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哟放在沙发上品尝:每晚跪在沙发上请主人临幸

可是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从银针盒里拿出一枚最长的,将近十五厘米的银针,直刺进男人的腹部,向着他的胃扎了进去。

手指不停在旋转银针上端,刺激着他的胃。

 文学

这个男人明显是误食了重金属成分的东西,造成了急忙中毒。

如果治疗不慎,很可能造成生命危险。

现在临床上主要是通过洗胃,再通过药物加速患者的排泄,一般情况是能够捡回患者一条命的。

但是这样的治疗手法,对患者的痛苦是极大的。

中毒,用中医的说法来说,就是体内的阴阳气血循环,被毒物瘴气给破坏了,只要清除中体内的毒物,调理好气血循环,病人自然就可以康复。

此时,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不断地控制着银针,差之一毫都可能会危机到男人的生命。

那个护士掏出面巾,连忙跑到我的身边,为了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虚脱,不过男人的情况好转很多,虽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是比刚才送来的时候,强了太多。

“你拿个盆过来,快点,他要吐了。”我转头对着那个男医生大声说道。

他迷茫地看着,但是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了。

“什么情况?病人在哪呢?”这是一个消瘦的男人一边跑一边穿着大褂向这里跑来。

当他刚跑进屋时,被那个女医生给拦住了,“孙医生,你怎么才来?还好有王院长在,他正在处理。”

“王院长?”孙医生向我看了过来,惊讶地看着,“老,老师!”

这时,我才回头看去,原来是我以前的学生孙晨洛。

“行了,别看着了,过来接手。”

我扫了他一眼,把他叫了过来。

“来,来了!”孙晨洛急忙跑过来,接过我手里的银针。

“还算不错,不过力度上差了点。不过已经没事,等他吐完就没事。”

我微笑地看着孙晨洛的针灸手法,满意地点了点头。

孙晨洛咧着大嘴冲着我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动作着。

不一会,男人醒了过来。

“快,扶他起来,把盆给他接上。”孙晨洛大声地那个男医生说道。

那个男医生瞪了一眼孙晨洛,不情愿地扶起了男人,把盆放在了他的胸前。

男医生的动作和表情,全部都被我看在了眼里,如果我不在场的话,我真不知道他会怎样。

此时,我才意识到上面安排我来中医院的含义。

偌大的医院,值班医生竟然不对口,而且还不在岗,管理竟然如此混乱。

哇!

那个男人张开嘴巴,一股脑的吐出大量的黑色呕吐物。

“你往哪吐呢?”那个男医生离他最近,被吐了一身,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我,我这是在哪里?”

男人迷迷糊糊地问道。

“这里是中医院!”孙晨洛拔出他肚子上的银针,微笑地说道。

这时,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以及围观的人拍着手大声地叫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他是王辰军,就是那个上电视的王辰军。”人群中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也想起来了,他还在市里做过报告呢!”

“没到他到中医来当院长了,听说他不退休了吗?”

“退休了就不能再聘回来吗?”

人群中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我听了后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不是为他们的夸奖,是为了整个中医的未来,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虽然靠我一个无法来完成,但是我相信,通过我的努力会让中医院走在全市所有医院的前面。

“晨洛,通知所有主任医师级以上的人员,半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如果迟到的话,告诉他们以后就不用再来了。”

说完,我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刚走到门口,转头又对孙晨洛说:“这样吧,各科留一名值班医生和护士,所有人员到礼堂开会,时间定在二个小时后,还是那句话,不来的或者迟到的以后就不用来了。你,还有你跟我来。”

我指了指那个女医生和那个护士,离开了这里。

人群很自然地给我让开了道路。

当我走出人群时,那对年轻男女,带着保安正等待着我。

“老头,你挺狂呀,竟然没跑!给我把抓起来。”那个男人指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周换仁,你想干什么?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还有你们,还真的成了他们的狗腿子了吗?”

女医生见状立马站了出来,怒视着那对男女,手指不断地向前他们和保安们指着。

保安们或许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其中一个应该是队长的人,连忙微笑地说:“我们是医院的保安,怎么可能会帮他说话,只不过刚才这位大爷确实打了周公子,我们也是想了解下情况。还有就是,宋医生你说话是不是太难听了点?”

“王院长,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说!”

原来这个女医生姓宋,她看着我,面带怒气地说道。

我点了点,什么也没说,扫了他们一眼后,向着办公楼走去。

当宋医生叫我王院长时,周换仁和保安们傻了,呆愣地看着宋医生和她的身边的那个护士。

宋医生瞪了他们一眼,连忙跟了上来。

前往办公楼的路上,宋医生跟我讲了许多关于医院的事情,包括那个周换仁的所作所为。

周换仁是副院长周平顺的儿子,那个女人是他的媳妇,同时,他们也都是中医院的医生,平日里依仗着周平顺的关系,在医院里胡作非为。

保安们更是成了他们手里的工具,只要是他们的事情,保安总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

“这个周平顺副院长以前是哪个医院的,我怎么不认识?”我问道。

“好像是一院过来的!”宋医生皱着眉说道。

我掏出电话,拔通了欧阳杰的电话。

“疯子,中医院有个叫周平顺的副院长,你认识吗?”我问道。

“他呀?怎么了?惹到你了?哈哈,看来他要倒霉了。”欧阳杰在电话里大声笑了起来。

“我就问你知不知道,哪来那些废话。”我说道。

欧阳杰在电话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你可以从你们医院的财务上查查,我只能给你这条信息了。到时候别忘记请我喝酒,对了,上次的那几瓶茅台你喝了吗?”

“没呢,明天晚上你过来,咱俩喝,我让雅欣她们做几个好菜。行了,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你去把所有账务都叫过来,记住不能让周平顺知道。”我对着宋医生说道。

宋医生不解地看着,随即就明白了过来,满脸欣喜地点着头,快速离开。

我抬头望着天空,不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院长,黄科长来了!”

这时,宋医生带着账务科科长黄亚娟走了过来。

当黄亚娟看到我的时候惊讶地捂住了嘴巴,眼睛里充满了激动。

“怎么了,连师傅都不认识了吗?”我微笑地看着她。

我以前在中医院的时候,一共就两个学生,一个是孙晨洛,我没记错的话,他今年应该是三十六岁了。

另一个就是面前的这个黄亚娟了,她今年三十岁,是中医世家,但学的却是财务专业,不是她不想当中医,而是当初由于分数低没有考上中医大学,只好更寻出路。

她分配到医院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展现出了自己的中医医术,我见她医术还算可以,但是还是差了不少的火候,也是在她的要求下,就把她收为了徒弟。

“师傅,真的是你吗?我没看错吧?”黄亚娟惊呼道。

“行了,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这一惊一炸的性格。走吧,跟我去办公室看看。”

我板着脸看着她,可是心却还是十分高兴,黄亚娟是账务科长,那么有些东西就好查了。

“院长,我还过去吗?”宋医生说道。

“你们两个都跟着过来,对了,你们叫什么?”我转头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