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给老子叫 老子喜欢听

 西门海、秋菊在县城办好了事情,他租了一辆车将秋菊送回了镇上,自己要为他的目标付诸行动,他拨通了县委副书记朱爱舞的手机,“爱舞姐吗 ?我是海子!”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是那种具有男性的魅力,让女人心动的声音。

    “海子啊!你在哪里?”果然,朱爱舞又惊又喜。

 文学

    “我就在县城,想过来看看你,不知你晚上方不方便?”西门海首先投石问路,以便实施下一步的计划。

    “海子,你来吧!有什么事我都会推掉的,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家。”朱爱舞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西门海,脑海里总是浮现他的影子,她有些激动,有些慌乱,“海子,你想吃什么?我好去买菜。”

    西门海没有马上回答,他想说,“我想吃你,你就是我最好的美味。”不过,他不敢在电话里直接说,怕吓了她,如果煮熟的鸭子飞了多可惜呀!“爱舞姐,你就甭麻烦了,我请你出来吃吧!”他虽然很想再次品尝她的手艺,还是言不由衷的客套。

    “那我就随便买一些菜,我喜欢做给你吃,海子,你开车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我开车来的,就先到你家楼下等你吧!”西门海挂了电话,将车开到朱爱舞家楼下不远处的停车场,闭目养神。这些天,他一直和秋菊在一起,没有释放自己的欲望,内心积压太多,身体也憋的慌。他有把握能征服朱爱舞,他们夫妻长期分居,她得不到男人的疼爱,他正好利用她崇拜他的英雄事迹乘虚而入,用他强悍的身体和情感,夺取她的肉体和心灵,让她成为他晋升的一颗棋子。他正想着心事,就听到有人敲他的车窗玻璃,他睁眼一看,原来朱爱舞已经站在车旁。他急忙下车将车锁上,接过她手中的菜,一前一后朝她家走去。

    朱爱舞穿着一套蓝色的职业套装,小翻领西服剪裁得体将丰乳细腰衬托的凹凸毕现,一条窄裙包裹着浑圆的臀部,肉色的丝袜使两条美腿显得更加修长。西门海走在后面色迷迷地盯着她不停扭动的肥臀,由衷地赞叹:“爱舞姐,你真漂亮!”

    朱爱舞被西门海夸赞的脸色一红,娇嗔地说:“海子,你又在忽悠姐了,姐都老了,哪里还敢说漂亮啊?”

    “爱舞姐,你今年才多大呀,不就30多一点吗?就说自己老了,那岂不是提前进入了更年期?”西门海调侃着说。

    “都当镇长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说话不着边际,不着调的。”朱爱舞说完,对西门海眨眨眼以示抗议。那表情有些轻佻,像是恋人之间的挑逗充满诱惑,他心中不由得一荡。朱爱舞出身高干家庭,从小家教很严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养成了严肃冷傲的性格,在同事之间,无论是书记还是县长都没有人敢和她开玩笑。她对社会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知之甚少。自从和西门海接触后,他经常讲一些荤笑话,讲农村发生那些暧昧的故事,她每次听了都很惊讶,然后不停地问:不会吧?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西门海、朱爱舞并肩上楼,她身上传来淡淡的幽香,他夸张地吸了吸鼻子,“爱舞姐,你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真香,味道好极了。”

    朱爱舞伸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臭海子,你调戏姐呀?今天一来就不正经,你想死噢!”

    “我说的是真的。”西门海低头在耳边使劲地嗅着,厮磨间他的嘴唇碰到了她的耳垂,他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一下子定在那里,身体都酥软起来。她没有想到他这么大胆,平时没有人会这样对待她。丈夫不在身边,她忍耐着寂寞,克制着身体的需求,从来没有想到出轨,直到他的出现才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他的形象时常在她眼前晃动,深入了她寂寞的心灵里。

    他的下体高高地挺起,抵住了她那里,她软了化了无力动作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