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人一晚上6次:粗大浓稠硕大噗呲噗呲

  也就是说,最好的做法就是磨洋工,表面上答应老板尽力勾引老板娘,然后说老板娘对自己完全不来电,毕竟老板也不可能去问老板娘这种事情,这样的话,我还可以继续做张总的司机。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经历过前两天张总和王雅兰的对话之后,我很没有安全感。

    司机,真的就只是司机。

    张总要不想带我玩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还是得被打回原形,一个破当兵退伍的,没钱没势,更没奔驰这样的豪车,有的也只是这两年卡里攒下的几万块钱,可是这几万块钱又能有什么用?

    越想越烦,我拿出手机开始发朋友圈。

 文学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编辑完消息,我就发送了朋友圈,老规矩,屏蔽了张总和王雅兰等几个人,以免他们联想到什么。

    滴。

    刚发完不久,微信就响了起来,是李萍的消息,很温和,很暖心:怎么了,我看你这两天好像有心事。

    我回道:是有点烦,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在上夜班,现在不忙,可以玩一会手机。”李萍回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说,说出来说不定就舒服点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我当然不可能跟她说这些,跟在张总后面两年,我多少还是学会了点道理,这个社会,诉苦什么的,完全没什么卵用的,天该塌下来还是会塌下来。

    所以我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上夜班啊,夜班多辛苦。”

    “总要赚钱啊,还有几个月都快过年了,我要上班了,下次聊。”李萍有点无奈意味的回道。

    “嗯,好的。”

    我回了一句,没有继续追问。

    李萍的事情我多少从徐海洋他们那里听过一点,李萍家里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了,没几年回来相亲结婚,男人是隔壁村子的,好像很懒,还爱赌钱,这几年来家里的开支基本上都是李萍打工挣的钱。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家也好不到哪去,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也没什么能力,相亲相了几次都被对方拒绝了,唯一一个女的谈了几个月,过年回来打算定亲的时候又黄了,嫌弃我家穷,所以我一气之下跑去当兵了。

    两年义务兵退伍后就碰到了张总,一直到现在。

    本以为张总对我不错,我就好好跟在他后面当一个司机就行了,结果没想到张总却打算把我一脚踢开。

    张建刚这狗比,套路是真的深啊。

    想想,我还是觉得不爽,害得我这两天晚上都有点睡不着。

    咚咚咚。

    就在我忿忿不平的时候,门被敲响了,紧接着老板娘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陈升,你睡了吗 ?”

    “没睡。”虽然我不想应,但是不得不应,毕竟在人家家里。

    “我可以进来吗?”

    我回道:“可以,门没锁。”

    老板娘打开门,并没有进来,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有些难为情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看了个鬼片,一个人有点害怕。”

    她洗过澡了,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睡裙,胸前巍巍耸立,形成两抹弧形,一看就是没有戴文胸。

    睡裙下,两条大长腿光溜溜的,笔直修长,闪烁着嫩滑的光泽。

    灯光有点暗。

    老板娘往我门口一站,穿着睡裙的样子,简直是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和魅力,如果不是她前两天突然脸色变冷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如果不是发现张总要我勾引她后就让我滚蛋的意图,我不知道怎么样贴着她呢。

    妲己虽好。

    但是,但是烫手啊。

    我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男人的本能,不去看老板娘真空的上身以及她光溜溜的大腿,以免自己一看就上瘾控制不住,我随口应付道:“没事,我房间离你房间也不远,你有什么事情叫一声就好了。”

    老板娘听我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转身走,后又咬了下嘴唇,直接走了进来。

    离床边就半米远。

    刚洗过澡带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我又没开灯,她站在我面前影影绰绰的,低头就可以看到她光滑修长的大腿。

    那感觉,就好像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把她拉过来,压在我的身上。

    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但我还是忍住了,不露声色的抬起头看着老板娘。

    气氛有些尴尬。

    老板娘明显就是找我有事,她见我不说话,便找话题:“陈升啊,前天谢谢你啊,特意从公司赶回来给我煮面条,不然我脚没办法走路,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老板娘站在我的面前,沐浴露和体香一直往我鼻子里钻,眼睛怎么避让,看的都是她大腿,真的很要命,得亏我是盖着被子,不然的话,又要出洋相了,她肯定看的到我又顶帐篷了。

    “没有,我张总的司机,我照顾老板娘不是应该的嘛。”

    我生硬的说着,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会惹老板娘生气,但我想的就是她走,这种站你面前诱惑你,不给你吃,最折磨人了,你要忍不住伸个爪子,她说不定拿刀剁你爪子,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你怎么思想那么不纯洁?

    那估计,我又得自闭了。

    不过,令我浑身一激灵的是老板娘非但没有气走,反而手摸着床边坐了下来。

   “陈升,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老板娘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这两天我一直躲着她,说话也有点冷淡,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而冷淡的最开始,就是前天没忍住在被子下用手解决身体需要被发现,情急之下发了脾气的那次。

    虽然事先也想过主动开口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

    但是林美娇终究是没好意思开口,毕竟自己是一个女人,还是结了婚的女人,做那种事情被自己老公的下属撞见,实在太难为情了。

    而,而且还是以他作为幻想对象……

    我见老板娘道歉,有些意外,本想说算了的,但是由于这两天的事情实在是太烦心,话到了嘴边也就变了味。

    “没有,我一个司机,怎么会生老板娘的气呢?”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心里有气是没错,这么说话不是得罪人吗?

    看来自己养气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做不到笑面虎的那种程度。

    我暗暗反思,以后说话一定要注意,不过好在,老板娘并没有气的起身就走,反而是有些叹气的说道:“陈升,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生活上挺不保守的一个女人?”

    “绝对没有,老板娘你想多了。”我立马否认。

    “你不要哄我了,我知道,说起来也挺丢人的,一连两次做那种羞人的事情都被你给撞见了。”

    老板娘看着我,眼神有难堪,有委屈:“但我也是个女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要,我有时候是会觉得空虚,但是至少我没有跟别的男人那样啊。”

    我没说话,心里却不以为然,你没跟别的男人那样,那天中午在房间,怎么用脚故意碰我的下面?

    碰也就碰了。

    这不算什么,但是你自己舒服完之后,还一盆冷水浇了过来,这个是真的恶心。

    我当时还杵着呢,被那么一句话莿激的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不过呢,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我又有点心软,挺同情她的,自己老公不但满足不了她,反而在公司跟秘书搞在一起,为了跟她离婚,还找我勾引她上床,目的就是要站在道德制高点,将她甩开。

    不过张总也是不行,连个女人都满足不了。

    如果是我的话……

    想到这里,我心头又不禁有些灼热起来,眼睛也忍不住的往老板娘看去,她似乎作为一个结婚的女人跟我说这些有些难为情,脸上布满红晕。

    她穿的睡裙很薄,很透,紧贴在肌肤上。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胸前的弧形,两个不大不小的水滴形柔软以一种完美的形态倒坠着,并随着老板娘似害羞,似委屈的身体微微晃动,简直让我血脉喷张。

    虽说我也看过老板娘的身体,还什么都没穿,可是什么时候这么近距离接触过?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一边应付着老板娘,一边偷偷看着她熟透了的身体,一点点的从上面,到纤细的腰肢,再到她被短裙覆盖住的身后。

    本来我心想的是,不管你怎么说,我只是偷偷看看,你总不能说出我什么吧?

    可是,我高估自己的意志力了,我的目光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看着老板娘的后面,脑子里满是那天夜里,老板娘趴在张总身前,腰肢下压来回摇曳,诱惑张总样子。

    迷人的不行。

    “陈升,我那些难为情的事情,你千万别说出去好吗?”就在我走神的时候,老板娘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脸色羞红,语带哀求的说道。

    她的手很软,很凉。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再看老板娘那红的快要滴血的脸,哪里还克制的住?什么理智,早就丢到了一边,鬼使神差的就反握住了她的手。

    “陈升,你……”

    老板娘抽了一下手,没抽开,抬头看着我,性感的红唇微张,眼神似慌张,似鼓励。

    痴痴的看着她那眼神,她那软软糯糯的红唇。

    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一下子扑了上去,将她压在了身下,仿佛传染一样,连带着我体温也极具升高,血液就好像燃烧起来一样。

    “别,陈升,别,唔……”

    老板娘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堵住了嘴,咬住了她的唇,软软的,湿湿的,仿佛能解我嘴里的干涸。

    这一刻,我是笨拙的,由于害怕老板娘反抗,紧紧的抱着她,想要撬开她的嘴。

    她死死的闭着嘴,不肯让我得逞,但最终还是被我伸到了进去,她喘息急促,唔唔的哼着,一直躲着,不肯和我交缠。

    时不时的推开我,大口喘气,说着,陈,陈升,不可以的……

    但是我哪里听得进去,满脑子都是,你不可以进来诱惑我干嘛?又想给肉给我看,不给我肉吃?

    哪有那么好的事。

    她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便又被我乘机伸了进去,开始她一直躲避着我,但是渐渐的,她也会时不时回应我的寻找,然后又躲开……

    我感受到老板娘也动情了,只是碍于道德,在极力克制着身体的本能,她的体温在急剧的升高,反抗也越来越无力,最后更是搂住了我的脖子。

    这一刻,我才感觉到之前这两天的赌气是有多么的傻,老板娘的身体又是有多么的柔软,简直是上天眷顾,无论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老板娘……”我喘息粗重的向老板娘的裙底伸去。

  感受到我的触及,老板娘轻轻一颤,气息又急了几分,声音仿佛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

    看得出来,老板娘已经完全沦陷了。

    即使隔着薄裤,我还是感觉到了湿意,心里激动的无以复加,我倾向前去,她的眼睛水汪汪的,不需要多说,她便探过头来和我接吻。

    口鼻间,都是她灼热的喘气声。

    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忍下去了,迫切的想要现在就占有老板娘。

    至于张总那里。

    大不了我不跟他说就是了,想必他也没有胆子过来跟老板娘质问,只要处理好两头,两头瞒着,就不会又任何事情。

    可就在我要进一步的时候,一直沉浸在其中的老板娘突然清醒了过来,抓着我的手,尽是渴望的脸色布满了克制和压抑:“陈升,我们就到这里,不继续下去了好吗。”

    “那我不上不下的怎么办?不行,我想要你。”

    我不依不饶,继续要去亲老板娘,都到了这个关键的节骨眼,让我停止,我哪里停的下来?这不是要难受死我吗?

    “陈升!你别让我生气!”老板娘俏脸绯红,突然拔高了声音。

    我吓了一跳,停了下来,没有想到老板娘真的会生气,气的脱口而出:“那刚才我们那个算什么?没事又逗我玩?”

    “……傻子,谁逗你玩了。”老板娘看我急的抓耳挠腮的样子,噗的一声笑出声来,美不胜收。

    我一听,心里一喜,嘴巴干涸的盯着老板娘胸前的弧形,回味着刚才手上的湿意,说道:“那我们继续?”

    老板娘还是拒绝了,她说道:“陈升,我也想什么都不管,不问,跟你发生关系,但是真的不行,你是张建刚的司机,我们要真有什么的话,以后肯定瞒不住的,毕竟这种事情,就像猫偷鱼一样,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不要强迫我好吗?我刚才已经很知足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