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醉美女随意摆弄:解开美女胸衣

杨翠萍急忙将他给推开:“现在哪行啊,二柱就在隔壁呢,晚上我再过来,收了工买点酒,你和二柱喝一顿,他一喝酒雷都吵不醒的。”

  “好,我一定把他给灌醉!”沈小峰小鸡逐米般点头,又把手伸了过去。

  “别弄了,二柱看到就糟了,你睡一会,调好闹钟,三点出门。”杨翠萍不着痕迹地避过他的手,起身扭着翘臀往外走去。

  “这个妖精,真让人受不了。”沈小峰杵在门口,恋恋不舍地看着杨翠萍慢慢走进她家。

  一觉起来到下午三点,沈小峰换了身衣服急忙出门来到隔壁二柱家里,他们两夫妻也戴着草帽出门,杨翠萍换回了上午那一身衣服,让沈小峰觉得有点可惜,如果她能穿中午那套裙子就好了,湿透了的样子一定非常性感。

 文学

  “小峰,谢谢你帮忙啊,晚上我让你嫂子炒两个好菜,咱们喝两杯。”二柱咧嘴笑着。

  “好啊。”沈小峰点了点头,目光偷偷朝着杨翠萍看了眼,杨翠萍也笑吟吟地看了过来,手指在胸前轻轻扫过,还对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真要命,老公在旁边都敢勾引我!”魅惑的眼神挑逗得沈小峰心里冒火。

  三人一起走出村子,去到了二柱家的另一块花生地,比上午那块地大上不少。

  来到地里沈小峰就开始拔,二柱则一屁股坐在了田坎上开始抽烟,气得杨翠萍走过去一脚踢在了他身上,二柱连忙把烟给掐了,屁颠屁颠开始干活。

  因为二柱也在,沈小峰不敢这么嚣张,一下午都老老实实的,只能旁边看着杨翠萍的撅起屁股,心里又是一阵激动。

  中午太热,浪费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所以三个人一直忙到了快天黑,中间二柱不知道叫苦多少次,一直想收工回家,都被杨翠萍给骂了回来。

  “老婆,天都黑了,快回去吧,你看还有谁家在啊……”二柱叫苦连天,气喘吁吁地坐在了田里。

  杨翠萍也直起了身子,感觉浑身都痛,这个状态要是今晚被沈小峰来几下,身子骨还不得散架啊,虽然可能会很辛苦,但杨翠萍心里仍旧痒痒的,不管怎样今晚一定要吃了那只童子鸡,想到这里她不由朝着沈小峰看过去,对方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令她心头一颤,赶紧回头过去。

  “那行吧,收工,花生就放田里晾着吧,明天开拖拉机过来拉走,剩下的明天我们自个拔了。”杨翠萍开口说道,地里的花生只剩一小路了,他们夫妻两半个多小时就能搞定。

  “好好好!小峰咱们回家。”二柱刚才还跟焉了的茄子一样,没想到立马就爬了起来,急匆匆地提着锄头走出花生地。

  “真没用!”杨翠萍暗骂了一声,看着旁边在收拾木桶水壶的沈小峰,却越看越顺眼。

  “小峰,我们也走吧。”丈夫已经走远,杨翠萍来到沈小峰的旁边,脸上露出一丝媚笑,对他眨了眨眼睛。

  “嗯,走吧。”沈小峰朝着二柱方向看了眼,忽然伸手在杨翠萍大屁股上动作了几下,她也不躲,舒坦地娇吟了两声,呼吸开始急促。

  “你这色胚,一点占便宜的机会都不放过,快走吧。”

  沈小峰嘿嘿笑了下,跟着杨翠萍走出了花生地。

  回到村子,沈小峰去二柱家坐了一会儿,杨翠萍去洗澡冲凉,他也急忙赶回家里。

  洗澡洗到一半,外边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还有个女人的声音,沈小峰顿时一个激灵,杨翠萍这么快就洗完澡吗?

  衣服都顾不上穿,沈小峰擦了擦身子就往外跑,在客厅里,他看到的却是一位穿着黑色镂空连衣裙的成熟妇人,身材高挑,丰满成熟。

“玉梅婶子!你怎么来了?”沈小峰脸色大变,这个女人不是杨翠萍,是村长的媳妇玉梅婶,他赶紧捂住腿间跑进了房里穿衣服。

  “你这孩子,怎么衣服都不穿啊……”玉梅婶风韵成熟的脸蛋闪过一道红晕。

  穿好衣服后沈小峰才出来,玉梅婶子优雅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在旁边坐了下来,闻到她身上传过来的一抹香味。

  “玉梅婶,你找我啥事啊?”沈小峰有些尴尬,不敢看她的脸,只能看着她白嫩的双手,玉梅婶是村长马建国离婚后另娶的老婆,看起来才三十出头,但其实有三十五六了,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身前的傲人依旧饱满,没有一点点下垂的迹象。

  小腹平坦,合体的黑色连衣裙在她身上,更显得肌肤雪白细腻,裸露着的两条洁白细嫩小腿一看就是不干农活的,脚上还穿着厚底的高跟凉鞋,脚指甲涂抹着上了黑色指甲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熟透水蜜桃般的诱人风韵。

  “你建国伯伯喊你上家里吃饭,跟你谈谈低保户补助的事情。”玉梅婶露出一抹微笑,妩媚娇艳。

  “真的吗?”沈小峰顿时惊喜,自从大哥死后,家里就剩下自己和嫂子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也等同于分家,沈小峰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只种着两亩地过日子,符合低保户的要求,早在前几个月李甜就带他去民政局申请补助了,现在也终于下来了。

  “是啊,走吧,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上家里说去。”玉梅婶对他招了招手,转身往外走去,带起一阵香风。

  沈小峰赶紧拿上手机关灯出门,跟在了玉梅婶屁股后边,经过隔壁杨翠萍家时他才想起今晚还有别的任务,但他顾不上了,杨翠萍反正迟早都是自己的,现在低保补助的事要紧,一年最少可以领两千块呢。

  “婶子你等我一下,二柱叫了我去他家吃饭的,我跟他说一声。”沈小峰朝前面的玉梅婶喊了一句,急忙跑进了二柱家。

  厕所里传来二柱杀猪般的嚎叫歌声,厨房里也有动静,沈小峰急忙钻进了厨房,杨翠萍在洗菜,她冲过澡了,换上了那一身黑色的单薄睡裙,展露性感的曲线,看得沈小峰心里一热。

  “你怎么来了?”杨翠萍看到沈小峰到来,脸色忽然一慌,不过想到丈夫还在洗澡,她又镇定了下来,对沈小峰抛着媚眼。

  这眼神让沈小峰心跳加快,他从后面抱住了杨翠萍,将手放到了前面,享受着那充满弹性的手感,一边歉意说道:“我申请的低保户补助应该下来了,村长叫我去他家里吃饭,今晚就不在你家吃了,我吃完了就马上回来,咱们晚上继续。”

  “哦——”杨翠萍扭头,俏脸布满了失望,她勉强提起一丝笑容:“那你去吧,早一点啊,不然二柱要缠着我了。”

“好!”沈小峰又蹭了蹭她的身子,才急忙出了二柱家。

  村长马建国拥有村里最高大的房子,三层的红砖小洋楼,外边围了个大院子,院子里还被玉梅婶倒腾了两块菜圃。

  “沈小峰!”屋里边跑出了一个年轻人,是马建国的儿子马富贵,和沈小峰关系要好,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来我家讨钱来了对吧。”马富贵嘻嘻笑着来到近前,他身形瘦削,跟只猴子似的,也有个外号叫马猴。

  “富贵,没礼貌——”玉梅婶子嗔怪说了一句,风韵成熟的脸蛋满是慈爱与亲密,她摸了摸马富贵脑袋说道:“进屋吧,你爸弄好晚饭没?”

  “妈,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别人面前不要摸我脑袋,我已经不小了。”马富贵一把将玉梅婶的手给撒开,不满说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玉梅婶掩嘴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微笑变成了娇笑,她身前的傲人剧烈的起伏  

沈小峰不敢多看,急忙拉着马富贵进屋,岔开话题跟他聊起农忙的事情。

  马建国端着热气腾腾的一叠红烧肉从厨房出来,腰间裹着围裙,他其实才四十出头,但看起来五十多了,脸庞爬满皱纹,头发灰白,村里很多人都在背后说他老牛吃嫩草。

  “来来,小峰坐,动筷子吧,不要客气。”马建国堆起了笑容,转身又进了厨房。

  “吃吧,不然菜都凉了。”玉梅婶拿起筷子,优雅地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模样端庄,像是一位贵妇,她这一身气质让沈小峰感觉有些自卑,不敢动筷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坐着。

  一会儿马建国又端了个菜上桌,他一边解开围裙,一边让马富贵去冰箱里拿啤酒。

  “来喝!”

  冰镇的啤酒下肚,浑身都舒爽,马建国发出满足的声音,咧嘴看向了沈小峰,开口说道:“小峰啊,你们家情况比较困难,我也跟民政局的领导说了情,本来一年是给你两千块的,他们答应给三千,但是怕你不懂事乱花,钱就先放在我这里,你到时候要用就跟我说。”

  沈小峰一听心都凉了半截,钱要是放他这里,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拿到呢,他之前就听说了,村里另一个寡妇春桃嫂子的低保就被他给扣了,要了几回都没要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