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伸进她的下面|小小和二皇子夹毛笔

胡美再次享受的闭上眼睛,只是在闭上之前,飞快地扫了一眼老王的裤裆,瞬间满脑子都是那鼓鼓囊囊的地方。


真的好大啊……


她昨晚就发现了,只是那会儿光线不太好,看不大清,没想到白天看得更清楚后,她就浑身燥热难受起来了。

 文学


照这规模,可比自己丈夫的大了一倍不止,王叔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有那么强的反应,想必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强吧。


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该有多爽啊!


想到这儿,她猛地咬了咬舌尖,暗暗唾弃自己。


呸!胡美!你清醒一点!他可是你叔叔辈儿的,你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


胡美深吸一口气,将刚刚升起的旖旎念头更强压了下去。


但是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依旧让她羞臊的不行,整张俏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察觉到胡美那两点红颗粒已经变得硬挺,老王心头一热,刻意用掌心的老茧摩挲起来,就跟揉面似的。


不多时,那两粒嫣红反应更大了,在掌心来回磨蹭,竟有些硌手了。


可惜啊可惜!这么诱人的美景,却只能看不能吃!


老王难免有些不满,手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抓着胡美的两团柔软,从本部向上用力一捋。


“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出来,溅到老王的裤裆上,也把他那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糊糊的。


闻着扑鼻的奶香味,老王更加兴奋,想再多弄一点出来,好好品尝一番。


然而这个时候,胡美却突然起身,把衣服扯下来,没给他这个机会。


“王叔,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您,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胡美也很难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丈夫从开春出去打工,中途就没再回来,她也希望能得到男人的滋润。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她辈分上的叔叔,就算不是亲的,论起辈分,两人也可以说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之间有一腿,不得被戳脊梁骨才怪!


正因为想到这里,她才不敢继续让老王推拿,就是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老王了然于胸,也不强求,咧嘴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好点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悄悄舔了舔沾满乳汁的手指,一股浓郁的奶香带着淡淡的膻味,让他情不自禁地吮吸起来。


等手指都舔干净了,他才意犹未尽地砸吧嘴,呵呵笑道:“那个……小美啊,叔先走了,下次你要是还不舒服,就再来找叔。”


“好的,谢谢王叔。”


里面传来胡美的声音,随后便是利落的关门声。


老王扭头看着关紧的门,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虽然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可这会儿下面还胀得发疼呢。


幸好这个点儿大家伙都窝在家里躲凉,没人出来,不然就凭他顶着这硬挺的玩意儿,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大喇喇的在村里晃悠。


低头看着自己下面,老王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觉得更难受了,“咋办啊,这,这难道要我自己解决?”


正嘀咕着,老王摇了摇头,眼尾余光扫到了隔壁张喜儿家,突然顿住了。


想到张喜儿那熟透了的身子,那两团柔软,又大又圆,可半点不输胡美的啊!


老王顿时心头一热,就准备开口喊她。


突然,他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呻吟声,正是张喜儿的声音!


老王一愣,随后心里竟有些酸酸的,而后便是无名火起,特别生气。


这个骚娘们儿!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的那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老王冷哼一声,扭头就准备离开,可是没走两步又听了下来,折返回去,悄悄趴在窗台上往里瞧。


他实在是好奇,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俘获这个娇艳迷人的张寡妇的芳心。


这一看不打紧,老王瞬间就呆住了。


透过微微露出的窗帘缝,只见张喜儿正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间快速抚弄。


而另一只手,则抓住自己的两团柔软,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捏提拉着。


“啊……王大哥,你好棒啊!哦……太爽了!用力点!再快一点!”


这压抑的呻吟,顿时听得老王脑袋发蒙。


天啊!这骚娘们儿,竟然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想象着跟我做!


老王不禁一颤,身下膨胀的更加难受了,几乎都要冲破裤头了。


只见张喜儿的小手来回在神秘区域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时不时交叉磨蹭着。


她整个身子都抖动了几下,仰着头红唇微张,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


张喜儿在瓜棚里的时候,就被老王撩拨的很难受了,回到家准备洗个澡冷静一下。


可当她抚摸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不降反升,她一时没忍住,就开始自慰起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会刚好被老王看到!

好刺激啊!实在是太诱人了!


看了一会儿,老王再也忍耐不住了,只想冲进去压在张喜儿身上,用自己的真家伙代替那只飞快抚弄的小手,强势地直捣黄龙。


想到这儿,老王也不再犹豫,直接走到大门口,见门虚掩着,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


此时的张喜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了,根本没发现老王的到来。


就在她再一次颤抖时,老王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淫笑道:“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哥来帮帮你吧!”


“啊!唔唔……”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张喜儿给吓了一大跳,可刚发出惊呼声,就被老王的大嘴给堵住了。


惊慌过后,看清来人是老王,张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开始象征性地挣扎起来。


可是现在她不但嘴被堵住了,身体也被老王给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老王毫不含糊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来回搔刮着她温暖的口腔内壁。


起初,张喜儿还反抗了一会儿,在老王灵活的攻击下,她渐渐软化了身子,两条舌头开始相互追逐纠缠起来,发出羞耻的“嘬嘬”声。


而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团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抚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