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情人60岁总吃我下面|16学生偷吃禁果毛都没长齐

 杨小雪骂了一声,虽然隔着裤子,可她也能明显感觉到那玩意儿。

  她虽然也上过学,却也只是看过课本上的隐晦描述,从没看过那种片子,不清楚居然还有这种玩法,不禁有些怀疑,难道用脚去蹭这个东西,真的会很舒服?

  这么想着,杨小雪就微微用力踩了几下,暗道这东西可真奇怪,居然能这么变,她都还不知道。

  “隔着衣服怎么能行,看我给你变个魔术。”

  李耐又是嘿嘿一笑,杨小雪心生疑惑,脱裤子就脱裤子嘛,还能耍什么花样?

  李耐看她不信,便猛的一用力,居然顶开裤子前拉链,自己出来了!

 文学

  “啊,不要脸!”杨小雪一愣,然后骂了一句,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样东西。

  居然真的能这么雄厚,这要是和我那啥,得可疼了吧?

  还好没让这家伙得逞!

  “小雪,快蹭蹭!”李耐抓住杨小雪的脚蹭了起来,杨小雪娇呼一声,却无力反抗,只能任李耐抓着双脚上下动作。

  “对,就是这样,蹭蹭它,就起作用了。”

  李耐继续忽悠,其实杨小雪还是懂得一些的,不过她也不知怎么,居然很享受和李耐偷偷摸摸做这种事的感觉。

  等到杨小雪双脚发酸,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李耐才舒爽得抖动了一下,然后收进裤子里。

  杨小雪舒了一口气,看着脚上的,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李耐帮她仔仔细细擦了个干净,杨小雪却说:“李耐,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

  “小雪,怎么了?”李耐疑惑道。

  就在杨小雪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耐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糟了,今天小萱要回来放两天假,我忘记去接她了。”

  李耐一拍脑门,这下糟了,自己真是急色,竟然连自家妹妹都忘记接。

  说起这个妹妹,李耐可算头疼坏了。

  因为是领养来的,所以唐萱一直都沉默寡言,不喜说话,自从老爹西去之后,她更是连话都懒得和李耐多说一句。

  何况在李耐上大学的这几年,两人连见都没有见过几面。

  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当哥哥的,也总要撑起这个责任来。

  老爹离世后,李耐就背负起了整个家,这种状态实在尴尬,想着如果两人能像亲兄妹一样,就好了。

  好在唐萱和杨小雪的关系倒还不错,这让李耐很欣慰。

  俩人正说着,房门就开了,进来的正是穿着校服的唐萱,李耐没去接,她自己回来了。

  “小萱回来啦,我就先回去了。”杨小雪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李耐点了点头,眼珠一转:“行,小雪啊,体检还没做完,记得还得来。”

  杨小雪俏脸绯红地瞪了李耐一眼,到现在,她哪还会不知道这家伙口中的“体检”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着占自己便宜罢了!

  尤其是当着妹妹唐萱的面,还敢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简直让她一秒都呆不下去,急忙红着脸离开了。

  唐萱显得很沉默,李耐则有些心虚,笑着打哈哈:“哥忙着帮你小雪姐体检,没来得及去接你……在学校吃得咋样?”

  “挺好的。”

  唐萱突然吸了吸鼻子,黛眉微皱,似乎在闻什么东西:“房间里怎么有女人身上的味道?而且不只是小雪姐的味道。”

  李耐正要解释,唐萱又道:“这里还有女人的衣服。”说着,便从床边捧起一样东西。

  李耐一看,顿时被吓了一条,居然是一条白色胸罩!

  “这个,可能是之前来体检的哪个姐姐没穿好落下了吧……”

  李耐磕磕巴巴道,他可没想到还有这茬!

  那么问题来了,这条胸罩,究竟是桂芳嫂的,还是杨小雪的?他实在有些不记得了……

  好在唐萱淡淡地看了李耐一眼,就随手放下了那条胸罩,没有再多计较。

  李耐这才松了口气,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看出什么来,妹妹长大了,不好骗了。

  “先吃饭吧,不早了,高三挺累的,回家了就要多休息。”

  唐萱点了点头,就坐到桌旁去看书了。

  李耐不擅长做饭,自己一阵手忙脚乱捣鼓了两样菜,也还勉强能吃,只是苦了他这妹妹,要拿这种鬼东西充饥。

  好在唐萱倒是不在意,低着头吃了起来,似乎,在学校吃得也不怎么样。

  安顿好妹妹,李耐就偷摸找来那条胸罩,这玩意儿在这放着也不像回事儿,总要给人送回去,可,它到底是谁的?

  想着,李耐决定去问问隔壁的张桂芳。

  进了张桂芳家的院子,她正坐在地上洗衣服,双腿分得老开,胸口更是在隐约之间透出迷人春光,那雄伟的规模,又让李耐一阵心猿意马。

  这尺寸对不上呀,看来不是桂芳嫂子的……难道是杨小雪的?

  李耐眉头微皱,看着张桂芳的胸脯,暗中心想。

  张桂芳埋头洗着衣服,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李耐来了,再看李耐目光盯着的地方,忍不住羞涩地唾了一口:“你小子看啥呢?没大没小的!”

  “嘿嘿,嫂子,那个东西还是有大有小的。我来就是问问,嫂子穿多大号的罩子?”

  李耐眼珠一转道。

  张桂芳愣了愣:“知道了,肯定是小萱要戴这东西,你不好意思帮她买,是吧?”

  李耐一愣,不禁老脸一红:“这个,不是,嫂子……”

  “你说这有啥害臊的?嫂子这儿多两条,你拿去就行了。小萱长大了,是该穿上这东西了。”

  说着,张桂芳就起身进了屋,开始翻箱倒柜。

  李耐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张桂芳找出了一红一白两条罩子,塞进了自己怀里。

  “嫂子,小萱应该不缺这个,这几件衣服也还挺新呢……”

  “你这个当哥的都没关注过这些,哪里知道她缺不缺?这几件嫂子都没怎么穿过,稍微小了点儿,给小萱穿应该是正好的。”

  李耐一想,妹妹确实没什么好的衣服穿,平日见她都是套着校服,脱了校服,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在县城上学,总归要穿得体面一些。

  “谢谢嫂子!”李耐急忙道谢:“以后嫂子有困难我肯定多帮忙,嘿嘿。”

  这话一语双关,张桂芳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家丈夫不在,她也是寂寞的很,又想起此前与李耐发生的羞臊事,不禁再次红了脸颊。

  这脸一红,因为洗衣劳作渗出的汗珠便从脖颈间滑落,从好看的锁骨上,缓缓汇聚流进那深深的沟壑之中。

  这一幕美景,让李耐的魂也随着汗珠被勾了进去。

  那片雪白,简直令人目眩神迷,如果能趴在上面美美睡上一觉,该有多舒服?

  看着桂芳嫂子的媚态,李耐心里又开始痒痒了,忍不住道:“桂芳嫂,我帮你擦擦汗吧?”

  张桂芳明白,这小子八成又想做那事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