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熟妇随叫随到|用媚药口吐白沫翻白眼番号

柳颜被激得眉头一竖,老罗气得直接跳了起来:“臭小子,你说谁是外人呢?我说你才是外人。哪有儿子咒自己父亲死的?房子是我自愿卖给她做生意的,有话你冲着我来,男不男女不女的,你现在倒是硬气了。”

    
罗大鹏一听,冷笑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不会是有一腿吧?柳颜,你也不嫌磕碜,这老头都一把年纪了你还不放过。说你不是图钱,谁信呀?老头,要点脸,别瞅着人年轻就上,等你钱花完了,有你哭的。”

 文学



    
虽然没到有一腿的程度,但两人的关系现在也是不清不楚的,所以被罗大鹏无意中说破,老罗跟柳颜的身体都是一震,为了掩饰,老罗一巴掌就煽过去了,冲着捂脸的儿子骂:“混账东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他揪住罗大鹏的衣领就往门口拽,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罗大鹏在门外破口大骂,他就当没听见,只是怜悯的看着一脸委屈的柳颜。

    
由始至终柳颜都没说过话,但老罗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被前夫误会她图前公公的钱,这罪她担不起,但钱也真是花在她身上了,她也撇不清,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连骂回去都没底气。

    
老罗过去搂着她说:“柳颜,你别往心里去。那小畜生就是嘴欠,房子是我的,我爱拿来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他没关系。”

    
柳颜默不作声,一挣就从他怀里出来了,然后回房把门关上。

    
老罗看着那门叹了口气。

    
罗大鹏在外面骂了有半个小时,见没人理他,只好走了。

    
总算是清静了,老罗却知道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儿子是自己的,他什么性情老罗一清二楚,以后只能水来土掩了。

    
老罗的担心不是无的放矢,第二天晚上,罗大鹏趁着柳颜下班,找了几个混混直接把她堵在巷子里了。

    
起初柳颜还以为是想泡她的流氓,打算绕道走,谁知一回头,后面又多了两个。

    
都是二十来岁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有的脸上凶神恶煞,有的打量着她垂涎欲滴。

    
“美女,你跑什么呢?哎哟!身材挺好的嘛!这大长腿,借给我们玩玩成不?”

    
见对方来者不善,柳颜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她有点后悔抄近路了,这小巷子里黑乎乎的,头顶上的路灯昏黄幽暗,简直就是作奸犯科的理想之地。

    
“你们想干什么?要钱是吧?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放我走吧!”柳颜越来越慌,声线都颤颤巍巍的,直接就把皮包丢给他们。

    
不料几个混混压根不瞧她的包,只是笑眯眯的围上来,其中一个还踩了她的皮包一脚,晃荡着膀子跟她说:“你那点钱恐怕不够哥几个分,但你的人就不同了,我们轮几回你都不会掉块肉!”

    
柳颜都懵了,这是要劫色的节奏啊!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我有病,我不干净,求你们放过我吧!”柳颜吓得两腿发软,哆哆嗦嗦的恳求着。

    
“没关系,我们也不干净啊,咱谁也别嫌弃谁,就在这里办事吧!”打头的混混咧嘴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话音未落就扑了过来。

    
柳颜躲无可躲,除了本能的夹紧双腿,眼见着自己衬衣的纽扣被扯开。

    
“擦!好大。梁哥,生平仅见呀!”后面跟进的一个混混舔着嘴角,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何止大,还软,又嫩,跟大馒头似的!”柳颜被按到了墙上把玩。

    
柳颜只觉得胸口被捏得发胀发疼,吓得花容失色,连救命都不敢喊,生怕把他们惹急了。

    
“这腰这臀这腿。”

    
“艾玛!湿了!”

    
“太大了,我两只手刚好捧起一个!”

    
……

    
直到夜里一点半,柳颜跌跌撞撞的瘫倒在家门口,老罗听到声音去开门,一见她就傻了眼。

    
平时柳颜回来再晚,工作再累,都很注重仪态,可这会儿她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头发乱蓬蓬的,妆容也花了,不但衣衫不整,就连胸前的纽扣也丢了两颗。

    
老罗瞠目结舌的望着她,愣怔了几秒才缓过神来,弯下腰一用力将她抱回屋里。

    
关上门,老罗还没把柳颜放在沙发上,只听她哇的一声抱着老罗嚎啕大哭。

    
“叔,我让流氓给欺负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