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好爽好舒服深一点好大

回去的车上,陈暮和商明夏依然坐在谢承的那辆车上,商明夏想同陈暮说些什么,陈暮却摆了摆手让她不要在这里说。

她并不想别人知道周晟言是她叫来的。

不过通过今天别人对他的态度来看,周晟言似乎身份有些复杂。

顾霍川和另一个男生带着周运去医院,而剩下的人回了别墅。

别墅里,外卖已经到了,订的多米诺披萨,吉事果,薯条,大闸蟹,生蚝,蛋糕什么的都到了,在门口放着。

大家把东西摆到了桌子上却并没有动。

因为周运受伤的事情,气氛有些凝重,沉默着各自坐在沙发上,或者餐桌的椅子上低头玩儿自己的手机,等着周运他们回来。

 文学

陈暮在短信里输,“今天谢谢你了。”

那边并没有回复她,陈暮发现他特别不喜欢回复人短信,每一次她给他发短信,他都是直接打电话回来。

关了手机屏幕之后,她拽着商明夏坐到了林安旁边。

人家姑娘好好的生日派对,发生这种事情,她肯定很难受和自责,和她说说话缓解一下吧。

“你也是悉大的?”

“新南威尔士的。”林安说,“新南商科强一些所以选择了那边。”

“既然不在同一个学校,那你和顾霍川是怎么认识的?”陈暮好奇的问。

“我们在伦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一起来的澳洲。”

“那你们感情真好,况且一起租房子,一起做饭,一起生活,跟结婚了没什么区别。”陈暮羡慕的说,“太幸福了吧。”

林安笑着说,“老顾这些年一直对我不错。”

“你们是自己出来留学的吗?”林安问。

“对呀,一个人来的。”

“那一定很不容易吧,以后我让老顾他们有什么聚会都带上你俩吧,我觉得女生应该都不喜欢孤单。”林安说。

“你人也太好了。”商明夏感叹。

“没有没有。”林安不好意思的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相互理解和照应一下。”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周运他们回来了。

周运左手打着石膏,鼻青脸肿的,走路腿也有点儿不利索,好在人没事儿,做了个全身检查。

大家这才坐下来开始吃饭,陈暮伸手拿了一块儿披萨,小口小口的咬着,顾霍川说,“周运你手好之前在我们这里住吧,一个人住着不方便。”

“没事儿。”周运说。

一直到现在他才慢慢的从当时的恐惧里走出来,甚至手还心有余悸的颤抖着,但是他并不想因为自己而显得太过于扫兴,所以装作轻松的说,“我右手还好着呢,这事儿过去了,我现在也没事,大家别这么沉默了,林安生日别整这么凝重。”

他举起了酒杯,“来,林安生日快乐。”

大家都举起了杯子,“生日快乐!”

酒杯碰撞的清脆声音和啤酒被开瓶器打开,冒出的“嘶啦”声音让大家一直紧缩着的心放松了下来,气氛这才慢慢开始回温和活跃。

周运说,“还好最后这个男人来了,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他是谁啊,感觉别人都挺怕他的,而且他在帮我们。”

谢承说,“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是亚洲人?总之不要靠近,不过他说话没有任何亚洲口音。”

大家纷纷感叹,还是党和祖国好,国外人民是真的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里。

“澳洲禁枪吗?”陈暮问。

“禁。”顾霍川说,“美国不禁。”

“那为什么这里会出现枪杀案?”

“走私啊,只要有门路,想买还是能买到的。”

林安看向顾霍川,“你能买到?”

顾霍川半真半假地说,“能。”

林安不信,想伸手去拿吉事果,“玩具枪吧。”

顾霍川把一根吉事果递给她,“之前认识的一个人那里有货,不过不知道他还活没活着,反正很久没发朋友圈儿了。”

因为并没有把新的酒买回来,大家也都不想再提买酒的事情,所以本来吃完饭后准备玩儿的酒桌游戏也作罢了,今天也都对酒吧产生了心理阴影,并不想出去浪。

所以吃过了饭,大家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什么谁谁谁买了辆车前几天一出门就被人把车门撞坏了,谁谁谁在路边的时候被青少年要烟没给,结果被人竖中指。

还讨论了一下期中假去哪里度假,他们几个一言一语的,想去希腊,西西里,巴黎,竟然颇有想现在直接拿手机把票定下来的势头。

而谈起想买游艇的事情,顾霍川说游艇倒是便宜,几万刀就能买个二手还不错的,只是在港口买游艇停泊的许可证不容易。

谢承说,“我找人帮你问问,应该还是没问题。”

谢承的话不多,但是别人说什么的时候也会跟着搭几句腔,虽然和南方人一样长得眉目清秀,五官精致,可家里和陈暮一样都是北京的,听他们言里的意思,似乎是高官之子。

他和顾霍川是从小就认识的,今年已经大三了。

而周运幽默,喜欢开玩笑和活跃气氛,总是能带起点儿什么新的话题,和其他的几个人一样,都是他们来这边之后的聚会上认识。

问起陈暮和商明夏,陈暮说自己家里就是卖电器的,而商明夏的父母是企业高管,算得上小资但都和他们家里资产不是一个量级的。

大家回去的时候,林安和顾霍川把人们都送到门口,林安有些歉意说的,把你们叫来又发生这种事,真是不好意。

“嗨。”周运用没打石膏的右手摸了摸捆在后面的小辫子,“现在都没事儿了,吃一堑长一智。”

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正好谢承,陈暮,商明夏都住在宿舍里,陈暮和商明夏再次上了谢承的奥迪Q7。

谢承果然住在她俩楼下。

和谢承道别之后,商明夏幽幽的对陈暮说了句,“游艇倒是便宜,而几万刀就能买个二手还不错的。”

陈暮笑了,“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的平平无奇。”

回到房间里,桌子前的小台灯还亮着,窗帘在她走的时候被拉上了,桌子上还有着几张没写完的草稿纸散落着,灰色的地毯没有别墅的那么昂贵,但是踩上去也算得上是柔软。

她坐到了床上,看见手机里多了一个好友申请,微信名就是他的本名,谢承。

那边问,“到宿舍了?”

“到了,有什么事吗?”

“在酒吧里我听到你打电话了,今天后面来的那个人,是你叫来的吧。”

陈暮正在打字的手顿了顿,思考要怎么回答他。

他发来,“没事,我就只是想谢谢你。”

陈暮发了个咧嘴笑的表情。

退出微信页面,陈暮翻出了周晟言的短信页面,他还是没有回复她,陈暮纠结了半天,还是并没有把电话打出去。

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熟悉到可以没什么事就随随便便的打电话吧,陈暮想。

在便利店收银的时候,陈暮倒是又看到了周晟言,他照旧拿了个打火机,陈暮说,“周晟屿,周五的时候多亏你了。”

“小事。”他说。

在他要离开之前,陈暮深呼吸一下,然后说把在心里打了无数次草稿的话说了出口,“我来这里之后你帮了我好多忙,我想请你吃顿饭,你下周什么时候有时间呀?”

然后她忐忑的等着他的回答,希望他不要拒绝。

“下周?”他停了下来,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说,“周四可以吗?”

“可以。”陈暮觉得自己的心脏恢复了跳动,笑着对他说,“下周见。”

今天陈暮也穿着粉红色的卫衣,显得整个人都粉粉嫩嫩,再加上眼睛又大又水灵,笑起来弯弯的,仿佛是从什么青春杂志里走出来的姑娘,连带着周晟言都都勾了勾嘴角。

出了便利店,便是一整条涂鸦街,那些鲜艳的色彩和散落的墨点构成了光陆怪离的图案,和今天黑压压的天空格外的相配。

走过涂鸦街再绕过几个狭窄的小巷,又到了另一条路,路边有几家卖杂货的店,路人能看见的玻璃柜台上,爬满了灰的金银古玩散乱的摆放着,而门口的广告也用的不知道是哪国语言,字体弯弯扭扭的印在已经有些卷角的白纸上,似乎丝毫不在意有没有人踏进去。

白头发的老太太看样子已经七八十岁了,应该是亚洲人,但看肤色比中国人黑一些,打扮得整整洁洁,擦着口红,还系着条丝巾,坐在门口拿着放大镜看着报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