖于掌机的「恶魔城」系列在设计上已经缺少了值得称道的亮点了。加之2D横版游戏在千禧年之后便呈现出大势已去之势,且科乐美公司也一直在「恶魔城」系列的制作投资上进行缩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是五十岚孝司在「恶魔城」系列接下来的版本里加入了成为日后趋势的元素,却还是难以挽救「恶魔城」系列。在《月下夜想曲》相关系列之后,「恶魔城」系列便因毫无原创性与创新性而遭受抨击,更不用再说「恶魔城」系列3D化版本的「悲剧」结果。2014 年,五十岚孝司宣布离开科乐美,对于很多玩家来说,灵魂人物的离开,就相当于一部伟大系列的终结。而于同年发布《暗影主宰2》之后,「恶魔城」系列没有再推出过新作。

2017年,美国在线视频内容服务商Netflix宣布制作根据「恶魔城」系列游戏改编的动画作品。第一季已经于同年的7月上线,虽然只有短短的四集,但是对于「恶魔城」系列的忠实粉丝来说,这样的一部动画已经是宝贵的情怀之作了。只是放在今天,比起情怀,这样的一部动画作品包含的似乎更多的是对伟大作品的与怀念致敬。

情迷「吸血鬼」,从这部划时代的游戏开始。

《恶魔城:暗影之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