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嫩的小身子呻吟从小玩到大:我和送快递的做了一次

唐萱别过头,冷哼了一声:“小雪姐姐跟我说过,你是个不正经的流氓骗子,八成没什么好事。”

李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杨小雪真是什么都敢说,不怕连自己的事都败露出去?

而且今天妹妹怎么像个查岗的一样,神神叨叨的,这以后还怎么给桂芳嫂子看病?

 文学

无语之下,他干脆回房睡觉。

躺在炕上回味着一天的风流事,李耐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李耐,村主任叫你有事儿,快跟我走一趟。”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敲窗户,李耐迷迷糊糊睁眼,拉开窗帘一看,杨小雪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他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小雪?村主任找我能有啥事儿呢?”

李耐想不明白,难道那老货知道自己摸了他的儿媳妇,要报复自己?

不过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以刘悦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将这种事说出去的。

那会是什么事?

心里寻思着,李耐急忙穿好衣服,给杨小雪开了门。

“你去了就知道了。村主任说要找个秘书,我文化没你高,想介绍你去试试……”

杨小雪俏脸微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小雪,这村主任是不是点名要用你,你不想干,才来找我?”

李耐透过她的神情察觉出了点什么,只见杨小雪脸蛋更加羞红,轻轻点头。

“那就对了,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你可千万不能去,别让那老流氓占了便宜。”

李耐恍然大悟,心头顿时无名火起。

村支书那老家伙都50多岁了,竟然还想着啃杨小雪这样的嫩草,真是不要个脸!

“什么干秘书?”

杨小雪疑惑地瞥了他一眼,这羞涩的一眼又是媚态尽出,李耐突然想起了什么,将目光放到杨小雪的胸前,毫不避讳地打量了一番。

杨小雪可不像张桂芳一样好说话,不禁瞪起了眼睛:“你规矩点儿,别没个正形!”

李耐只是想比对一下尺寸,昨天家里那条罩子,他到现在还不确定是谁的,又不敢摆明了去问。

话说回来,小雪是自己看上的人,村支书那老家伙既然想啃她,这事说什么也不能不管。

这样一盘算,李耐便决定和小雪走上一趟。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杨小雪家里,此时杨小雪的父母都在场,正和村主任说着话。

这村主任名叫高文虎,是个50多岁的秃顶,跟他儿子高壮一样,在村里风评并不好,但大家伙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谁让人家是村主任?

“主任,听说你要招秘书?我想试试,成不成?”

刚进门,李耐就笑吟吟地说道。

高文虎闻言,一张老脸不禁黑了黑:“耐子啊,你是咱们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让你当秘书不是委屈了你么?”

李耐心里将这老货骂了个狗血淋头,脸上却挂着谦和的笑容:“主任,我这大学刚毕业,没啥工作经验,秘书也挺好,能磨练磨练。”

你他娘来凑什么热闹?

半路杀出个李耐,高文虎心里一阵气急,也不打算废话了,站起身扶住了杨小雪的香肩。

“这秘书呢,我还是希望小雪来做。”

“耐子,不是叔不给你机会,这秘书可是个细致活,小伙子总是毛手毛脚的,容易出乱子。再说小雪的文化程度也不低,你能做的,小雪都能做,你不能做的,小雪也能做。”

高文虎的身子离杨小雪越来越近,摆明了是想揩油,而且话中有话,也让李耐给听出来了。

有什么是小伙子不能做的而小雪能做的?

除了办公室激情,还能有什么?

李耐不着痕迹地往两人中间挤了挤,把杨小雪和高文虎隔开,旋即笑道:“主任,我记得,您不是有个四十多岁的女秘书吗?”

高文虎呼吸一滞,脸色顿时铁青:“那是妇女主任!耐子,你就别添乱了!”

又转而看向杨小雪:“小雪,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我先去工作了。”

说完,他狠狠瞪了李耐一眼后,就拐出了门。

看着高文虎猥琐的背影,李耐的眼神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既然这老家伙铁了心想老牛吃嫩草,那自己也不得不使些手段了……

他几乎可以确定,刘悦怀不上孩子,大概是丈夫高壮的问题。高壮是高文虎的儿子,高文虎迟迟抱不上孙子,心里估计也憋着一股气。

你想老牛吃嫩草,那我就发发善心,做个送子观音,送你个大胖孙子!

李耐眼珠一转,心里有了决定。

再说这边,杨小雪的父母可没想这么多,他们只知道,村主任的秘书,可是个油水颇肥的差事,自家女儿竟然不愿意去,这是天上掉馅饼都懒得捡?

“姑娘啊,你咋就那么糊涂呢?你当了这秘书,能给咱家捞多少油水?况且跟高主任走的近了,没准能和高壮那娃看对眼呢?嫁给官二代,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儿,你说你……”

杨小雪的妈妈富贵婶唉声叹气一阵抱怨,想让杨小雪攀高枝的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杨小雪听罢,黛眉紧皱,满脸气愤:“妈,你瞎说啥呢?高壮已经有家室了,更何况那种瘪三,我才不嫁!”

“富贵婶,你难道没看到,刘悦姐嫁进他家之后过的是啥样么?竟然想把小雪往火坑里推?”

李耐也是一阵愤怒。

“那不全是因为那娘们儿生不了孩子?”

这时,一直在抽闷烟的杨建国开口了,他冷哼一声,声音中满是不屑。

“不能下蛋的母鸡,谁家愿意要?让我说,老高家没休了她就是上辈子走狗屎运了!”

杨小雪急的俏脸通红,却有理说不出,心里实在憋屈,忍不住湿了眼眶。

当着父母的面儿,她难道要直接骂那高文虎是个意图不轨的老流氓?

“耐子啊,你岁数也不小了,咋还没找个媳妇呢?”

  二老看杨小雪不吱声,便和李耐唠起了闲嗑。

  李耐很想说,只要别人有媳妇,我就不会寂寞。

  可这话里的玄机,他也听得一清二楚,意思就是让他抓紧找个媳妇,这样就不用惦记自家闺女了呗!

  这空有文化的傻小子,哪里比得上高壮那种村干部的子女?

  “不急,不急,要是相中了哪个,肯定不会放过,嘿嘿!”

  李耐也不气恼,他闺女的身子都被自己摸遍了,哪儿还会在意他们的意见?只要一切水到渠成,他们想反对也没有脸面再说出口了。

  又想起了昨天的旖旎,这让紧坐在杨小雪身边的李耐一阵心神荡漾,便在身后将他那咸猪手往杨小雪的翘臀探去。

  杨小雪抖了一下,怒视李耐,俏脸绯红,可父母就在附近又不好开口,只得紧紧夹住双腿。

  李耐得寸进尺,抓着视线死角,将一根手指猛地抬了一下,触碰在两片绵软的臀瓣之间,隔着裤子不断摩擦起来。

  杨小雪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只能一动不敢动,默默忍受。

  在李耐猖狂的攻势之下,杨小雪感觉身体的某处逐渐有反应起来,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可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身子受到的刺激变本加厉。

  李耐不断动作着,杨小雪臀间隐约传来的感觉,让他愈加兴奋,幸好今天裤子穿得宽松,不然有反应来就难堪了。

  杨小雪难以控制身体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娇哼。

  “小雪,你咋了?”李耐眼珠一转,急忙抽回了手问道。

  杨小雪脸色绯红不敢看他,一旁的杨建国注意到不对劲,焦急问道:“闺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耐趁机接话:“估计是!小雪,你还是来我那儿做个检查啥的吧?我好对症给你开点药,都是老同学了,甭跟我客气。”

  听着李耐这贱贱的无耻说辞,杨小雪恨不得扇他俩耳刮子,可父母就在这里,她总不能把这事挑明了吧?那样的话,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自己的身子竟然会起反应,小腹下莫名升起的燥热,才是最让她羞恼的原因。

  为什么每次被李耐占便宜的时候,她都会获得这样的满足感?她可记得,自己用手解决的时候,可并没有这般兴奋的感受呀……

  在家人面前偷偷做这种事情,就好像结了婚的媳妇在出轨偷情一样,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刺激,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