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一挺就融为一体|玉腿扛肩上仙子侵犯

 一瞬间,我也不明白自已究竞该如何回答了。是啊,怎么办呢。回到学校继续读书。早已经没有了这份心气了,原本上学就是为了桃桃去的,现在桃桃已经和我没有了关系,我还回那个无聊的学校去于什么。看看我这半年在学校里过的生活吧,没有一天是舒心的。看来我们这些个山村人无论是如何的改变,都和那些城里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留在村子里,要不就是跟着铁蛋他们到县里去,他们在那里开了一个洗车行,生意还不错,我想入伙赚钱,补贴家用

    我还没有说完,父亲就气的抓起了手边的茶杯,猛地向我砸了过来。我早就知道我的这个回答会引起他的不满,因些早就有所准备,一伸手,杯子稳稳的接到了自已的手里。

    我不动声色的把杯子放到了原来的位子上,父亲红着眼晴瞪着我,半天才从牙缝里脐出了一个字:滚!

    慢慢的走出了卫生所,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继续念下去,难道读书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门铁蛋和连棍儿他们都是早早就不读书的人,可是他们现在也混的很不错,相反的父亲倒是北京医科大学有了名的高材生,现在却混的如些的落魄。一时间,何去何从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是不想念了,可是看看父亲那个可怕的样子,大有那种如果我放弃学业就和我断绝父子关系的意思。

    我使劲的在头上打了一下,郁闷的事愤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不是我这个不到十四岁的孩子所能承受住的。为了缓解心中的压力,我只有喝酒,大量的喝酒,现在我彻底的明白了海哥当年为什么会狂饮了,原来酒这个东西确实是可以让人暂时的忘掉所有的痛苦。

 文学


    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好几天,我都不知道自已究竞是睡着还是醒着,东南西北时间日期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没有了概念。我就和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犯人一般,毫无目的的混着日子。

    父亲这几天始终在冷眼相看,也不说我也不骂我,一声不吭的注视着我。他的沉默让我更加的放肆,最后我竞然当着他的面就开始抽烟酗酒,每每这个时候,父亲的眼睛里就和要冒出火来一样,可是终究都没有举起他的巴掌。

    几年之后,当我了解了事椿的全部真相时,父亲这时的包容  才得到了合理的解择。

    大年三十这一天,原本寂静的村子里变的很热闹,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家都十分的高兴,家家张灯结彩迎接春天的到来。

    我的春天究竟在什么地方呢。心里面还下着鹅毛大雪呢

    我醉倒在白雪皑皑的田垄地里,金身的燥热让我很想把衣服全部脱光,突然间我想到周姥,想起了她那个让人沉醉安心的怀抱。从小就缺乏母爱的我不知不觉间对那个温暖的怀抱产生了依赖,迷迷糊糊间,我好想再在那个怀抱里睡一觉。

    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周蜡家,还没进的院门,我就扶着墙吐了一地,脑子也稍稍清醒了一些。

    周嫱正在家忙活着,虽然每年过年很少有人到她家拜年,可她还是会准备好多好吃的,她说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过年,她也要应个景才好。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孤独寂寞的女人就这样孤孤单单的在我们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她很热情也很弩力,可是却也无法改变村里人对她的鄙视。为了生活她不得不留在这里低三下四的教着书,也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开门一见是我,周嫱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有点不太想让我进家门的感觉。我心里奇怪,往常周嫱一见到我都是很开心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还在为上次弄疼她的事情生气吗。

    我推开了站在门口的周嫱,硬闯了进去,四下来回转悠了一圈,屋子里没有其他的人,就我们俩,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

    一回身,我一把抱住了周嫱,周嫱的身村高挑,整整比我高出了半个多脑袋,虽然抱着她有点怪怪的感觉很不舒服,可是现在村子里能让我放肆的也就只有她的,还挑什么呢。

    小文,别这样  放开我!周嫱一下子把我推开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冷淡。

    我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才站住,怔怔的望着她,这几天都怎么了。不管是谁都看我不顺眼,老子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都不行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