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外国人吃不消|男女野外疯狂作爱故事互换

 刘友明说,明天晚上,我们到陈家港去,好不好?

    周花花说,到陈家港太远了,怎么去?晚上不方便坐车回来。

    刘友明说,骑磨托车,我带你兜风去。

 文学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刘友明带了一件军大衣,两人骑上摩托车,上了向阳路,往东海边驶去。

    道路很宽畅,这是一条通往海滨工业区的大通道,路上很少有行人,都是些出入工业区的货车,一路上灯光闪闪,他们车子就开得不很快。

    将近傍晚时,到了陈家港。陈家港是个渔港小镇,市面很潇条,比七里店小街也热闹不了多少,他们在小街上看了看,都是卖海产的,很少有几家卖服装的。

    刘友明说,你要买点什么?

    周花花看看几家服装店,没有一家卖的是正规品牌衣服,比县城差多了,周花花买了两件内衣,一件内裤,一个文胸,拿在手里,刘友明要给她付钱,周花花说,我才不要你付钱,自己付了。

    出来,他们打算回家,刘友明说,就这么回去?不想找个地方玩一玩?

    周花花看他的样子,一下来就明白了,她也有了那意思,一想到那种事,她就有了感觉,两人会意地笑了笑,便去找旅馆。他们去了两家旅馆,却因为出来没有带身份证,而开不了房。

    刘友明说,不住了,我们走,路上方便的地方多了。

    他看着周花花,就明白了,周花花在小店里买了一卷卫生纸,他们开始回头。

    回来的时候,路上货车少了,刘友明便把车子开得很快,集镇的灯光远离了,道路在月夜里舒展开来,宽阔的道路上静悄悄的,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流,河流上有一道大桥,过了那道大桥,刘友明来时记得,桥下有一个生态园,他们进了那片生态园。

    夜晚的生态园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一条大道一直通向园子的深处。

    刘友明把车一直开到园子里,停下来,关了车灯,熄了火,刘友明一把将周花花抱住,两人便在草地上坐下来。

    秋的夜有些冷,月光净净地照耀着,刘友明开始给周花花脱衣服,周花花说,太冷了,不方便。

    刘友明说,上面的衣服不要脱了,就把裤子脱了。

    周花花脱了裤子,刘友明也脱了裤子,两人脱了裤子,刘友明把车上的那件军大衣拿来,铺在草地上,让周花花躺下。

    周花花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吁了一口气说,太好了,在这里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做爱!

    刘友明说,只是天冷,不能脱衣服,要是有身份证就好了,下次一定带上身份证出来。

    周花花说,还有下次,下次我不来了,要来你和吴作珍来。

    刘友明说,你瞎说,我怎么会和吴作珍来呢!

    周花花说,我就怀疑你在我之前就和吴作珍好。

    刘友明说,吴作珍是和我从常熟一起来的,我们是老同事,她是我家乡人,提桥销售科的陈海涛才是她相好,她才不看好我呢!

    周花花说,那么她要是看好你呢?

    刘友朋在她的胸上捏了一把说,你真能抠着一句话,我只是随便一说……

    周花花噢了一声,笑了,说,怪不得,她常给陈海涛送东西!

    刘友明说,别瞎想了,我要是和她好,还能带你出来,快点,天冷别冻着。

    周花花躺在刘友明的大衣上,撕开卫生纸在自己身下垫好说,快来吧,做了还要赶回去。

    刘友明把周花花的裤子往下扒扒,可是她的两腿还是叉不开,容不得他从中间俯下身去,刘友明把周花花的内裤脱到下面,周花花把脚抬起来,让他脱下内裤,刘友明也把自己的下面衣服脱光,两人便在草地上玩起来。

    月光下,周花花的两条腿,闪着玉色的光辉,在清冷的月光里,周花花的腿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刘友明便把她的腿抱在手里抚摸。

    周花花的大腿,很肉实,摸在手里肉乎乎的,他便把手一直摸到她的大腿根部,周花花的私处水又流下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