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弓起身子承受他的索取: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老何很不理解,依然不想放弃,还不容易都特么到最后关头,临门一脚了,你又说不想弄了,你特么想憋死老子啊。

“宝贝,可是你勾引我的呀,这都到关键时刻了,你有打退堂鼓了,你什么意思?”

老何很生气,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不要,何叔叔,我求你了,对不起,其实,我很是害怕,并且我感觉男人的那东西很丑,很讨厌,我不想让它去里面。”

 文学


卧槽!

老何差点崩溃了,你特么啥玩意啊,你以为男人的那东西是油画啊,又要有观赏性还要有价值,能特么有实用性才是硬道理啊。

“宝贝,那你看我怎么办?”老何拿着就给李婉莹看,还得继续引诱她,说不定她立马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可是呢,老何特么错了,李婉莹嘴里虽然嗯哼着喘息,却一点的兴趣都没有了,听到李婉莹嗯哼的喘息,老何总以为还有就会。

老何干脆特么的一不做二不休,知道女人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还以为李婉莹也是这样的,他干脆直接来一手,直接再给她脱衣服得了。

李婉莹完全没有防备,别看老何年纪大了,可是脱女人衣服那是快的很,几下子就


把李婉莹的小内内又给脱了下来,迅速的掰开她的双腿。

就要进攻的,就在这个关键时间时刻,突然听见外面有声音听到这个声音老何感觉有些着急的熟悉。

与此同时李婉莹也听到了,惊呼道:“何叔叔,你干什么,是胡蝶来了。”

咚咚!

“李总,在办公室吗?”

的确是胡蝶,老何赶紧朝四周看看,不由的愣住,慌得一逼,这个时候胡蝶来干什么,如果被她发现这特么怎么办。

老何顿时头上冒汗,似乎也一下子明白了,李婉莹吓的更厉害,惊慌失措的问道:“何叔叔,怎么办,是胡蝶。”

“别慌,别慌,让我想想,没有你的允许她不赶进来,”老何强装淡定,接着挺了挺身子又道:“你问问她有什么事情,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就让她走。”

这个时候的老何心里还想着如果胡蝶走呢,说不定还有机会,关键是太想上了李婉莹,不能放过她,特么的处女和处女可不一样。

这个时候胡蝶又喊了一声,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听到胡蝶的声音,李婉莹又开始慌了,一边着急穿衣服一边咬着嘴角想想说什么。

“胡经理,什么事情,我有些不舒服,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李婉莹快速的穿衣服,看样子真是慌了,老何看到她的狼狈的样子,差点笑喷了。

这女人真是个极品尤物啊。

“哦,李总,待会有个实地考察的行程,你看还能不能去,如果不能去我就取消。”

胡蝶在门外一皱眉头,不舒服?

怎么可能?

明明看到老何进来了,俩人在办公室干嘛呢,胡蝶有些疑惑,李婉莹可是不经常生病的,开会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嗯,行,我知道了,你让司机备车吧,我半个小时就去。”李婉莹犹豫了的想了一下又道:“胡经理,你经理你先去准备,要通知一下老何,让他一块去吧。”

老何一听,心里也是高兴,实地考察,那么开擦完了呢,考察完了是不是要回她的别墅,回到别墅是不是可以?

“好的,李总,知道了。”听着胡蝶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接消失的无声无息,李婉莹才重重的缓口气。

拍着自己高耸的胸部,深深的呼口气,道:“真是差点被揭穿,真是太危险了。”

“李总,干嘛让我跟着去?”老何看着李婉莹羞红的俏脸,装作很不解的样子,他得试探一下李婉莹到底怎么想的。

从办公室装修的风格来看呢,她完全就是一个纯纯的女人,没有一点的真正的女人气息,可是从她是公司副总裁的位置上来看,她又是一个相当精明的女人。

这样走极端性格的女人老何真的第一次遇到,尤其是刚才的举动,都要弄了她了,又特么全功尽器了。

这特么忽冷忽热的风,让老何实在解释不了,必须的要搞清楚才行啊。

“嗯,我只是随口一说的,你可以不去。”李婉莹立刻一副冷冰冰的态度,要把老何惧千里之外的感觉。

滴滴!

忽然,老何手机来了条消息,打开一看是刘建胜发的,看完消息之后,老何眼角看了一下李婉莹,心里面爽了。

心想呢,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那……

看了刘建胜的消息让老何兴奋。

虽然被李婉莹激起来的邪火无处发泄,现在还在熊熊燃烧着,但是,手里已经搞明白了李婉莹的底细。

老何邪邪的一笑,现在不能搞,不能在她身上发泄,等着不了几个小时就能了,一定要在她身上好好的索取一番。

叮!

叮的一声,李婉莹手机好像也来消息了,她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看,几秒之后,李婉莹羞羞的等了一眼老何。

老何不明白呀,只是这特么小眼神太骚情了,黝黑的眼眸,都带着暧昧。

“何叔叔,我们走吧。”李婉莹说完,首先走出办公室,老何挠挠头皮,根据他对女人的了解,李婉莹的眼神那是又爱又恨的感觉。

“哦,行。”老何也不敢多问,紧随其后,刚下来办公室,老何看见一辆劳斯拉斯停在树荫下,旁边是胡蝶站立着。

胡蝶的身材也是超级棒,虽然不是很远,可是,那种朦朦胧胧的美丽让老何垂涎三尺,尤其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胡蝶的身材典型的S型,翘团紧绷,胸部傲立,就连小腿都是那么的迷死人啊。

如果能睡了她,老何感觉绝对不输王颖与李婉莹,最起码胡蝶是少妇懂得多,不知道她是不是像白玫瑰那样主动的索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