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怪兽放体内一下午:美女穿紧身牛仔裤被啪啪

像沈靖南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便是最怕有耐心了,被他盯上,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是一点都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她的。

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年轻的女孩穿着一身火辣的短裙,踩着一双恨天高,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靖南的视线顿时被女孩吸引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孩,不悦道:“怎么穿成这样?”

虽然语气不悦,但秦岚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宠溺。

 文学

摆在明面上的宠溺。

女孩几步走到沈靖南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撒娇:“就准你西装革履的,不准我好好打扮打扮?哥,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霸道了。”

娇嗔的语气简直是恰到好处。沈靖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发,笑道:“其实我妹妹长得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你打扮成这样,身边会围一圈色狼的。”

秦岚看着兄妹俩的互动,鼻头一酸,眼眶突然就红了。

眼前的世界就好像在她的眼前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在那个世界里的他们兀自温情着,羡煞旁人。而这个世界里的她,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中,看回忆分崩离析。

思绪飘回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她几乎落下泪来。

……

——姐,她好可怜的,我们带着她一起吧?

……

……

——姐,我身体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秦岚微微昂起头颅,任由眼泪回流。

好在,月亮已经隐没在了云层之后,靠着小区里道路两旁的微弱灯光,才让她将内心深处的那点脆弱尽数武装。

分割的世界重新融合。

沈月在沈靖南的胸膛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两下,笑道:“哥,你的嘴现在是越来越甜了,难怪能够哄得一个又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半打趣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恶意,然而却刺激得秦岚握紧了拳头。

她深呼吸一下,将悲伤的情绪尽数掩埋,这才抬起明艳的脸庞,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对兄妹,更确切一点来说,是盯着沈月。

“我和沈少只是朋友。”

沈月对自己哥哥是一副脸孔,对着她这个外人,却又是另一副,极其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那是当然,在没有正式成为我大嫂之前,可不就是朋友么,不过,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朋友,成不了大嫂。”

秦岚针锋相对:“我也没打算当你的大嫂。”

沈月又是一哼:“那样最好,能够当我大嫂的人,一定要能跟我们家门当户对。”

沈靖南适时的开口:“行了,你不是还有约会,赶紧过去吧。”

沈月这才踩着恨天高朝着她的车子走去。

想了想,却又转了个弯儿。

“哥,你车借我。”

没等沈靖南同意,沈月就拿了沈靖南的钥匙,驱车离开。

沈靖南无奈的笑了笑,对她说:“我的这个妹妹简直被宠坏了,她说话是这样没遮没掩的,你不要介意。”

“这不是有你这么个宠爱她的哥哥么。”

暗含嘲讽的语气,让沈靖南更加愉悦:“你该不会是连我亲妹妹的醋也吃吧?”

秦岚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

并不明亮的光线下,她眼底那一抹悲凄并不明显。

沈靖南在浴室里折腾的时间,比平时洗澡的时间长了一半,他站在镜子前,刮了一遍胡子,又喷了点须后水。

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不下四五次,大约又是他们圈子里的那群人打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去夜总会聚一聚,喝个酒打个牌什么的。

他便冲着外面喊:“岚岚,帮我接一下电话。”

外面无人应答,电话依旧响个不停。

沈靖南将宽大的浴巾系在腰间,想了想,又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性感的人鱼线,还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想显露出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哪怕有一丁点儿看不过去的地方,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直到他对着镜子里的好身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打开门走出了浴室。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了床上。

原先还坐在床边那个地方的人,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沈靖南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去。客厅、厨房、甚至是外面的卫生间都找过了,依旧没看见人。

这时沈靖南才确定,那人是趁着他洗澡的那段时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扯开嘴角,发出两声低沉的“呵呵”,然而下一秒,他就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一声巨响在宽敞的客厅里回荡着,余音经久不息。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那边调侃着:“这么久不接电话,该不会正在女人床上温存着吧?”

“等着,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不好,自顾自的说:“把你追了三个月的那女人也带过来给哥几个瞧瞧呗,东子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让咱们的沈少耗了三个月的时间。”

那边的声音格外嘈杂,沈靖南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那声音,心情格外的烦躁。

“她今天不舒服,明天再带过去介绍给你们认识。”

他说完这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烟雾缭绕中,男人的脸显现出一种模糊的阴霾来,看起来晦暗不明。

等这根烟完全燃尽了,他这才起身往外面走去。

*

夜色清凉如水。

窗户没有关上,夜晚的凉风从敞开的窗户徐徐吹来,卷动着窗帘,月光照亮了床上躺着的人。

夜晚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并不似白日那般炎热,可床上的人脑门上却出了一层薄汗。

睡得并不安稳。

无边无际的梦境,就像是将那些久远的过往,罩上了一层并不透明的轻纱,就连忧伤,都带着一种朦胧的味道。

她穿过无边无际的长廊,来到了喧嚣的街道,人群聚在一起,围着那个车祸现场。

地上好多血,入眼之处全部都是一片刺目的鲜红。

是谁在哭,哭的惊天东西,那凄凉的哀嚎,仿佛能冲出天际,震碎苍穹。

站在人群之外的秦岚,忽然伸出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

“姐姐,我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是谁再说话?

是谁?

秦岚能飞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四下看了一眼,捂着砰砰跳动的心脏,这才意识到,她似乎又做噩梦了。

做了一晚上噩梦的秦岚,白天上班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精神,在接连开错了两张菜单之后,杨经理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自从秦岚进了这家餐厅之后,这个只比她大三岁的男人,就格外照顾她,偶尔阿美大着胆子调侃两句说杨经理你偏心,他也只是笑笑,说人心本来就是偏着长的。

他跟秦岚之间那点儿朦胧的暧昧,旁人看的分明,可再多的热情,也顶不住秦岚那种冷淡的态度,是以,再怎么旖旎的心思,也淡了几分。

秦岚一进办公室,就闻到了呛人的烟味,她诧异的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看过去,只见男人的指尖夹了一根香烟,面前的烟灰缸里更是装了不少的烟蒂——

而在平时,杨经理是很少抽烟的,至少在餐厅里,秦岚就没见过他抽烟的样子。

见她进来,男人就把手中还未燃尽的香烟给掐灭了,然后开窗透气,这才指着沙发让她坐。

秦岚一坐下,就听见杨经理开门见山的道:“小秦,你今天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好啊。”

“对不起经理,我昨晚没怎么睡好,我下次一定不会犯错……”

杨经理抬了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小秦啊,我了解你,你工作上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出过错,这次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没睡好吧,虽然在工作上你是我的下属,但是你要明白,我一直都拿你当朋友的,有些事情如果你觉得我多言了,请你不要介意。”

秦岚抿了抿唇:“杨经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自打来到这座城市起,她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杨经理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我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打动你的,难怪连沈少那样的人,也会对你有兴趣。”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沈少传了话过来,让你把这份工作辞了。”杨经理话锋一转,又道:“小秦啊,你大概不了解沈少那个人,他的圈子不适合你,你千万不要走错了路。”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秦岚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她苦笑一声:“你以为是我扒着他不放,想攀龙附凤吗?他沈靖南想要一个人,旁人拒绝得了?”

杨经理被她这种略显几分悲凉的语气弄得有些怔愣,好一会儿才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说,像沈靖南那样的人,大多都是爱面子的,只要你坚定地拒绝,他一定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态度坚决?

难道她的态度不坚决?

可结果呢,还不是被沈靖南给扔进了精神病院。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魅力,让他沈靖南念念不忘。

“杨经理,有的时候在权力面前,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你知道吗,我曾经把沈靖南的脑袋打破了,可是你看看,他不还是没放过我。”

杨经理彻底的被惊呆了,他倒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层,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罢了,我也只不过是那么一说,不过,出了这里,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秦岚沉默了一瞬,“杨经理,我现在就有事情请你帮忙,我想留在这里。”

“小秦,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沈少……”

“杨经理,沈靖南那边,我会搞定的。”

中午,秦岚拨通了沈靖南的电话。

而此时,已经盯着自己手机有一整个上午的沈靖南,耐心基本上已经全部耗尽了,就在他拿起手机准备往地上摔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嘴角一勾,并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就像是最高超的猎人,拿出了所有的耐心,去等着猎物主动踏进陷阱。

脸上甚至是带了点运筹帷幄的得意。

可是很快的,这份得意就瞬间消失了,因为那动听的铃声只响了十几秒就戛然而止,他又等了一会儿,手机再也没有响第二次。

沈靖南眉头一皱,直接拨了过去,那边倒好,竟然直接关机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