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沙,田园如画

田园如画,

蓝的,红的,绿的,黄的,灼灼其华。

王维轻轻唱: 漠漠水田飞白鹭。

陆游高声和 :又乘微雨去锄瓜。

杜甫问:梅雨已至,稻可种下?

田蛙说:呱,呱,呱。

时光如沙,田园如画

跟着拖拉机欢快奔跑的牛背鹭

时光如沙,

唐的,宋的,元的,晋的,一壶清茶。

陶渊明还没有编好他的篱笆,

辛弃疾已拿着酒壶在荷塘边看稻花。

雨滴刚拨响了白居易的琵琶,

苏轼摸了摸胡子说:诗酒趁年华。

时光如沙,田园如画

水田里劳作的农人(航拍)

PS:

把这几日江南梅雨时节的水田景象,与一点心得,分享给读者。

与水田里的农人,白鹭,拖拉机一起,忙了一上午。衣服,脸,相机,都溅上了泥浆,但无比充实开心。原来,快乐的话,就不会觉得生活累。

体验不同的生活,能体验生命不同维度的快乐。

无论是王维的“漠漠水田飞白鹭”,还是陆游的“又乘微雨去锄瓜”。这些文字之所以灵气十足,是因为有过鲜活的生命体验。即使过了千年,依旧历历在目。

文字与画面,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都可以讲故事,可以喻事,可以寄情。修辞手法与相机的参数一样只是工具,真正的内容,是作者自己对生活,对生命的经历与感受。

而这些无形的东西,从文人墨客的文字里,摄影大师的作品里,能看见,却学不到。只能每个人,用双脚在一步一步的经历中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