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老熟女用脚蹭我|丝绸长裙丝巾捆成木乃伊

警察姐姐这时尴尬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想找你师傅的,可你师傅年纪太大了,我不太好意思,你还是瞎子看不到,不是比较方便嘛?而且,我发现你比其他的按摩师都要厉害…”


    我笑了笑,“因为我学的早,所以这个水平确实可以,既然警察姐姐瞧得起我,我就给你按摩按摩。”


    “你别一口一个警察姐姐,我叫秦怡,你叫我秦姐好了!”


    “好,好!”


    “你家里没人吗?”


 文学

    “都出去了吧!”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好,去我嫂子屋里吧,她那里有空调。”


    “行!”


    她应了一声。


    紧接着,我便带着她轻车熟路的去了嫂子的房间。


    “你这个瞎子还可以嘛,感觉像看得见似的,走得这么麻溜。”秦怡进了屋,就自觉的把空调打开了。


    “呵呵,我瞎了十几年,这算什么,就是从村子走到镇上我也可以呀!”


    “这是你嫂子?”秦怡坐在床边,看到了墙上嫂子和我哥的结婚照。


    “是啊!”


    “你嫂子挺漂亮嘛!”


    “呵呵,大家都这么说,反正,我也看不见。”


    “其实,本小姐也长得很漂亮,咯咯!”她笑了起来。


    “呵呵,那可惜了,我不能一饱眼福。”我嘴上说着,眼睛一直盯在她胸口上,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


    “要不是你是瞎子,本小姐才不会让你按摩呢!你以为本小姐的身子是随便让人碰的?”她傲气的说道。


    “我能理解,现在我们开始吧!我先说好,我要按穴,而且是比较敏感的穴位,你要把衣服脱了。”我正儿八经的说道。


    “要全部脱掉吗?”她一下变得羞涩起来。


    “你治疗的是痛经,当然要全部都脱了,不然,我按不到穴,那就是白按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要乱摸,别忘了,我可是警察!”


    我狡黠的一笑,“秦姐,该摸的地方我一定会摸,不该摸的地方我肯定不会摸!”


    “哼,你给我小心点!”秦怡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很快,一具丰满诱人的身子就暴露在我面前。


    之前,我已经欣赏了嫂子和王小美的身子,秦怡跟她俩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她的年纪应该比她俩大,但小腹平平,没有一丝赘肉,感觉没有生育过。


    那双腿很直,并得很紧,感觉夹张纸也不会落下。


    那对大波脱离了束缚之后,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相当的强悍,就算是平躺着,也是高耸入云!


    这就是传说中的‘波霸’吗?


    要不是我现在已经尝过女人的滋味,已经经受了考验,我不喷鼻血才怪!


    我只能感谢老天,瞎了这么多年,现在福利是一件接着一件啊!


    “你还愣着干嘛,我已经脱了,可以开始了!”她瞪了我一眼。


    “呵呵,我不是看不见嘛!你不吱声我不知道。”


    我下面已经有反应了,但是不明显,我已经不是菜鸟了。


    我上前两步,坐在床边,伸出手来,直接就按在了她那对大波上!


    哇,这弹性,不要太好!


    “你摸错了!”她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手,脸上浮现一抹嫣红。


    “不好意思,我要摸个地方才能定位。”我笑了笑,手就往下移,然后摸到了她的肚脐上。


    “秦姐,我现在开始按摩你的肚脐眼儿,你感觉身体发热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她哼了一声,身体扭捏了一下。


    随着我的按摩,她的表情越发丰富起来,开始的紧张、羞涩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的表情。


    几分钟之后,她就喃喃的说道:“我的身体发热了。”


    “好,我开始了。”我的手又下滑了,接近了她的三角区。


    她的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阿水,我再次警告你,不要趁机占我便宜!”她抿着嘴,略带娇羞的说道。


    “秦姐,病不忌医,何况我是个瞎子。”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她的身体又放松了。


    “那要按几次才有效果?”她问道。


    “你的病情比较严重,按摩一次是没法根治的,你有时间,就过来找我吧!最好一星期一次,连续按摩三个月吧!”


    “三个月啊?这是不是太长了?”


    “那就没办法了。”


    说话间,我的手已经按到她的敏感区域。


    她的反应更大了,她极力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我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平常我最敬畏的警察现在被我玩弄的死去活来,不过,客观的讲,我的确是在给她治病,只是没办法,地方太敏感,换作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她已经一溃千里了!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示意我停下,坐起来,接电话。


    接完电话,她就说道:“真麻烦,又有案子了,我要走了,下次有空再来吧!”


    “哦,好吧!”我恋恋不舍的说道。


    “多少钱?”她问道。


    “秦姐,你老大远来,我还要什么钱呢,免费!”


    “算你识相。你有手机吗,留个电话。”


    “有啊!”我把手机号码说给了她。


    然后,我把她送到了院门口,看着她开着小车离去。


    她刚一走,哥哥和嫂子就回来了。

哥哥带嫂子去医院检查有没有怀孕,没想到嫂子得知哥哥有死精症和早泄的问题,没有办法让嫂子成功怀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