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照镜子看自己下面:包鸡过夜怎么玩不亏

我隐约在班长那看到过全集团的领导通讯录,我们造纸厂只是集团下属的七个子公司之一,全集团有一万多员工,而瞿国强是集团副总,三把手!



我怔了下,火爆的脾气瞬间就弱了很多,我在厂里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员,干几年能熬到班长的位置就不错了,接触到集团副总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存在。



这份“铁饭碗”来之不易,是爸爸求爷爷告奶奶找到家里的表叔给办的,缴五险一金,工资旱涝保收,这在长辈看来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生计。

 文学



我从小就比较乖巧,很少会做太出格的事惹爸妈生气,虽然对这工作也没什么兴趣,但一想到爸妈殷切的期望我也就妥协了,先这么混着,将来有了能力再琢磨点别的行当。



但,此时此刻即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行,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妈,我无与伦比的至亲。



砰!



一拳暴击,直接轰在他的下颌,瞿国强压根就没想到我会动手,身子一扭便趴在了长排椅上,我身子一跃,狠狠踹在他的腰肋处,“你特么的再说一遍?仗着是领导牛逼是吧?老子还不干了呢。找小三还这么嚣张,信不信我分分钟曝光你?”

“纪明,你干什么,别打了。”



李明德奋力将我推开,大声嚷道,“这是瞿冉的父亲,别乱说话。”



瞿国强站起身后,指着我哼道,“行,你小子可以。等着完球吧。”



丢下话,他便拽着瞿冉朝外走去了,我疾步要追,却被李明德死死拦住,“纪明,你冷静点,别把事情闹大,你这么打下去只会更吃亏。”



我被他按在椅子上,大口喘-息着,心里却是委屈的欲哭无泪,有钱就可以瞧不起人吗?这是什么世道,撞了人还说那种风凉话。



李明德倒是很会做老好人,他肯定是要讨好瞿国强的,一个劲的跟我解释。



很快瞿冉的电话就来了,她一改之前的软弱,口气硬了很多,“纪明,你真行啊,我好心道歉你不接受,还一再恶言辱我,刚刚又给我爸打掉一颗牙,你太过分了!等着吃官司吧!我是正常驾驶,你妈本来就是横穿马路,撞死都活该,何况我车有保险,想怎么赔都可以。但你打了我爸,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呼!



我没想到瞿冉会这么阴,刚刚还那么理亏,说话都不敢大出气,我还以为她真发自内心的知错了呢,没想到根本就是演戏,缓兵之计等援兵来撑腰而已。



“我打了怎么着?瞿冉,我告诉你,今天开始我就跟你磕上了,只要我不死,你就别想好过。”



丢下话我便挂了,狠狠在地上碎了口,转头瞪向李明德,“你还在这干什么?去舔你的领导去吧。假惺惺。”



李明德哪受得了我这么骂,面色突转,指着我喝道,“好你个纪明,我好心帮你,你却行,那你等着吧。不就是撞个人吗?又没有酒驾,没有违规驾驶,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但你……”



“滚!再废话连你一起打。”



我其实也怕,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该面对的终究逃不过。



我一个人坐在长排椅上,不停的抽烟,心里的火发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去捶打墙壁,两个拳骨磕的血肉一片。



转眼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叶媚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我内心惶恐不安,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喂。”



声色沙哑,有气无力,晚上没吃饭早已饥肠辘辘。



“亲爱的,你干什么了啊?一直不接我电话。说,是不是跟别的小姑娘约会了?哼,真是的,才一天就把人家给忘了。你个没良心的。”



她那边应该是忙完了,工作时间是端庄高贵的酒店经理,班后才是这副小女人作态。



“哎。”



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把这边的事大体描述了一通。



“啊?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



叶媚不过跟我有一夜之欢而已。说实话,没任何感情。



一般人遇到这种麻烦躲还来不及,但她却毫无顾忌,没过二十分钟便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了。



见面后,她二话没说,先给了我一个踏实的拥抱,“别怕,先救人要紧。我跟这边院长熟悉,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阿姨的伤会全力抢救的。”



会诊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老妈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很多,不需要开颅,还是以保守治疗为主。



她浑身插着各种检测仪器,脑袋上缠着几层纱布,麻药打的很足,推进ICU的时候还没苏醒。



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听大夫的意思,只要挺过这几天就能医好,能否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很难说,但最起码能保证生活自理。



忙完这些已经是近十点,我这才酝酿了下情绪给老爸打了电话。



他正在值夜班巡逻,听到老妈出事后当即便慌了,我明显能感觉到他情绪不稳,着急补充道,“没事,没事,几天就能出院,放心吧。”



老爸想翘班过来,被我拦下了,“明早你下了班来吧,正好替我,今晚我先顶着。没事的,放心吧。”



挂断电话后,我来到走廊外吸着烟,叶媚在一旁轻搂住我的肩头,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在我身上,给予了我踏实和温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