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满血复活的方法,喜欢追逐远方的女孩

  “你知道吗?我喜欢去远方。去那些别人抵达不了的地方,欣赏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体验别人体验不了的风情,至死方休。”

  我认识一个女孩儿,她曾这样对我说过。

  是啊,这样的生活,光是想想,就令人激动不已。那个女孩儿,也不过二十几岁,就去过许多人们心向神往的地方。自己去过荒无人烟的沙漠,原始辽远的西非,他人所不敢涉足的无人区,以及世界的极端。曾在沙漠的夕阳下把酒言欢,曾迎接高山朝阳初露时的霞光,曾静静看查尔斯河流入广阔的大西洋,也曾探索世界角落里隐若消匿的古文明。

  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她对我说,她对神秘的罗布泊无人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亲自去塔克拉玛干沙漠感受一番。原本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可没过多久看到她的朋友圈,图片中黄沙烈日和大漠中独有的星垂平野阔,以及她与罗布泊湖心石碑的合影。她果真去了,跟随着探险爱好者,进入大漠,深入无人区,品读古文明遗留下的痕迹。

 文学

  有一种旅行,是出发,去大漠,去追逐灿烂的星河,去追寻生命的本初。日堕迥沙中,关头落月横西岭,在沙漠的夜空下,星星似乎触手可及。银河系灿烂地在头顶闪耀,躺在沙漠里,看宇宙深处的星云和星系,你会突然意识到——人的一生,至少来一次大漠,时间流逝,世事多变,浮生若梦,千回百折,但在这里,一切似乎静止到永恒。

  前些日子,那个女孩又拿自己长时间的积蓄,趁暑假之际跟着团队去了北极,又有了一次在世界之巅的破冰之旅。载着世界上最大马力的核动力破冰船去往世界的极端,体验一生最难忘的时光。巡航于东北格陵兰群岛、丹麦海峡、冰岛海峡,沿途猎奇冰雪世界,体验另类秋色,察访矿镇村落,观赏霞辉极光。她告诉我,她们手挽手围绕北极点组成一个大圆圈,绕地球一周,升起国旗,欢呼雀跃。举行世界最北端的冰上烧烤,极地舞会,看北极熊,海象,北极鸟。

  当你在都市里为工作和学业烦心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在世界的尽头,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和无尽的美景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

  是否看过远方,差别在于心胸,在于一种大爱。

 文学

  我们都很忙。忙着学习上课,忙着应酬工作,两点一线,周而复始。睡眠时间被压榨得少得可怜,脆弱的颈椎似乎也承受不住长时间劳累,堆积如山的任务,永无尽头的追逐,刷不完的朋友圈,看不完的毒鸡汤……我们忙着应付周遭的一切,却没有时间拥抱自己和这个世界。我认识的很多人,固守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束手束脚,患得患失,随便一个小小的挫折,比如上司的责备,比如失恋,就让他们觉得满盘皆输,觉得世界都要崩塌了。与其这样,不如试着出发,试着离开,试着给自己一个新的梦想,不再拘泥于自己的小世界,千山万水随意而去。

  当我们有勇气走出自己固有的小世界,挣脱眼前的苟且,背起行囊,迈出走向远方的第一步。把时间浪费给山川白雪,河汉大漠,路过亿万年世间遗留的痕迹,为生命的本初而动容。这时,我们再回头看那些自己曾经的哀愁,那些令人纠结的小情小爱,觉得实在渺小。那时我们才能明白,世界如此之大,还有很多令自己心向神往的远方,当初真不该为自己的人生划限。

让人满血复活的方法

  正是那些远方形形色色的风景和桥段,那些在旅途中唱过的歌,念过的诗,甚至是流过的泪,让我们满血复活,敢于面对生活中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