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歌声起,网络的世界各自安放好自己

  我又不是人民币,所以不奢望人人喜欢。

  我又不是人民币,所以我知道有人会讨厌我。

 文学

  曾经我以为别人夸赞我,是我真的好有才华好厉害,多年后才明白,那是别人心中有善意。

  曾经我以为别人肯帮我,是我真的好命有贵人,多年后才明白,那是别人心中有慈悲。

  曾经取得了一点点成绩,我沾沾自喜,以为全靠自己努力,多年后才明白,那不过是我一直在走,走到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转折点里。

  曾经用尽全力,想做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那样是不是所有人就会喜欢我。多年后才明白这真是最狗血的无用功。

  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喜欢你,只是你恰好活出了他心中认同的样子。

  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不喜欢你,只是你恰好活出了他心中否定唾弃的样子。

  每个人的心中,都翻滚着千百种模样,所以人怎么可能让所有人喜欢。

  让所有人喜欢,只有一种可能,出现在追悼会的悼词中。人不能再折腾,也不可能再变化,盖棺定论,悼词都是功德追思,情义缅怀,惊天地泣鬼神,感天地撼日月。

  懂得了这一点,我开始尊重自己,努力活好自己。

  说想说的话,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尽可能不委屈自己的做法是,面对不喜欢可以闭嘴,少做逢迎。

  挣钱的时候例外,挣钱时需要说一些不违背良知的话,委屈一下自己可以,因为有钱安慰平衡。

  违背良知,多少钱也不可以。

 文学

  我也没打算改,年少轻狂时我只想活到四十岁就死了好了。所以,现在活过了四十岁,每一天都是赚来的日子,那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每一天都是赚来的,唯有活得自在安心,才不辜负。

  每一个喜欢我的人,那是因为我照见了他内在对自己的喜欢,抹去各种生活伪装的面具,我们遇见了,眨眨眼睛,心里说: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人。

  不喜欢我的人,那就好走不送。一天时间那么短,跑得那么快,分给喜欢的人都不够用,哪有多余时间分配给无关的。

  为什么有时候还要专门写文骂人?那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将同频的人从茫茫人海里喊出来。被骂的人,是烟花爆炸后的炮灰。

  为了生存伪装自己已经不易,网络的世界各自安放好自己。

  相逢歌声起,相离曲已终。

  那么,留下来的人,我们喝一杯喜欢的酒。

  离去的人,走快点,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