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洗澡硬了|翘臀撞击美妇市长

   “敢说你男人娘气,来,给你瞅瞅不娘气的地儿。”呼啦一把掀掉盖在身上的被单,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叶秋弹丸似的弹了出来。

    淑英吓了一跳,以手掩嘴,看着那差不多一尺长的家伙,惊呼道:“咋又起来了?”

    叶秋戏谑一笑:“你说他不是个纯爷们,自然要抖抖威风,让你见识一下喽。”

    淑英脑海中又浮现出这两天和叶秋疯狂的情形,心中娇羞,别过脸道:“好了,你哥俩都是个纯爷们行了吧,快收起来吧,大白天的就抖出来显摆,多羞人。”

    叶秋嘻嘻一笑道:“淑英姐,女人两张嘴,上边一张,下边一张,家伙都亮出来了,就喂喂你下边的小嘴儿呗!”话落,叶秋一个近身,就要把淑英抱在怀里好好的爱上一次。

 文学


    淑英在叶秋亮出小叶秋的时候,就已经心存防备,猛然见叶秋心痒难耐的扑了过来,急忙一个闪身,赤条条的下了床,站在床下冲叶秋咯咯娇笑,胸前那两团雪白的雪峰上下乱颤,看的叶秋几乎要忍不住伸手去接着。

    淑英见叶秋目光有异,低头一看,自己全身赤条条的身无寸缕,呀的一声,一手掩胸,一手护住小腹下那露出来的一抹黝黑-丛林,急忙冲叶秋道:“叶秋,把我裙子丢过来。‘

    “不给。”叶秋抄起身侧的白色连衣裙,拿在手中嗅了嗅,一脸的陶醉,“好香的味道,连裙子都这么香喷喷的,淑英姐的身体就更不用说了。”

    淑英脸一红,娇嗔道:“姐还疼着呢,你忍心么?”

    叶秋一怔,这倒是个问题,不过……低头看了一眼小叶秋,就这么等着他自然消火的话,以前没有尝到女人滋味的时候还可行,可现在已经尝到了肉味儿,再想让小叶秋自己消停下去,难上加难啊。

    眼珠一转,叶秋计上心来,挥动着手中的长裙,冲淑英贼笑道:“淑英姐,刚刚不是说了么,女人两张嘴呢,下边的疼,那就用上边的吧。”

    淑英羞得俏脸通红,气恼的瞪了叶秋一眼道:“没门,你给不给我,不给我的话,我现在就在村里沿街跑上一圈去。”

    叶秋狂汗,急忙把手里的长裙抛了过去,委屈的瘪了瘪嘴道:“又不是让你吃毒药,人那岛国的小矮子不都是这么玩的么,以前我偷看别人做那事儿,也都先用嘴巴弄湿了之后才插-进去的……”

    听叶秋越说越过分,淑英一边迅速的穿上长裙,一边打断叶秋的话嗔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扒人窗户,羞不羞。”

    “不羞。”叶秋抬头笑道,见淑英穿上了长裙,别有一番亭亭玉立的清纯劲儿,哪儿还看得出昨晚上在叶秋身上骑了半天的泼辣劲头。

    “没羞没臊。”淑英伸出食指在脸蛋儿上来回刮了几下,巧笑嫣然的对叶秋说道,“好了,不闹了,你再睡会儿,姐去给你做早饭。”

    叶秋躺在床上,见淑英出了屋,偷偷用手挊了两下小叶秋,感觉不过瘾,抓起被单蒙头便睡。

    一觉醒来,吃过淑英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叶秋便被淑英赶着离开,不管叶秋怎么哀求,淑英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她心里何尝不想和叶秋整天腻在一起,可现在两人的关系没有摆到明面上,自然不好被人瞧见叶秋在她这儿过夜。

    叶秋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淑英家的院子,直到淑英一狠心把大门关上之后,叶秋方才一步三晃荡的漫步在街上。

    乡村的清晨,空气异常新鲜,叶秋用力呼吸几口,身心顿时舒畅,头脑清明。

    时间尚早,叶秋沿着村子溜达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人的踪影,复又施展隐身术来到晓蝶家,见没有什么异常,心头顿时松了口气。

    好歹富贵叔也是一村之长,即便那姓黄的有县长撑腰,也断然不会傻到当场来抢人的地步,算来算去,倒是自己的处境不怎么好。

    初生牛犊不怕虎,艺高人胆大,尽管估计姓黄的要动手的话,报复的对象也是自己,叶秋却全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能让他叶秋怕的人,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

    看了一眼在偏房内昏昏欲睡的十几个民兵,叶秋正要离开,忽然,一阵让叶秋感到全身血液滚沸如潮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

    “英子,这会儿他们都睡了,这两天火大,你就给我一次吧。”

    是孙富贵的声音。

    “富贵,你还有心思做这事儿,那黄老板的事情你可得上心,别在他身上栽跟头。”屋里传来曲华英担忧的话音,声音中透着明显的疲倦,显然一夜没有睡好。

    叶秋心中毫无来由的一颤,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只是听到曲华英带着疲倦的话音,心里有点小小的难过。

    “英子,你就放心吧,好歹咱们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强龙还不压地头蛇,谅他姓黄的也不敢对咱怎么着。英子,我来了。”孙富贵低叫一声,随后便没了声息。

    不一刻,屋内便传来一阵轻轻嗯嗯啊啊。

    叶秋呼吸陡然变得粗重起来,刚刚消停下去没多久的小叶秋,蹭的一下便蹿了起来,把裤子顶起老高,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叶秋几步走到窗边,猛地咳嗽了一声,屋内顿时响起曲华英羞怯的低呼声。

    “妈的,这群兔崽子居然敢偷听,非扒了他们的屁不可。”屋内传出孙富贵骂骂咧咧的声音。

    叶秋心头大快,呲牙笑了一声,施展穿墙术出了晓蝶家,若不是有了淑英的话,叶秋倒是很想穿墙进晓蝶的房间,看看这小辣女的优美睡姿。

    火儿那家伙一夜没出现,也不知道现在跑哪儿风-流快-活去了,叶秋百无聊赖的走在街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高高隆起的裤裆,做贼似的左右瞧了瞧,琢磨着是不是找个漂亮小媳妇穿墙进去,瞅瞅看能不能大早上的遇见一场真人表演?

    正琢磨着去哪家,叶秋猛然听到一个女人凄厉的叫声,叫声中充满了恐惧,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叶秋一蹙眉,举目远眺,辨别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如飞奔去。

    充满恐惧的叫声是从铁匠家传来的,说是铁匠,其实和以往的铁匠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无非就是做些铝壶铝锅之类的拿到集市上贩卖。

    铁匠叫李开生,三十岁的年纪,其貌不扬,性格暴烈,因为手艺不错,生意倒是一直挺红火,这些年攒了不少的钱,去年的时候花了大笔的彩礼娶回家个媳妇,水灵灵的小了李铁匠五岁,据说是老爹生病,急着用钱就医,这才屈身嫁给了大她五岁的李开生。

    按理说,李开生人长的丑,脾气又暴,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回来,该倍加呵护才是,没成想,这家伙嗜酒贪杯,喝多了对自家的女人非打即骂,看的村里人大骂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叶秋来到李开生家门外,忽然停住了脚步,听刚才那叫声并非是被李开生暴打,那……既然这样,这么长时间,李开生怎么没有出现在院子里照顾自己的女人?

    李铁匠那脾气一般人可吃不消,若不是有着一手不错的手艺的话,在村里的人缘就是个狗屁渣渣,自己若是贸然敲门的话,会不会引来这厮的纠缠?

    算了,帮人帮己,李铁匠就算是发飙,自己占着理儿,又怕他个鸟。

    打定了主意,叶秋径直上前敲门。

    时间不长,院子里就换来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脚步凌乱的来到了大门前,打开门后泪眼朦胧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叶秋道:“叶……叶秋,婶儿有点难处,你能帮婶儿一下不?”

    叶秋点了点头道:“婶儿,我刚刚听到你的叫声,就急着赶过来了,你到底咋了,开生叔呢?”叫一个比自己大了不过七八岁的女人婶儿,叶秋总感觉有些别扭,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看面前这叫齐秀萍的女人一脸的惊恐,显然是被吓坏了。

    齐秀萍哽咽着道:“你……你开生叔起早去赶集了,你……叶秋你能不能先进院,婶儿慢慢跟你说?”

    叶秋有些犹豫,却还是随着秀萍进了院,把大门关上,秀萍姿势怪异的往屋里走去,不忘回头招呼站在院子里纹丝不动的叶秋。

    “婶儿,有啥事儿在这不能说么?”叶秋蹙眉问道,李开生去赶集,年轻漂亮的秀萍婶儿却急火火的让自己进屋,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若是闹出点啥动静来的话,可不好解释。

    齐秀萍红了脸,神情扭捏着低声道:“叶秋,你跟婶儿进屋吧,这事儿没法在外边说。”

    叶秋心生警惕,目光盯着齐秀萍,心中一定,拔腿朝屋里走去,叶秋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万一齐秀萍真给自己下个绊子的话,大不了隐身术穿墙术陆地飞腾术神马的一并的使将出来。

    “婶儿,现在可以说了吧。”进了屋,陆云的目光第一时间往床上瞅了一眼,被褥整齐,看来李开生当真是起早去赶集了,心中稍安,望向齐秀萍问道。

    齐秀萍扭扭捏捏的像个刚进门的小媳妇,看的叶秋一阵好笑,连声催促道:“秀萍婶儿,在外边事情没法说,现在我随你进屋,也该说了吧,到底出啥事儿了?”

    齐秀萍嗫嚅着红唇,半天才挤出一句蚊音般的话音:“叶秋,婶儿下边钻进去了一条虫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