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邻居人妻不戴胸罩|我和厂里女工的激情

“哎呀,没事鬼片没几个人看。”

  黎星没回应,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黎星自己推门进来了,身上穿的正是自己安排的。

  “快开始了,赶紧走吧。”黎星催促道。

 文学


  赵白盯着黎星半露的雪峰,心中欢喜不已,关了电脑,走上去搂住黎星,手钻进裙摆里,一抹果然是开档的。嘴上说着不要,行动上却很诚实。

  黎星有些害怕,赶紧把他给推开。两个人进了电梯,黎星才说:“你不许乱来,只能摸一摸。我知道你是想找刺激。”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赵白点点头。

  他没有买距离家最近的那家影院,开车过去的。走进影厅,刚好开始播放,里面只有五个人。前面坐着一个人,最后排坐着一对三十来岁的男女。一看就知道他们跟自己是一路人。

  见他们坐到了最后一排,那两个人朝这边望了好几眼,拉着女的起身坐到了倒数第二排,和自己的位置正好一个在最右边,一个在最左边。

  “你找点别的片子也好啊,竟然看鬼片。”黎星多少有些抱怨。

  “这才刺激嘛。”他伸手搂住黎星的纤细腰肢,另一只手放在了黎星的丝袜长腿上。

  买这个点的票,他是有多层考虑的,第一人少,第二监控器那边不会有人盯着。而且鬼片呈现的时间多数都是晚上,影院里的光线最为暗淡。监控器里也看不真切。

  赵白十分的淡定,黎星不大敢看,动不动就往赵白怀里钻。

  “那你就趴着吧。”赵白把手从丝袜长腿上收回来,伸进了黎星的领口,黎星微微喘气,趴在他身上一动不敢动。

  “你不会一直摸吧。”黎星轻声问道。


  坐在前面的那个回头瞧了瞧,又回头去继续看了。

  “他们也太过分了吧。”黎星拍了拍赵白的手臂:“是我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把脸往哪儿放了。”

  “人家都不怕,你怕什么。”赵白笑了笑。

  “你当然不怕了,你们男人都只知道爽快。”黎星责怪说:“哪里想过我们女人的处境,而且你那个东西还那么大,你要是在这里跟我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受不了叫出来的……嗯。”

  黎星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因为太刺激了。

  缓过来了,黎星只拿眼睛瞪他:“你真的要死了,刚才我差点就喊出来了。”

  黎星扯了扯裙摆,让他安心看电影,别再折磨她了。

  这次来电影院,就是为了寻找刺激的,赵白怎么会轻易放过。几次纠缠着把手往黎星裙摆里伸,都被黎星给挡住了。柳眉紧颦,眼神里的警惕一刻都不敢放松。

  赵白只好撒了手,搂着黎星安心看电影。国产鬼片就没有吓人了。

  看了得有二十来分钟,黎星郁闷的看着他:“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还以为真是鬼片呢。要不我们提前回去吧。”

  “看完了再走。”

  “走嘛。”黎星晃动他手臂撒娇。

  赵白就是不答应,又看了一会儿,黎星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凑到他耳边说:“我让你在里面弄三分钟,你感受一下了,我们就走好不好?”

  赵白嘿嘿一笑,黎星给了他一拳。

  完全结合在一起后,黎星喘了口气,扭头亲了他一口:“都到底了,你别动啊。感受一会儿我们就走。”

  黎星早有准备,使劲的往下面压,以此来减缓来自赵白的冲击。

  “嗯……你慢点,我想喊出来了。”黎星幽怨而气恼的说。

  赵白也不敢真的太乱来,凑到黎星耳际:“刺激吧,是不是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舒服。”

  “嗯。”黎星颔首:“我都跟你一起疯掉了。下面水好多,我都能听到声音了。你不要太使劲。”

  “好。”

  赵白循环有序的弄了七八分钟,黎星把他一只手拉过去,捂在了自己嘴上。主动放弃了自己再三强调的安全性,开始配合着他的频率,上上下下的起伏。

  没两分钟,黎星忽然咬住了他手臂,嘴里发出的声音痛苦而哀怜。

  缓过来后,黎星扭过身来,抱住他脑袋就是一阵激吻。

  分开后,黎星激动的说:“太tm舒服了,不知道电影还有多久,好想再来一次。”

  “谜底都出来了,完事了。”赵白催促:“回去路上再舒服,赶紧收拾了。”

  黎星有些失落,起身坐到旁边后,拿纸巾擦了擦下面,就把裙摆抹了回去。而赵白就要惨多了,裤裆处湿了一大片,像是把尿洒在了裤子上。

  离开的时候,特意等那三个人走了以后,才牵着黎星的手往外面走。出了影厅,窘迫之处就更加明显了。两个人几乎是小跑着走出电影院的。

  回到车上,黎星指着自己大腿上的丝袜:“上面都有了,一直往下面渗。”

  “下次还要不要去?”


  到了医院,才看见黎星发来的微信。黎星说她以后就承认自己谈恋爱了,省得萌萌看出什么来。

  这自然是个好主意,赵白刻意夸了黎星几句。

  下午的时候,沈副院长打来电话,让他去办公室。

  “恩师。”赵白进医院时,是沈副院长亲自带的,不知不觉就成了师徒关系,而且沈副院长一直很欣赏他。

  招呼他坐下了,沈副院长打量了他几眼才说:“赵白啊,我要退休了。”

  “我知道啊,不是要下半年么?”

  “你就这反应?”

  赵白有些茫然:“您不是到年纪了吗?不会现在就有人对你不恭敬了吧?人走茶凉啊。您放心吧,不管您还在不在,永远都是我恩师,不管什么时候,三节两寿我肯定上家里去。我绝对不会做那个忘恩负义的弟子。”

  沈副院长苦笑了几声:“还有呢?”

  “还有……?”他愣住了。

  见赵白回答不出来,这才主动说:“你们科室主任要调走了,我也要退休了。”

  “这两者之间……”

  “你这孩子。”沈副院长郁闷了起来:“跟你明说吧,他调走的事,五一后会宣布,到时候你接替。”

  “我?”赵白指着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就是你。”沈副院长说:“很吃惊吧,直接跳级做科室主任。我就要退休了,在我走之前,我得给你做点安排,也不枉你我师徒一场。”

  “不是,恩师。”赵白还是不敢相信,觉得这事有点天方夜谭,自己才进医院几年,这就做科室主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这是您的意思,还是院长的?”

  “当然是我的了。”沈副院长说:“你放心吧,老丁那边我会去活动。他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当年要不是我,他坐不上院长。我现在要退休了,这个人情该还了。”

  “可是恩师……”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沈副院长摆摆手:“我会给你安排好的,五一后两件事会一起公布,提前告诉你,你也好做个思想准备,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任何人。”

  “那其他人?”妇科还有好几个资历比自己老的,自己后来者居上,肯定会有人不服气。

  “管其他人做什么,难道还由他们说了算啊。你就把心给我放在肚子里。”沈副院长打了个哈欠:“行了,你回去吧,我得去休息一会儿,昨晚打牌打太晚了。”

  赵白鞠了一个深躬。回去路上整个人都还是飘在空中的。这个意外惊喜对他来说也太大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