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抽动着嘶吼|宝贝再快一点我快要到了

好啦好啦,等到时候看你表现喽,要是表现的好呢,说不定你会实现这个愿望,你要是太不配合,让我在闺蜜面前丢面子,那你就等着吧,以后你连自己用手打灰机的机会都没有了。

好啦,叔,我不能跟你老聊天了,这会儿张鹏都问两次跟谁聊天呢,我说是同事,再聊下去的话,以张鹏那个小心眼来说,肯定会要求看我信息的。

好啦,叔,晚安哦,你要是不好晚安的话,记得去拿我的内-裤套在你的那大玩意儿上,自己动手解决。”

 文学


陈娇娇最后给老周发送了信息过来,而且在最后又加上了一个再见的表情。

老周心里叹息,女人其实都是心口不一的,虽然陈娇娇一直说着不出来,让老周自己动手解决,可是老周又不傻,侄媳fù信息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来这个风搔的侄媳fù真正在意的还是她的老公张鹏没睡觉。

不然的话在老周的渴求下,估计这个侄媳fù就半推半就的出来了。

而且老周几乎猜到了剧情,先是用手帮他弄,说着不许这不许那的,老周知道扑倒了侄媳陈娇娇,上去狠狠的chā进去,接下来就不用老周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陈娇娇肯定会兴奋的自己动起来。

两个人聊完了这些话,不知道跟张鹏同床的陈娇娇睡的怎么样,至少老周感觉自己心中躁动不安的睡不好。

第二天一早,洗漱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侄媳陈娇娇,洗漱的时候,老周隔着裤子狠狠的顶陈娇娇,甚至把手伸了进去,摸到了陈娇娇那泥泞不堪的地方,惹得侄媳陈娇娇俏脸臊红,不断的低声阻止着老周的吓流动作。

可惜的是老周也就是过过瘾,隔靴搔痒并不能让老周获得美妙的体验和满足,这时候听到斜对过的卧室里有动静,估计是张鹏也起床准备忙起来,老周赶紧松开了陈娇娇的屁-股。

因为裤子还高立着一个巨大的帐篷,老周假装放牙刷和擦脸,弯着腰不让表侄看到自己的情形。

对于这隐蔽的一幕,陈娇娇看的明显,在老公张鹏看不到的角度控制不住的露出笑容,那xìng感的红唇微微的翘起来,别提多诱惑。

陈娇娇长得确实清纯xìng感,要不然当初张鹏也不会跟疯了一样的去追求她。

看到陈娇娇笑话自己的表情,老周跟表侄打着招呼说去物业那边上班,在跟侄媳擦肩而过的时候,又偷偷伸出手狠狠的捏了一下陈娇娇的翘屁-股。

到了上班的地方,老周跟老李抽了根烟喝了杯水,两人一起拿上工具去修一下小区的配电室,也不知道被哪个熊孩子把门被砸破了。

老周在心里想着,这两天不联系刘芳那个闷搔的极品少-fù,他就不信经过了自己狠狠的玩弄过几次之后,刘芳的身-体这两天没人陪,肯定会空虚,肯定会想念他的身-体味道。

老周这是在赌,同样也是在试验刘芳那个少-fù的身-体是不是需求旺盛,在老周看来,实在不行也可以再找机会去强bào了她,顺便再去拍点刘芳发搔时候的照片作为威胁。

“老周,有件事情你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样?”老周心中想着情,正跟老李在小区绿化带配电室旁忙的时候,旁边老李突然开口,脸上露出些许羞臊的表情来。

看到这一幕,老周心里更加的好奇,这个年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老家伙,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啥事儿啊?还想办法,说来听听啊。”老周两条结实有力的胳膊使劲板正了配电室的小铁皮门扣,向老赵问了一句。

这会儿老赵把扳手放在了身旁,招呼着老周说着:“行了行了,弄了好半天了,咱们先歇会儿抽根烟。一会儿弄完这些,再去物业另个新的门换上就可以了。”

老周奇怪的看着老赵,还是按照他说的话,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跟老赵挨着,坐在了松软的绿化带里开始抽烟。

“老周,咱们叔俩在一起干活这么久,平时有话都说,这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得保证不给任何人说,怎么样?”老赵递给老周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心虚的向附近看看,没有发现周边有人,老赵开口又跟老周说了起来。

老周被老赵的话给逗乐,苦笑的老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有话你倒是说啊,最烦你这样卖关子的,真是上了年纪就墨迹了。


咱们平时聊的话我什么跟别人说过,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碎嘴子的人呐?上次你还说想对着咱们物业经理的高跟鞋用手来一发呢。我还不是跟你一起去说她,我真服了你了。

你呀,要是说呢我就听,要是不想说就别整这么神秘兮兮的,听着怪吓人的。”

老周对着老赵吐槽之后,无语的要站起来,老赵看来是心虚的很,也知道平时跟老周什么都聊,倒是也知道老周嘴巴严实,聊什么都不会向外边乱传。

老赵一把抓住了老周的胳膊,又把他拉回来继续坐在绿化带,这才挤出笑容来跟老周说着:“哎呀,你怎么还急了这是。

我这不是要说的事情太私密了,需要谨慎对待嘛,别着急,听我跟你说就是了,正好我跟你说下,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中间的事儿,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到这里之后,老赵开口说了起来,说话之间一边抽着烟,一边不时的向四周看上一眼。

两个人就悠闲的坐在绿化带里抽烟,老赵说的话倒是不少,不过倒是唠叨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

当老周一根烟抽完之后,这几分钟里才知道了老赵想跟自己说的是什么事情。

老周目光古怪的看着老赵。

老赵原名赵庆福,今年五十多岁,儿子在这里不远一个小区里买的房子已经好几年,跟儿媳一起住在那,李庆福的老伴帮着照顾孙子,他就出来找了个物业维修的工作,赚点钱够老两口花销,算上以前单位的退休金,也能补贴不少儿子和儿媳家用的。

这些都是老赵说话的背景,紧接着老赵说的话就让老周大开眼界,吃惊的看着老赵。

因为儿媳刚出月子,现在孙子还小,经常需要照顾孩子,平时在家照顾孩子,加上现在天气开始越来越热,儿媳在家穿的很清凉。

上次老周拿老赵和他儿媳开玩笑就让老赵吓了一跳,因为老赵在家的时候,儿媳似乎对公公没什么防备,经常孩子一哭就直接现在清凉半透明的上衣,给孩子喂nǎi,开始的时候把身为公公的老赵看的臊的慌,可是次数多了,老赵也习惯了,并且会时不时的偷看儿媳那大白馒头几眼。

有两次儿媳发现了,虽然羞的脸色通红,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喂孩子,到现在为止,老赵的儿媳一直都没有去避讳老赵。

可是这段时间里,年轻貌美的儿媳对老赵的冲击倒是很大。

五十多岁的年纪,正好老赵的老伴已经绝经,对那种事情一点都没心思,老赵受到儿媳的刺激倒是很来劲儿,这么久的时间,他老伴撑不住老赵的软磨硬泡,帮老赵bào发了两次。

一次是用嘴巴,一次是用手。

老赵的老伴年纪那么大,又肥又胖又难看,老赵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就是咬着牙闭着眼单纯的靠身-体刺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