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粗弄的我欲仙欲死|海归女酒后被带酒店啪啪

 柳红霞感觉心跳加剧,胸部发闷儿,唯恐自己犯心脏病,也不想多说什么,就看着姚水新,说:“姚水新,我和你更是无话可说了,只是要告诉你一声:准备离婚吧!是咱们和平地签一份协议书,还是去法院对簿公堂?这个明天你就给我个答复。我最后警告你一句:这次离婚是板上钉钉了,我已经给你很多次警告了,这次你就不要再费心机找人说和了。你儿子也不好使了,就算你把我死去的爹娘搬起来,也是一点没有用的。这次你就做好离婚的准备吧!”柳红霞说完就转身出去了,手还捂着有些发痛的心口窝儿。

 文学



    柳红霞走后,两个人在床上面面相觑。姚水新颓然地坐在床上,抱着头说:“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离了!我也知道这次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了,上两次都是我儿子把我们又聚在一起的。但每次的条件都是以后不许沾别的女人了。这次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看来,你还是离不了她,这个我没看错!”柳红彩有些酸溜溜地说。

    姚水新斜眼盯着柳红彩半遮半掩的性感体态,似乎猛然来了勇气,说:“我干嘛离不了她?这次离了正好,然后你也和王瞎喊离了吧,然后咱们就结婚!”

    柳红彩在床上抱着双腿认真地想了很久,说:“你就想这样和我结婚吗?你还是想一无所有地和我结婚?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我怎么会一无所有呢?难道离了婚我不该得到一半的财产吗?”姚水新皱着眉头说。

    “你想的倒美?你和我姐姐离婚,你能得到一半的财产?你别天真了,你们家的那个买卖都是注册的我姐姐的名下,你们家的存款也都是我姐姐的名字,可能连有多少存款你都不知道,你有啥依据能分到一半啊?”

    姚水新想了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没有那些财产是自己名下的,自己连一个存折都没有呢。他无奈地抬起头,看着她,说:“红彩,就算我分不到什么财产,可你还有啊,王瞎喊的财产你可以得到啊?”

    “如果我和人家离婚我能得到多少?再者说了,你就指望我这几年耗费青春的损失换来的钱养活你呀?你还有没有点男人的意思了?你还有脸说出口?”柳红彩有些恼怒地看着他。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姚水新眼睛有些殷红的血丝,急的。

    柳红彩很认真地想了很久,说:“我们想在这里结婚,是不可能了。如果你能想法在你家里拿到钱,我就和你私奔,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去生活!”

    “私奔?好主意!”姚水新心里立刻燃起了希望,但马上又黯淡下来,问,“你让我在你姐姐那里拿到多少钱,你才和我私奔呢?”

    “你家的财产至少也有个一百万吧?按理说你应该拿到五十万才对。可是,她毕竟是我姐姐,你们还有个孩子,我不为难你,你只要拿来二十万就行了!”

    姚水新挠着脑袋,为难地说:“可是,我怎么能拿到这二十万呢?存折都在你姐姐的手里,我连密码也不知道!”

    “你怎样拿到二十万,我就不管了,你自己想办法去,总之,你要是拿不来钱,你就不要找我来了,我不会和你私奔也不会和你结婚的!”柳红彩的神态很坚决。

    “你帮我想想主意呗?你说我怎样才能拿到二十万?”姚水新求助般地看着她。

    “我想不出啥办法来,还是你自己想吧,你不是鬼点子比谁都多吗?你又了解你自己家的情况!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你暂时还是要拖延时间,不能同意和她离婚。法院判决也要一段时间的,在这段时间里,你要想法拿出钱来,等判决下来,你就没机会了!”

    “可是,就算我能拿出钱来,你那方面怎么办?王瞎喊的钱你能到手吗?”姚水新还没忘这个茬儿。

    到了这样的关键时刻,柳红彩也不想和他兜圈子了,说:“我这方面你就不用担心,在这阶段我也会做准备的,我先把这个酒店想法卖掉,至于他的存款吗?他就有一个存折三十万的,已经在我的手里,在给他看病的时候,密码已经交给我了,这个没问题,但那个存折里已经就剩十多万了。”

    “那好吧,就差我这里了,我好好想想怎么办吧!”

    “反正你想不出办法来,就别来找我了!”柳红彩又一次下了通牒。

    有了这样的打算,姚水新反倒不紧张了,眼睛盯着柳红彩,说:“反正也这样了,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那可不行,你要想法稳住她,还不能弄得太僵,你还是要表现不和她离婚的态度,拖延,懂吗?”

    “嗯,那我还是要回去的,但我们还是做完了好事儿吧!”说着,他又噌地把裤子脱了。

    柳红彩当然愿意,又也开始脱着刚穿上的衣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