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打电话边啪啪差点叫出声|从屁股里进会爽吗

不知不觉,一道激流在身体内肆意的窜动……

“沈小姐,这个力道还可以吧?”感觉到沈慕媛娇躯微颤,老罗知道她已经被自己刺激的有了感觉,挑衅般问了一句。


“嗯,罗叔,这个力道还可以。”沈慕媛用力压制住自己的感觉,心里面虽然很想拒绝老罗,但身体却无法抗拒。


听到沈慕媛的声音有些动情,老罗胆子也大了起来。


以前在足浴店虽然也用这种方法摸过一些客户的身体,但那些客户都是三四十岁的妇女,即便保养的不错,那感觉也没有沈慕媛摸起来舒服。

 文学


更加让老罗兴奋的是,沈慕媛是自己仇人儿子的女友,现在他正一点点侵犯仇人儿子的女友,那种成就感让他非常自豪。


听着沈慕媛用力压制的喘息声,老罗为了让她更加兴奋,涂满了精油的手开始一寸寸的朝两腿之间探去。


察觉到老罗的手似有似无的触碰到自己那里,那种酥痒难耐的炙热瞬间将沈慕媛包裹起来。


“嗯……”


沈慕媛竭力咬着嘴唇,但那可耻的舒爽哼声还是传了出来。


她的娇躯滚烫,一阵阵酸痒充斥了所有细胞,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身体。


在被老罗如此爱抚之下,沈慕媛已经水流如注。她虽然很想抗拒老罗,可是身体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就连说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默默承受老罗给予的这种欢愉。


“沈小姐,是不是感觉轻松很多了?”


老罗一边隔着底裤刺激着那里,一边小声询问。


“嗯,轻松了……”


沈慕媛的喘息让老罗更加亢奋,他胆子再次大了起来,从后背滑过的手不再隔着底裤抚摸,而挑开了底裤,慢慢朝下摸索过去。


“唔……”


感觉到自己那里被老罗触碰到,沈慕媛娇躯猛地绷紧。


她未经人事的身体已经在老罗的爱抚之下彻底打开,虽然很想让男人将自己的身体填满,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老罗,而且她更不能做出对不起男友的事情。


在老罗想要一鼓作气直捣黄龙的时候,沈慕媛的理智战胜了身体的渴求。


她急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老罗的手也顺势滑了出来。


“沈小姐,你怎么了?”


眼瞅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老罗有些不大舒服。


“罗叔,我觉得刚才我们有点过头了,谢谢你帮我按摩,我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这就给你结账吧。”沈慕媛急忙穿好睡裙,不敢正视老罗的目光,嘤嘤回应。


“好的。”老罗打着哈哈,他那里反应非常激烈,如果强上,那一定会成功,但沈慕媛毕竟是第一次,如此粗鲁的剥夺她的第一次,老罗始终有些膈应。


“那罗叔,一共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沈慕媛说着站起身,已经下了逐客令。


为了给沈慕媛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以后好继续这样,老罗摇头说:“沈小姐,你先休息,下次来店里一块结算就行了。”


“那麻烦罗叔了。”


在沈慕媛嘤嘤的低语之下,老罗没有逗留,拎着东西便走了出去。


坐在车里一连抽了好几根烟,老罗也想越不对劲儿。


他开这家足浴店就是为了复仇的,不管是强上还是让沈慕媛心甘情愿的沦陷,只要让仇人儿子戴上绿帽,那就算成功了。


可刚才自己太妇人之仁,只想着挑逗沈慕媛,却忘了自己的初衷。


“不行,刚才沈慕媛已经被我打开了渴望,我要趁热打铁,不然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老罗嘟囔一声,见已经过了半个钟头,他跳下车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再次朝沈慕媛房间杀了过去……

来到房门口,老罗诧异发现房门并没有反锁而是虚掩。


或许是沈慕媛忘了关门,他也没想太多,小心翼翼溜了进去。


推开沈慕媛换里衣的房门,一股酒精味儿弥漫而来。


房间内没有灯光,只有月光顺着窗户透着进来,老罗定睛一看,见沈慕媛就躺在床上打着轻鼾,一条玉臂从毛毯探了出来,无比诱人。


“我走了是不是很空虚寂寞?竟然借酒解渴,不过借着酒劲儿那才舒服!”


老罗猥琐笑了笑,搓着手蹑手蹑脚摸索了过去。


生怕惊醒了沈慕媛,老罗慢慢将毛毯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身体。


之前给沈慕媛精油按摩的时候,老罗也看过她穿着里衣裤的身体,可能因为有里衣包裹显得不是很大,现在没有了里衣,这片雪白丰满无比,足足可以将自己给捂死。


顺着平坦小腹看了下去,当看到那里,老罗直接有了不小的反应。


房间内虽然昏暗,可是这具完美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反而有了一些朦胧美。


这种视觉上的享受让老罗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到当初朱建那帮人恶心的嘴脸,老罗恨得咬牙切齿。


老罗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那里也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