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忘记带钥匙在邻居家: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

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

”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

”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

“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

 文学

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

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

”说着,扭头就往外走

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

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

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

”“哦哦……我睡多久了

”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

“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

”马兰摇了摇张德旺

“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

”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

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

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

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

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






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






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