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遇到的都是渣男,不被渣一次的人生也不圆满

  我叫刘茜茜,现在要给你讲的不是瞎编的故事,而是由我和我的闺蜜们共同的狗血经历写实的记录。

  当代中国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通过我和我闺蜜的故事,告诉大家一个可能真实性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真理:你不是正在被绿,就是在已经被绿过了。

  什么“绿”?就是你想的那个“绿”,头顶帽子的那种“绿”。

  我们三的性格天差地别,但被“绿”的节奏一模一样。

  卢疯子的前男友给她扎扎实实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卢疯子为什么叫卢疯子,因为性格大大咧咧,做事风风火火,没有一般姑娘的细腻和敏感。她对前男友可谓是掏心掏肺,异地的恋爱,她几乎每周都要坐车去前男友的城市见他,为此每周老师布置的曲子她都没有完成过,周周回课被骂,但是她却乐此不疲。我们都没想到这么大大咧咧的姑娘竟然有一颗“恋爱脑”。

  我问过她,你们每周见面都去干嘛,她说就吃饭看电影散步逛街。

 文学

  她没有普通姑娘的细腻,自然她知道自己被绿了也不是自己发现的,奇葩就奇葩在是她的前男友告诉她的。

  “疯子,你觉得这个姑娘怎么样?”

  “挺好看的啊。”

  “嗯嗯,我和她在一起了。”

  每天嘻嘻哈哈的疯子,真的把生活活成了笑话。得知自己被绿了,还多亏前男友的“坦白”,好歹疯子的前男友渣的清新脱俗,主动告诉了疯子,否则,天晓得,这个姑娘的绿帽子要戴多久。

  好在,哭过,难过后,疯子放手了。

  邓悠悠一个文静而内敛的姑娘,并不出众的相貌,但是胜在气质优雅。她的男朋友高大阳光,有一副不错的皮囊。别看悠悠性格文静,但是是一个主动而坚持的人,是她追的她男朋友。

  悠悠的男朋友说,之所以跟悠悠在一起就是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古代女子的贤惠和知书识礼。

  悠悠发现男朋友出轨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天气很好,她买了早餐去男朋友的出租屋。

  门很久才打开,已经穿戴整齐的两个人,很坦然的看着悠悠。

  后来她的男朋友解释说:“是她半夜说没地方去,非要住在我这里,我没办法。”

  “那你们昨天发生关系了?”

  “她主动的。”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是和我分手,还是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她一直缠着我。”

  具体我也不想描述了,反正悠悠的男朋友渣的丧心病狂。悠悠说她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她男朋友没办法摆脱这个女生,那个女生用自杀威胁。

  我为什么还用“男朋友”这个词,而不是“前男友”,那是因为,悠悠这个脑子有泡的姑娘把男朋友“捉奸在床”,她竟然还选择了原谅。

 文学

  是的,我的三观被她刷新了。他们的分分合合,他的男朋友也陆陆续续不愧对渣男十级的称号在出轨,而悠悠只是不断的在原谅,这里面的狗血事情真的够写一部电视剧。当时热衷写作的我,差点以此为原型,写篇小说。

  最后,到了刘茜茜,一个自认为可爱,漂亮,善良,多才多艺,活泼开朗的姑娘。不知不觉,后知后觉的被绿了。为什么是不知不觉,后知后觉,因为她是因为分手后才发现被绿的,也就是我。

  我的前男友当交换生去了另一个城市的另一所大学。那一年,他从经常联系到很少联系,原因是新学校老师的学业压力大,不仅课程多,作业还多。

  而我,从生气到后来秉持着一个优秀女朋友不应该不懂事的信念,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停的安慰自己,他马上就要回来了,不就是一年。

  最后的半年里,我的前男友只是很偶尔的给我发信息,有的时候上午发的,晚上才回,告诉我说没时间看手机。偶尔语音也是他回到宿舍以后,跟我聊五分钟就说要去洗漱。

  这些鬼话,我从不信到慢慢信了,因为可能文化生的学业压力就是比较大吧,虽然我还是不能理解,在这个时代除了特殊职业,还能有人一天到晚不看手机。

  但是,我不断说服自己,可能他不爱玩手机吧,可能他比较专注,每个人都不一样,可能他真的很忙。

  这也告诉你们,当你们在感情里开始为自己找借口和理由说服自己的时候,那么你们的感情肯定存在问题。

  事实确实如此,一年后他回来了。我开心的不得了。

  生活平淡而开心的过了两个月,直到有一天,他的微信连着响了很多次,我一转头,看见一个姑娘的名字。他慌慌张张按掉手机,我随口一说:我要看,是哪个姑娘发的微信。

  他神色慌张而不自然,但是故作镇定的说:不可以,这是我的隐私,而且没什么啦。

  之前我从不看他手机,因为觉得没必要。

  但是这次他闪烁的眼神和僵直的身体,告诉我,这肯定有问题。

  “我一定要看。”

  “不可能。”

  我伸手过去拿他的手机,他立马举开手机。

  我立马炸毛了,起身,准备离开。

  走之前我再问了一句“我要看,如果没什么,为什么不能看?”

  “我从来不给任何人看我的手机。”

  “好,可以。”

  过程还是很狗血,很奇葩。最后就是我被绿了,在他交换的学校他有了别人,不过就是那个姑娘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吧。

 文学

  回想过去种种,突然觉得自己没脸说邓疯子是大大咧咧,不够细腻。因为已经很明显的很多事都表明我被绿了。

  出去吃饭,我去上厕所回来,他立马收起玩着的手机,走在路上或者任何时候只要我在都不拿出手机。

  晚上聊天,也是有一句没一句。

  或许,在安抚着另一个在异地的那个姑娘吧,就像当时异地的我。

  分手,当天删除微信,一个人哭了半个小时。

  最近,我们三个都很难过。我们都很喜欢很喜欢我们的男朋友。

  有的时候,我们也会质疑自己,是我们不好吗?为什么遇到的都是渣男。

  后来我们想通了,人生在世,不被渣一次,怎么也不完满啊。

  而且,我们被绿了,至少我们还知道了。

  可能,你们被绿了,都还不知道。

  嗯嗯,成功安慰好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