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一路走一边顶|欧洲美女趴下让你桶个够

不过,在牛根心里,除了母亲苗桂花和嫂子林蓉以外,马小玲就是他最看重的女人了,有好几次他都在睡梦里梦见了马小玲,有时他甚至还无耻的想过,如果马小玲回村的时候正好生病了,或者磕着了,碰着了,撞着了,反正就是不好,这样一来,情急之下,马小玲岂不是要过来找他瞧瞧?


“真是没想到,老天爷开眼,马小玲竟然真的自己送上门了!”牛根咧嘴一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马小玲的打扮很清闲,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上面的领口开的有点儿大,从牛根的角度,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小内和在小内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部,只是露出的有点儿少。

 文学


即使这样,牛根依然看的很起劲。


咕噜!


牛根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跳顿时加速。


“娘嘞,村花就是村花,和嫂子一样,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女呀。”牛根急忙伸手捂住鼻子,他感觉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张寡妇抬头看了牛根一眼,急道:“小牛,傻愣着干啥,没看见小玲的肚子疼嘛,快过来帮她瞧瞧!”


“好。”


牛根这才回过神,赶紧收起目光,大步迎了上去。


只是,当牛根走到马小玲身边,伸手抓住马小玲的胳膊,想把马小玲扶进诊所的时候,马小玲瞪他一眼,突然猛地一甩,把他的手甩开,一脸嫌弃道:“你的手脏,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


牛根的脸顿时一阵发黑。

靠!


吃了几年城里的饭,见了些世面,看来马小玲真的是变了。


“小玲,你说啥呢。”张寡妇愣了下,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嗔道:“小牛的医术可厉害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脏一点怕啥?”


听到这话,牛根的脸更黑了。


“小牛,你过来。”而张寡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可是……”


牛根看了眼马小玲,见马小玲的目光足以杀人,他顿时就有点为难。


“看她干啥?有张婶在呢,快过来帮忙。”


“好。”


有张寡妇撑腰,牛根略微犹豫一下,就再次凑过去,伸手抓住了马小玲的另一条胳膊,心说你嫌我脏?不让我扶?我偏要扶,脏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妈!”马小玲的语气里全是不满。


“叫妈也没用。”张寡妇板起脸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让小牛给你瞧病,尽快把病给治好。”


话落,不等马小玲再说话,张寡妇就对牛根笑道:“小牛啊,走,咱们进屋说。”


牛根和张寡妇同时用力,架着马小玲往诊所走。


牛根本来就比马小玲高,现在又扶着马小玲,在往诊所走的途中,他的目光微微一斜,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马小玲那开的有点儿大的领口上。


乖乖,这个角度好像比之前看着更过瘾!


咕噜噜……


牛根忍不住接连吞了几口口水。


“你……你往哪儿看呢?”


就在牛根感觉鼻血快要流出来的时候,马小玲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冷喝道:“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你怎么跟小牛说话呢?小牛现在可是在救你,看几眼怎么了?看几眼又不会生娃。”


张寡妇绷着脸喝斥了马小玲一顿,随后看向牛根,笑道:“小牛,只要你能把俺家小玲的病给治好,到时候小玲不让你看,婶子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牛根脚下一软,差点儿摔个狗啃屎。


这张寡妇……牛根真是服了。


张寡妇都这么说了,牛根哪里还好意思再偷看?急忙将目光从马小玲的胸前移向了一边。


两分钟后,牛根和张寡妇把马小玲搀扶到了诊所里面的床上,牛根顺势拉上布帘,然后问道:“张婶,小玲姐这是……”


“来血了,痛经。”张寡妇倒是爽快。


“呃……”


反倒是牛根有些不好意思了,而马小玲更是臊得脸红耳赤,怒冲冲的瞪了张寡妇一眼。


张寡妇假装没看见,笑道:“小牛,你不是会揉吗?快给小玲揉揉。”


揉揉……


牛根那个汗啊,心说你说的倒是轻巧,痛经和别的毛病可不一样,要揉,只能揉马小玲的肚子,就凭马小玲刚才的态度,别说揉肚子,恐怕连手都不会让他碰。


见牛根面露难色,张寡妇说道:“小牛你放心,有婶子在,小玲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妈,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一听这话,马小玲顿时就恼了。


而张寡妇毫不弱道:“废话,就因为你是妈亲生的,所以妈才急着让小牛给你揉揉,换成别人,妈才懒得管。”


一句话,呛得马小玲哑口无言。


看得出来,马小玲对张寡妇还是十分畏惧的,有张寡妇在,牛根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张婶,虽然你上次和小玲姐一样,都是肚子痛,可是你们的病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揉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