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在沙发办了你:为了生活含着小雀雀

钱旺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你真的不想干了?那你当初为什么帮我,如果就是因为那几张照片的话,我想还不可能让你妥协吧!”

刘珊把钱旺推开,显得伤感地说:“我是想报复赵叔,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也感觉有些累了,你把照片给我,我把药方给你,然后卖掉的钱咱们两个二一添做五,怎么样?”

钱旺认真地思考起来。

过了一会,他才说道:“可以,不过我要七成,你要是同意,咱们马上签协议,不同意就算了。”

 文学



“你是不是有点太贪了?只给我三成?”刘珊愤怒地吼着。

钱旺微笑地看着刘珊,伸手把她拉到了怀里,柔声地说:“有二成是你照片的钱,只是你走了以后,我再也品尝不到你的味道了。”

钱旺的手已经开始在刘珊的身上游走了起来。

“三成就三成,现在就签了吧,我想明天就走,这样整个药厂就全是你的了。”

刘珊用力地挣扎起来,可是却没多少作用。

钱旺继续邪恶地笑着:“我还真舍不得让你走,你在这里还能帮帮我!”

“不是还有白怡吗,再说了,我在这里碍眼,还是走的好,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了。”刘珊冷声说道。

钱旺站了起来,从办公桌里抽出一份合同递给刘珊。

刘珊拿起来一看,瞬间就什么明白了,这是一份药厂配方买断合同。

刘珊冷冷地说道:“看来你早有准备呀!我还真是小瞧你了,照片呢,包括存档全部给我。”

“放心吧,一会我全都给你,你看看价钱合适吗,合适的话就签了,我立即给你转帐。”钱旺绕过桌子,走到刘珊的面前,抬起了她的下巴。

“你打钱吧,钱到帐我就签字。”刘珊这回学聪明了。

钱旺转账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刘珊的手机上就收到了银行到账短信。

钱旺又掏出一个U盘,笑着说:“东西全都在这里面,你和那个老东西还玩得挺愉快的嘛,哈哈!”

刘珊一把抢过U盘用力地推开面前的钱旺,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慌张地转身跑向了钱旺,眼中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刘珊颤抖着身体,指着钱旺大声地质问:“你,你是不是还对我做了什么?”

“哈哈,没什么,只不过你要的照片我给你了,我和你的那一份我还是自己留着欣赏吧!”钱旺的眼睛在刘珊的身上来回地瞄着,脸上那淫荡的样子更加可恶。

“钱旺,你不得好死!”刘珊疯狂地扑向钱旺。

钱旺挥手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刘珊的脸上:“我告诉你,东西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再陪我最后一次。”

钱旺立即冲了上去,把刘珊按在沙发上,抓住刘珊的衣领大笑地说:“上次尝过你之后,我对白怡就没了感觉。那时我就幻想着什么时候再品尝一下,还好当时我用手机录了下来,老子就是要弄你,弄得你下不了床!”

说完,钱旺压在了刘珊的身上。

刘珊此时感觉生不如死,她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卑鄙,这简直是自己最大的耻辱。

她没有挣扎反抗,既然已经跟钱旺发生过关系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只要能把视频拿回来,还有谁会知道呢。

刘珊认命了,她紧紧地闭上眼睛。

但是钱旺表面上很凶,其实只是个绣花枕头,刘珊才刚刚来了点感觉,他就已经气喘吁吁地步行了。

钱旺很满足地爬了起来,把手机打开当着刘珊的面把两人的亲密视频给删掉了。

刘珊见视频删掉后,默默地整理着衣服,随后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等一下,如果白怡问起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钱旺翻脸比翻书还快,此刻正以冰冷的口气命令着刘珊。

刘珊在门口停一下,随即打开门,离开了这里。

钱旺看着被关上的门后,兴奋得跳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哈哈,这回老子有钱了,所有一切全是老子的了。”

正在钱旺为自己庆贺的时候,刘珊已经走出了药厂,她转身看着那个办公室,嘴角不由地上扬,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两天后,老赵和吴雅拿着请帖来到了药厂。

当那些员工看到老赵和吴雅出现时,感到非常的诧异,但是还是很有礼貌地对着他们点着头。

当他们来到这的时候,门口已经站满了前来祝贺的人。

“哎呀,这不是前老板吗?”钱旺和他的女人白怡走了过来。

“老公,你怎么给人家改姓了?”白怡挑衅地看着吴雅。

钱旺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他们以前是这里的老板,你说不是前老板还是什么?哈哈!”

“钱旺,很好笑吗?今天,我们不是来给我们祝贺的,如果你们还想药厂干下去,最后跟我们说话客气点!”吴雅冷冷地看着钱旺和白怡。

吴雅的话让钱旺停止了狂笑,他一时搞不懂吴雅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太了解吴雅了,既然吴雅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她就有十足的把握。

“好呀,我想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小怡,咱们走。”

钱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后,拉着白怡率先走进了药厂,把一旁前来祝贺的贵宾凉到了一旁。

这些被邀请的人里有不少是老赵认识的,他们看到老赵也是一脸惊讶,但并没有过多地表示什么。

老赵礼貌性地微笑一下,也和吴雅走进了药厂。

“这回有好戏看了!”

有人这么说道。

钱旺把两人领进了会议室。

“说吧,你们想谈什么?”

老赵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也坐了下来:“小雅,你来说吧!”

钱旺把目光看向了吴雅。

吴雅连头都没有抬,仿佛把钱旺当空气一样,不屑地说:“你们谁能说了算,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谁能做得了主!”

钱旺皱起眉头说:“吴雅你什么意思,我们谁能主好像跟你没有关系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耗着。”

说完,钱旺站起身准备离开。

“真的要走?到时可别后悔,这件事可是关系着你们药厂的大好前程。”吴雅斜视着钱旺和白怡。

“吴雅,你有什么就说!”白怡终于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这么大火气干什么,今天可是你们开张的好日子,刘叔,既然他们不欢迎咱们,咱们还是走吧,进来这么半天,连杯茶都没人倒,太没礼貌了。”

吴雅故意是要气死人不偿命一样,继续打着口水战。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白怡怒吼着。

钱旺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没有事的话,吴雅不可能这么做,而且这么信心十足。

以他对吴雅的了解,除非吴雅手里有什么东西是关系到药厂生死的,她才这么做。

钱旺拉了下白怡把她拽到一旁,小声地在耳边说着什么,他和白怡的眼神时不时地朝老赵和吴雅瞅过来。

“人呢?都死了吗?没看到来客人吗?上茶!”白怡回来后,依然怒视着吴雅,对着门口大声地吼叫起来,把心中的火气对药厂的职工发了起来。

“这个药厂我做主,现在可以说了吧?“钱旺坐下明显冷静了不少。

吴雅看了老赵一眼,扭头对着钱旺说:“你们药厂之前生产的美容药以及其它所有药品,我希望你们停止生产,我不是在开玩笑。”

“你说不让生产就不让生产了?”白怡问。

吴雅冷笑起来,她从包里掏出产权书扔了过去:“你们自己看看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