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丝袜玉腿扛起来进入:跪趴抵在洗手台撞击

不知道是因为钟海钰家的床太硬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老陈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钟海钰今天烧了水,就想倒点水来喝。

老陈路过客厅的时候,听到钟海钰妈妈的房间里面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她和钟海钰两个人的谈话声音。

老陈自然是没兴趣听这些人家母女两个人之间的心里话,但是老陈耳尖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谈话越来越清晰的传进了耳朵里面。

不由的让老陈竖起了耳朵仔细的站在门口等着。

“你和那个房东老陈两个人怕不是房客和房东这么简单的吧。”

钟海钰妈妈的声音听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是这句话说的让老陈心里面猛的一提。

是不是钟海钰已经和自己的妈妈提到了她和自己的关系?

“妈,你怎么就喜欢乱猜。”

钟海钰的声音再一次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但是更多的带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成分在里面。

女孩子家无论多大的年纪只要是和谈恋爱有关的事情,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提起来总是觉得不好意思。

“妈妈是过来人,这种事情需要猜吗?我有眼睛,看都能看的出来。”

钟海钰妈妈的话还是像刚才一样平淡无波,但是越是这个样子,老陈的心里面就越是紧张,不知道钟海钰妈妈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老陈倒是情愿钟海钰的妈妈爽快一点给个答复。

老陈站在门口像个偷窥者一样透过门缝望向房间里面,仔细的听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文学


钟海钰和钟海钰的妈妈一起并排的躺在床上,因为是夏天,只是简单的盖了一张薄被子在肚子上面,所以两个人之间,包括动作,老陈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妈妈,那你觉得老陈这个人怎么样?”

钟海钰细心的帮自己的妈妈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然后看着自己的妈妈。

既然全部都说开了,那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问一下妈妈对老陈的印象,如果两个人真的想要在一起,那肯定父母这关是要过的。

但是钟海钰的妈妈却巧妙的回避了钟海钰问题里面的主题。

“老陈是个好人,不然的话怎么会救你,怎么能帮你赶跑杨凯。”

钟海钰明显还是社会经验不丰富,完全没有理解到妈妈话里面更深层的含义,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觉得妈妈既然这样说就代表自己的眼光没有出错,老陈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但是站在门外的老陈却敏锐的从钟海钰妈妈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劲。

“妈妈,老陈是真的对我很好,我第一次从别人那里感受到温暖,原来被照顾的感觉这么好。”

钟海钰的话再一次从门里面传了出来,听的老陈也觉得全身都舒服。

钟海钰是真的想要和自己在一起,有那个心的,而不是只是为了一时的开心图个乐子。

“小钰,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叫小钰吗?”

钟海钰的妈妈抚摸着钟海钰的头发,眼里带着不舍得看着她。

“为什么?”

钟海钰看着自己的妈妈。

“因为我希望把全天下的爱都给你,希望你永远得到很多的爱。”

其实钟海钰妈妈的话也是全天下母亲都想说的话,不仅仅是自己,还希望这个世界上面所有的爱都能够是自己孩子的。

还没等钟海钰说点什么,就在自己母亲的眼神之下闭上了嘴巴。

“小钰,我已经老了,不,对于我来说,马上就要终止生命了,你懂吗?”

钟海钰母亲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沉重。

“我知道,但是妈妈这和老陈有什么关系?”

钟海钰还是满脑子的疑问,她知道自己母亲的日子并不是很多了,但是也希望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让妈妈活的久一点,能多陪着自己一些日子,但是如果自己有了老陈,岂不是可以和老陈一起来照顾妈妈。

“我知道老陈是个好人,但是


他比你大那么多,你们怎么可能合适?说出去都会让村子里面的人笑话,就算你们不在乎,但是妈妈在乎,妈妈希望一个能够照顾你一辈子的人,而不是照顾了你几年,就丢下你和妈妈一样去了的人。”Y.B团队

钟海钰的母亲神情严肃。

她绕来绕去,希望钟海钰自己能够懂这里面的关系复杂,但是毕竟钟海钰还是不懂。

她只能残忍的把全部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钟海钰和老陈根本就不可能也不合适,老陈是个好人,也就仅仅是个好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对你好就和他过一辈子。

这种思想在城市里面也许无所谓,但是在他们农村就是极大的面子问题了。

钟海钰的妈妈也舍不得钟海钰日后受这个苦,等她走了,钟海钰还要承受着老陈走了的痛苦。

“我不反对你找对象,但是至少该找一个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还可以以后相互的扶持着走下去。”

钟海钰妈妈的话已经让钟海钰彻底的呆愣住了。

而站在门口偷听的老陈也是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他其实很想冲进去告诉钟海钰的妈妈这些思想都是不对的,他很健康,也很想照顾钟海钰,但是不可否认,钟海钰妈妈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一点都挑不出来错。

“老陈是做什么的?”

到现在钟海钰的妈妈才算是正经的和钟海钰讨论一下老陈的身份背景。

“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在游泳馆工作,但是他在市区有一套房子。”

钟海钰回答的小心翼翼,尽量的说出老陈的优点,希望自己和老陈的事情也许在妈妈那里还有一些转机。毕竟老陈全身最值钱的就是他的房子,要知道在市里面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还是很不容易的。

“房子是用来住的而已,你们想要日子过得好,总不可能把房子卖了去生活,他年纪也大了,除了对你好以外,你还指望着日后有什么出息吗?还有我们家里这个情况,很多事情都是他负担不起的。”

钟海钰妈妈说的话一句比一句狠,但是每一句都很有道理。

的确老陈不可能为了以后的生活就去把房子卖了,虽然老陈现在的生活过的很舒心,但是也就仅仅是小康,也做不到很富裕的成分,再加上十年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说不准的。

“妈妈,我和老陈真的就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反应过来的钟海钰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还想说服自己的妈妈接受老陈。她自己也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老陈伤心的样子,毕竟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都是老陈在照顾她的。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妈妈就要死了,临死前就这一个心愿你也不听?”

钟海钰妈妈的话说的是斩铁截铁,甚至不惜拿出自己的生命来说事情,任何一个女儿都不可能再这个时候反驳自己的母亲。

钟海钰只能一点一点的再次把头低了下去,老陈看到这一幕,心也凉了一大截。

他知道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和钟海钰就再没有一点点的可能了。

“我虽然行动不便,但是我听得见,今天你和老陈在厨房的时候说的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知道你们现在正要好的时候,你也难过,但是没什么难过是忍忍不能过去的,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妈妈就在村子里面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得了。”

原来钟海钰妈妈之所以发现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全是因为今天钟海钰和老陈在厨房的打情骂俏。钟海钰的妈妈是个过来人,任何男女之间的风吹草动都是逃不过她的眼睛的,她思虑了很久,还是决定不能让女儿吃这个苦,就算钟海钰现在是幸福的,但是以后了,十年之后的痛苦一样是痛苦。

钟海钰妈妈的话像是一把刀插进了老陈的心里面,但是更让他觉得难受的是他听到钟海钰低低的回答了一声嗯。

老陈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母女两个人后面的话,老陈是一点精神都听不进去了,他穿着拖鞋慢吞吞的回到屋子里面。

虽然钟海钰常年不回来,但是屋子里面到处都是钟海钰的痕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