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托着其她女的的翘臀冲撞|他的手沿着她的小腹

甚至跟闺蜜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炫耀她的老公到底有多么的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闺蜜夸赞老公能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候,她只能强挤出笑容,谎称半个小时。


这种艳羡的念想在脑海中泛起后,李琳下一瞬就给强行扑灭了。


她不敢这么想,因为老张是她恩师的丈夫,是标准的‘师母’,自己竟然幻想跟‘师母’做那种事情,是内心深处的良善跟道德束缚绝对不允许的。


之前因为追逐于欲望而痴迷,已经做错过了,眼下她就更不允许自己犯那种错。

 文学


所以在半个小时后用小手帮老张解决完,李琳就娇赧着面容,赶紧穿好衣服准备走人。


不过这次她没有忘记穿上她的黑色胸杯,倒不是怕凸起来被别人看到,毕竟是大晚上的想看也看不清楚,主要是她两蓬娇媚上有东西,刚刚用她小手帮老张解决出来的东西。


哪怕纸巾擦过了,她也想要用胸杯藏起来,掩耳盗铃似的让自己不那么娇羞。


老张可算是爽了,如果要是能弄进李琳娇躯最深处那就更爽了,不过终究没有那样做。


他知道,如果自己强迫的话,李琳事后也不会报警,更不会再利用这点胁迫自己什么。


他只觉得已经很愧疚很对不起亡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人每次撸完了都要当圣人懊悔一次似的,懊悔刚才没有压制住冲动。


不过老张的懊悔有点更严重,毕竟他不仅对亡妻有愧疚感,对李琳也有。


这是他亡妻的学生,怎么可以吃人家那里,还让人家帮他弄出来,人家李琳也是有丈夫的……


心里怀着愧疚,老张将穿好衣服绯红着脸蛋儿起身准备出门的李琳给喊停了。


“李琳,那份研究成果如果给你的话,你能不辜负你老师的心血吗?”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她明白老张的意思,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他权利。


老张可以不在乎钱,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在乎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付出。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对、对不起老师。”


话说完,李琳轻咬着下唇,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她什么都没有,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继续深化研究成果,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地位。


在李琳离开后,老张也犯了难,想帮李琳拥有幸福的生活,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很困难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老张就开上车子,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老张膝下无子女是因为亡妻有点问题,老韩倒不是,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老伴病逝,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同为光棍,所以两个人的来往比较密切,关系较好。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老张停下车子,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韩,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走进大院后,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他今天来意很明确,就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如果不能继续下去,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并没有得到了老韩的回馈,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我爷爷不在家,出门办事情去了,你先坐会儿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像是鸟儿在歌唱一般。


随着老张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张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张。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去哪了,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别的什么都没说。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老张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