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急着退出身体|扶着他的巨大坐下去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文学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