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浅一深水乳交融直捣黄龙/屈辱双腿大开验身

新的战争开始打响,不过主导权却没有变,之前是老赵主导着冲锋,现在是老赵主导着让别人冲锋,爽感各有不同,不分上下,但让老赵能够体验到不同的刺激!


或许是因为苏婉晴不断上下运动的关系,老赵感觉战争的隘口一会儿扩大,一会儿缩小,将自己胯下的东西牢牢没收,每次都能深入到战场的深处,冲击着战场中最柔软的部分,这种强大的刺激让老赵浑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吼间不断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努力不让自己缴械投降。


 文学

不愧是精于男女之事的极品少妇,苏婉晴扭动着曼妙的腰肢主动的索取着,一会儿上下运动,让老赵好似落入温暖海洋,四周都被暖意包裹着,一会儿左右横移,不断调整着老赵跨下东西的位置,似乎在找个好的身位,接受老赵的投降一样。


期间的动作没有给老赵带来一丝一毫的不适感,反而是在保证老赵舒适的同时,最大限度的扩大着自己的爽感。


时而快如癫疯,时而慢而细致,节奏把握得相当巧妙,几乎让老赵把持不住,但也遂了苏婉晴爽到极乐巅峰的愿望,还有谁比她自己更能把握自己的爽点?


老赵一手侧握着苏婉晴圣洁雪峰的一只,一手摸在苏婉晴白皙嫩滑的腰肢上,轻轻抚摸着,包涵爱意和怜惜,不过随着苏婉晴的动作越来越大,老赵也不讲究了,像是驱使着奴隶一般,不断的给予苏婉晴爱的鞭挞,娇嫩的躯体上打上了老赵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苏婉晴不仅没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有种甘之如饴的样子,如果在这种事情上非要分出个你我胜负,苏婉晴不介意让老赵获胜。


只要能够爽,苏婉晴什么都不在乎!


“啊!好哥哥,我要不行了,恩……啊!”


苏婉晴的动作越来越大,她先是飞向云端,然后狠狠的坠落,不断享受着凶猛粗暴的刺穿感,继而再次飞翔,再次坠落,周而复始,却让她欲罢不能。


喘息和呻吟早已让两人癫狂,只有吟叫和浪语才能修饰着美妙的快感。


“别急,我也快了,咱们一起!”


老赵双手抓着苏婉晴的腰肢,臂膀不断用力,给予苏婉晴更多的力量,他低沉着嘶哑的嗓音说道,他要和她同奔极乐,羽化成仙!


“好哥哥,快点,我憋不住了!”


苏婉晴整个人依靠在了老赵的胸膛上,唯有挺翘的大蜜臀还在不停的扭动,她剧烈的喘息着,什么疲惫和疲劳都抛之脑后,唯有云端中的余韵占据着她的大脑。


“来,我来!”


老赵瞬间反客为主,将苏婉晴压到身下,最后的冲刺该他上场了,毕竟不能让苏婉晴太累不是?


将胯下的东西整个拔出,换个舒服的位置猛地刺入,老赵将浑身无力的苏婉晴紧紧抱住,发起了最后的狂猛冲锋。


两人歇斯底里的呻吟浪叫着,白皙的肉体不断的碰撞,随着两人齐齐一声放飞自我的呻吟,一场激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经过这次战斗,终于让苏婉晴臣服在老赵的胯下,这让老赵洋洋得意了很久,不过让老赵郁闷的是,这几天肖彩霞又来了两次,但每次都有病人在场,老赵只能抽身亲吻和抚摸了一下,并没有拿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至宝,将肖彩霞占为己有。


每次搞得不上不下难受得紧,还好有救火队员苏婉晴的存在,这才让憋屈的老赵得到一丝慰藉,要不然重新回归原来的单身生活,非得把老赵郁闷死不可。


送走了一个感冒患者,将收益收起来,老赵看了看外面的阳光烈日,烦闷的摇了摇头。


今天得到消息,苏婉晴要去给她儿子开家长会,没法过来给老赵解闷了,而肖彩霞今天也有课要上,还未彻底迷醉在老赵的温柔乡中,肖彩霞此时还是以上课为主,自然也不能来,这就让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老赵有些难受了。


打开手机随意浏览着新闻,门铃响起,老赵无精打采的抬眼看去,眼神顿时一亮。


来人是个美丽少妇,眼眸好似会放电,似嗔似笑,勾人魂魄,精致的妆容将本就上等的样貌修饰得更加诱人,猩红性感的嘴唇微微翘起,显然对方的心情十分不错。


她修长白皙的脖颈高傲上扬,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让凡人仰望,难以触及。顺着脖颈往下看,精致的锁骨掩藏在黑色职场小西装后面,高耸的浑圆饱满让人心神一动,盈盈一握般的腰肢,让人火热。


修长的美腿包裹在紧致的黑色丝袜内,形成了一片吸引眼球的神秘之地,黑色的包臀短裙将白皙大腿根暴露在空气中,老赵有种立即躺下向上探索的冲动,那是对神秘的美好向往。


娇小玲珑的脚掌踩着两只黑色的高跟鞋,将本身就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以老赵惊人得目力,当然能看到少妇脚趾上俏皮的粉色美甲,即使是没有任何怪癖的老赵,也有种将小脚握在手心小心把玩的冲动。


这一打量的时间,其实就是一个瞬间,但老赵已然将对方的形象牢牢的记在了心中,这是老熟人了,更是一个尤物!


嘴角熟练翘起,露出微笑,老赵立即起身相迎,欢快的伸出双臂,丽人也是露出了一个微笑,两人紧紧相拥,一触及分。


“看来你在这里很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丽人上下打量着老赵,看到对方十分精神,和自己记忆里的模样没有什么出入,点点头笑着说道。


“嗨,哪有什么不错,就是瞎混日子。倒是你,余茜茜,怎么有空跑到我这里来了?最近怎么样?看你的样子,想来是幸福生活吧?”


老赵请余茜茜坐在沙发上,又将一位病人送得上好茶叶拿了出来,边沏茶边打趣道,尤其是最后的“幸福生活”,更是挤眉弄眼的打趣着,弄得久别重逢的余茜茜哭笑不得。


“哎,一言难尽啊……倒是你,还是这么不正经!”


看着老赵伸手递过来的茶杯,余茜茜感慨万千的说着,双手捧着就要接过来,就是这么一瞬间,老赵好似有意又好似无意间的摸过余茜茜的手心,划得余茜茜心里痒痒的,让她一阵白眼。


“哈哈,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何况对于我一个老光棍而言,还有什么是我能够追求和坚持的?”


老赵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洒脱自由的模样惹得余茜茜侧目,她何尝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可她被绑在了一株烂树上面,进退不能……


余茜茜是之前市医院的一名护士,曾经也是见证老赵在市医院里叱诧风云的一员,见到老赵如今落寞如此,心中不由有些凄凉,想着想着,眼里就泛起了泪花。


“咋了,咋了,这还哭上了呢?”


老赵有些傻眼,抽出几张纸巾就小心的伸过去擦拭余茜茜的泪水,直到余茜茜下意识的躲闪,老赵才蓦然想起,余茜茜已然嫁做他人之妇。


一念及此,老赵顺势将帮忙擦拭的动作变成了递东西的动作,脸上的笑容都有一丝勉强,颇有些强颜欢笑的感觉。


“老赵,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余茜茜见老赵的落寞表情,更是心里难受得紧,急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毕竟不是从前了嘛!”


老赵摇摇头,话是这么说,但面上还是有些失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