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珍珠裤上课高被同学看到|抓住校花把柄任我调教

见到老马来了,邱兰馨无助的眼神大发光彩,旋即又俏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马叔叔,你,你没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没脸见人了。



老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兰馨让他内心一阵怜惜,他甚至都有些内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会在家里陪着邱兰馨,那么或许酒吧里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文学


老马真是越想越惭愧了。



“兰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昨晚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去了酒吧?”老马心中有愧,对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怀,他恨不得马上去亲自抓住那小子,将他绳之以法。



“马叔叔,我……”邱兰馨欲言又止,两只玉手紧紧攥在一起,如葱的手指捏的有些发白。



老马见了邱兰馨这个样子,连声说道,“不想说咱就别说了,你肚子饿了吗?我回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成熟的男人在面对女人时,不仅会察言观色,而且一开口就能直达心灵,这是一种难得的体贴,恰巧邱兰馨在张小军那里很缺乏,当下鼻子一酸,轻声抽泣。



老马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钟意的女人。



他急忙坐上床沿,用纸巾给邱兰馨揩泪,并极其温柔的安慰着,“兰馨,没事了,你别哭,这不是有叔叔在吗?啊,别怕!”



邱兰馨哪里感受过这般厚爱,转眼间梨花带雨,哭得更为凶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泪水流出来。



老马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搂住邱兰馨,一双大手在邱兰馨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哄小孩子一样念叨着,“兰馨乖,咱没事,啊,别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兰馨依偎在老马结实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两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环抱住老马的腰躯,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医院里呕吐过,邱兰馨身上的裙子脏了,今天一早就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却挂着真空。



此时,邱兰馨紧紧的抱着老马,两人的上身贴在一起,使得老马不知不觉身体有了反应!



这可是在医院啊,虽然病房里只有邱兰馨一个人,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下,老马还是相当顾忌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后,赶紧松开了邱兰馨,以免失态。



然而,老马松手了,邱兰馨却依然抱着他的腰躯,紧紧不放。



“丫头这是?”老马不禁有些纳闷,可转念一想,邱兰馨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又独自一人在医院熬了整夜,心灵上肯定极度受创。



老马顿生怜悯,又重新搂住了邱兰馨,想着给她疗伤。



可是刚搂入怀里,邱兰馨就贴了上来。



“马叔叔……”邱兰馨娇嗔一声,在老马的怀里扭捏着。



老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头去看邱兰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已然红晕,此刻她微微的扬起头,眯着眼睑,一张红唇娇艳的翕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兰馨!”老马如梦般呓语,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下去……

眼见彼此的嘴唇即将贴在一起,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声响,一名女护士推着仪器走进病房,“19号床的病人该做检查了,家属请回避。”



两人赶紧分开,老马尴尬的笑了笑,“兰馨,我先回去给你煲汤,你检查完了好好休息。”



邱兰馨双颊绯红,羞答答的点点头。



老马刚走出医院,便接到了张小军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显得十分焦急,“马叔,你在哪儿?打你好多电话都没打通啊!”



老马这才想起来,昨晚在警局里关了一夜,手机什么的全被没收了,今天一大早放出来,只顾着来医院探望邱兰馨,却忘了给张小军回电话。



“小军啊,我手机出点故障,刚修好呢。”见张小军还蒙在鼓里,老马心里就有数了,自然不会把昨晚的事告诉他,毕竟不光彩,还影响夫妻感情。



“马叔,兰馨人呢?我一直联系不上啊,昨晚你去酒吧找到她了么?”张小军已经焦头烂额了,并没有怀疑老马。



“哦哦,你说兰馨啊,昨晚我去酒吧没见着,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家了。”老马心里虚,但嘴上却很流利。



“咦?那不对啊,她的手机到现在还没有开机呢!”张小军顿了顿,又说,“马叔,你回去了帮我带句话,要她给我回个电话,谢了。”



说完,张小军就挂了,似乎是对邱兰馨的行为有些生气。



老马抹了抹嘴,老脸忒红,他还是第一次帮人圆谎,内心忐忑不安,如芒在背,感觉就像是自己做了坏事一样,为以防万一,老马又折回了病房。



进门的时候,女护士刚走,邱兰馨的病床边拉上了围帘,老马顺手撩开帘子,“兰馨啊,我跟你说个事……”



话没说完,一具火辣的胴体就呈现在眼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