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香蕉在ktv被八男玩:紧致娇嫩的小缝含不住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文学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柳芳芳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柳芳芳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杨伟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你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王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王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



王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m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



“王律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王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



“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



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王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王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