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边吃奶边扎下面很爽很爽

被她拖着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紧张地四下看了看,生怕碰到熟人。曲小丽看我这表情,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帮我戴上,满脸不屑“你呀,真是典型的良家妇女,矜持小白!”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上台了,说了没几句,台下的女人们就开始不耐烦了,纷纷轰他下去


我暗暗心惊,这些女人也真是太彪悍了,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很快,几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登台,身上穿着燕尾服,很绅士的感觉,不过随着音乐节奏越来越快,他们]跳着,笑着,身上的衣服也越脱越少。


 文学

整个场子都躁动起来,台下的女观众们异口同声地喊“快点脱,快点脱!”


旁边的曲小丽按捺不住了,站到椅子上也跟着喊起来,声音都劈了。我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到,也一边拍手一边小声地跟着喊起来。


那几个外国人又跳了一小会儿,把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脱下来直接抛到了观众席上,立刻引起一片尖叫。


曲小丽抓住我的手,兴奋地说“外国男人的那玩意儿真大啊,看着就过瘾,真想睡他们一次!”


我笑了笑,目光并没有离开舞台上的那几个男人。


节目结束了,我还有点儿意犹未尽。曲小丽说有点儿口渴,我主动提出来出去买饮料,没想到,刚一出去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我戴着口罩呢,说不定他认不出来吧!


抱着一丝侥幸,我想绕开他,没想到,就要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却一把扯住了。


我的胳膊,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苏大生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刘惠梅,没想到,你也来这种地方!”


“你认错人了!”


我并没有抬头看他,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觉得身子一轻,他冲上来直接把我抱住,迅速闪进了一旁的楼梯间里。


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边挣扎边说“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苏大生冷笑“那天晚上你就答应我,只要不在你的家里,在哪儿都行,你一定会让我尽兴的!我本来还想一会儿打电话约你去酒店,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把我放下来,猛地一推,我整个人都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


看我不说话,苏大生捏住我的下巴,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嘴唇“这才乖嘛!”


他坏笑着解开我雪纺衫的纽扣,直到里面的黑色文胸露出来。


他的眼睛亮了亮,然后低下头,贴着那道深沟嗅了嗅,抬手就解开了我文胸的后扣,两团雪白脱离了束缚,直接弹了出来。


“真白,真美,真特么的想一口吞下去!”


他说着就开始揉捏我的胸,呼吸也很快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的,我的身体又可耻地颤栗起来,烫得要命。我死死咬着下唇,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愿意和他对视。


他撩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小内扒下来以后,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挂在了楼梯扶手上。


“苏总,万一有人来可怎么办?这里太危险了,不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疯狂的吻堵住我的嘴,灵巧的舌头很快撬开我的牙齿,肆意地开始搅动地起来。


他一只手扳着我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拉开裤链,那团硬物转瞬就抵到了我那里。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团强硬就狠狠地顶了我一下,然后挤进我的身体,加上原本的润滑,让他一畅到底,深入我那儿。


疼痛,袭卷而来,我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他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喉咙里发出来的呜呜的声音,就像雄师的呜咽。


“慢慢一点儿,我我…疼…疼死了。”


“怎么会?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处女吧,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我没有说话,苏大生干脆抽身出来,低头看了看,那团坚硬上面确实染满了刺目的鲜血,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整个人变得更加兴奋。


“我真是捡到宝了,你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他只顾着高兴,却没有急着进入我。我被撩拨起来,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很想说,快进来,求你快进来,我需要刚才的那种饱胀感。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千万不能说,不然以后就再也逃脱不了苏大生的魔爪了。


苏大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帮我擦了擦那里,然后再次挺身而入,不过这次他的动作温柔多了。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


汤金陵从来没有满足过我,虽然也浅入过,可是和这样的凶猛根本就没办法比。苏大生带着我进入了情欲的海洋,那种美妙缠绕着我,当他过来握我的手时,我竟然默契地和他十指紧握。


有时候身体远比思想要诚实得多,这种舒爽我根本就没办法掩饰。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苏大生从我身体里离开,满满的饱胀感突然就消失了,我心里忍不住涌起一抹失落。


这不是春梦,因为刚才的情事太过剧烈,我全身都湿透了,刘海黏黏地贴在额头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苏大生拉上裤链,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模样,眼底的猩红也慢慢敛去。


他捏了捏我的脸,淡淡地说“我还从来没有玩儿过处女,今天真是过瘾!”


竟然用“玩”这个词,我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说不出来的愤怒。


刚才,我真是忘情了,被他带着上天入地,享尽极乐,差一点儿就忘了,那不是真正的爱,充其量不过只能算是一种交易。


他一开始就把这事儿当成交易,只有我,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竟然奢望着他对我有一丝丝真情在!


我忍不住苦笑,怎么可能?我得到了满足,可是对他而言,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相交!


我黑了脸,沉声说“咱们现在两清了,把那段视频删掉!”


苏大生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隔着我的裙子摸了一把我的那儿坏笑着说“如果刚刚来到这儿,你提出来,我可能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答应你的条件?”


我忍不住自责,刚才真是傻透了,扛不过他的撩拨,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怎么让身体尽快得到满足,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