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的小嫩菊:阵阵紧收蜜水直流

看到姨妈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禁动容,说:“当然不是姨妈的原因,这次姨妈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姨妈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我说:“姨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慧一起。”

 

 文学

姨妈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姨妈是开心。”也许这只是姨妈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裤,姨妈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内心躁动了,甚至瞬间弹了起来。

还好姨妈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我将身子往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欲动,姨妈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姨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姨妈笑了笑,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锁骨下面,两颗被包裹的部分少了,露出的多,我又不争气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姨妈光顾着笑,没注意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有一半露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

 

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去睡吧。”

 

我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姨妈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姨妈给你揉揉。”

 

姨妈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挺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穴,慢慢的揉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姨妈说:“恩,你姨父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姨妈说姨父,我心里颇有不快,便哦了一声。姨妈并没有听出我的不爽,继续揉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许说话。”

 

见姨妈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姨妈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早已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着的意思。

 

姨妈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在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但我理智的坐直,毕竟外甥的头磨蹭姨妈,没有比这尴尬的。

 

好在姨妈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姨妈。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姨妈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姨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姨妈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姨妈这么说,不免心疼。

 

就这样,我和姨妈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床上,没有管熟睡中的刘慧,迅速拖去自己的睡裤,然后褪下已经完全湿透的裤,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器械。

 

在那一刻,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姨妈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她吸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没过一分钟,我就完了。

 

可过了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在厨房吃早餐。

 

恍惚中,姨妈把煎饼端到我的面前,近距离才发现姨妈化了精致的妆容,不像以往那种淡淡的妆,难怪刚才笑起来我感觉她不一样,却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一样。

 

我问:“姨妈你等下要去约会吗”

 

姨妈没好气的说道:“都老太婆了和谁约会啊。”

 

我说:“那你干嘛打扮这么漂亮。”

 

姨妈听我夸她,脸上泛起小红晕,然后笑得和个孩子一样,说:“就知道嘴甜,忘了和你说了,我有个朋友,就是董阿姨,你还记得不。”

 

我说:“记得,当然记得啦。”

 

这个董阿姨,是我姨妈的同事,我结婚的时候,她还来参加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