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错一题c一次漫画|大腿突然分得很开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听到莱姨这么说才不哭了,她心想爸爸妈妈都是爱她的,她要赶快长大,长大后拿着爸爸妈妈给她的钱去留学,去过好生活。


可之后,莱雪念别说出国留学了,她不好好学习,成绩非常差,早早就辍了学,但是,爸爸给了留了一笔钱的事她却一直记着,永远都不会忘。


 文学

再长大一点后,莱雪念进入青春期后非常叛逆,不学好,结交了很多小混混,不仅跟小混混谈恋爱,甚至还怀了孕,堕胎,每天都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再之后去酒吧打工,但她挣得钱根本不够她花的,就总是来找莱姨要钱,说要的是她爸爸留给她的钱,是本来就该属于她的钱,莱姨要是不给,她就闹,就摔东西砸东西,甚至还扬言说要去法院告莱姨私吞她的家产。


而这个时候莱姨再说当初说她爸爸给她留钱一事是骗她的,是为哄她开心的,但已经无效了,她根本不听,她执意认为她爸爸给她留钱了,而且还是一笔数量庞大的钱。


莱姨其实很疼莱雪念的,因为从小把她养大,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到莱雪念堕落,她很伤心难过,但她也没办法,这孩子长大后根本不听她的话,越来越叛逆。


唉,听到莱姨讲这些心酸事,我心情也不好了,更没了其他心思了,我劝了莱姨两句看开点,莱姨听了点了点头,莱姨说你这孩子真懂事,她看了看被我收拾地全然一新的屋子,对我露出感激的笑容,我便跟莱姨告别了。


走出莱姨家,我心里有点郁闷,想压马路随便走走,不料在一个路口被人堵住!


对方竟然是莱雪念!


“你要干什么?”我问。


“干什么?哈哈!”莱雪念笑了,说:“不干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刚才你和那个女人在干什么事我心里一清二楚。”


被她说中,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尴尬地要命,毕竟我还没成年,有生以来第一次做那种事,而且还没做成,但却被这个女孩子撞破,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但我肯定不能承认,我说:“你瞎说什么呢?不要乱讲话!”


“少废话!你和那个女人一样,一味地狡辩!就是不承认是吧?但你们不承认不代表我不知道真相,算了算了,不和你废话了,这样吧,你给我点钱,我就把你们这事瞒下来,你若不给,我就给你们说出去,你看着办!”


被莱雪念威胁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但我还是不能承认,抵死不能认,“你别胡说八道啊,没有的事!我跟曾林是好朋友,怎么可能跟他妈妈那样……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再说了,我还是个孩子呢!”


“哈哈,是吗?你是孩子是吗?”莱雪念一下子靠近我,并用双手摸上我的胸膛部位,她的嘴也贴了过来,在我脸上喷了一股热气,瞬间我的心又开始痒痒了,刚刚在莱姨那里没解决的欲望又起来了。


莱雪念当然看出来了,她抓住我的手往她身上引导,竟把我的手伸进她的上衣里了,我摸到了胸罩,她伸手很快把她胸罩的扣子解开,然后把我的手直接摸上她的胸……立时我那个部位就膨胀就起来了,裤裆像个小帐篷一样鼓起!


莱雪念当然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事,她对这种事门儿清!她继续攥着我的手揉捏着她身上柔软的部位,而且,同时她竟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我有点紧张,赶紧朝四下张望,还好,这边比较偏僻,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有一两个人路过看到我们也以为是当下小年轻的谈恋爱在街上搂搂抱抱的那种,他们也不稀奇。


莱雪念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的身体,上面摸够了,她又引导着我向下摸去……


我的手很快伸进她下面的衣


服里,那里跟上面又不是同样的感觉,是另一种感觉……很快,我身上开始发热起来,她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身上,我便开始更加猖狂起来,刚刚在莱姨那里本来已经到最紧要关头了,却被这个小丫头给打断了,现在既然她主动要我这样对她,那我就享受个够!我肆意地抚摸着她,她的脸开始红了,绯红绯红的,很快,她就向我投降了,她主动抱住了我,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毕竟一个小女生这样靠在你怀里做为男孩子是会很满足的,我便把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然后我也抱住了她。

她的头低垂着,眼睛也不敢看我似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狂放劲儿,完全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状,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这样让我们男孩子很容易找到满足感。我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上了上她的嘴唇,她的嘴唇非常软,比莱姨的软多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些好像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朝这边走过来,我便只能停下了。


我把手从莱雪念身上拿下来,她的脸上潮红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并不反感我。


完了之后,她朝我伸出手,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在要钱,毕竟我也把她玩了一回,虽然是用手,我从兜里逃出二百块钱甩给她,便走人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上课时我一直魂不守舍,一方面心里想着莱雪念那湿湿滑滑的私处,一方面又想着莱姨在床上那放荡的样子,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关心莱姨的,我并不是只想和她做那种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我走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又流泪,又伤心难过。


可是,想归想,这会儿曾林应该在上班,那我也没有理由趁他不在家往他家跑吧,便只得把莱姨的事暂时搁下了。


课间十分钟,我出去上厕所,心里仍旧在惦记着莱姨,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我撞的部位还软乎乎的……


我抬头一看,啊!怎么会是她——我们学校的校花陈思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