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隔壁猛男 大樱桃:寡妇下面夹得我好爽

司机的命对于寒红来说还真是万般可贵,此时的她也顾不上跟上周锐会有怎样的后果,便匆匆忙忙的追了上去。
不过,周锐心中也知。
在寒红这句话落下去没多久后,众人也应该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美女护士在胡说八道。
“自求多福吧你,美女护士。”
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周锐邪笑的道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呢你,喂,能不能走慢点?”

 文学

女人终究是女人,哪怕是寒红再如此的女汉子,再怎样的厉害。
在某些方面上,她却还是干不过周锐。
“第一,我不叫喂。”
双手插腰的回过头来,周锐冲着寒红比了一个一的手势。
紧接着,第二只手也伸了出来。
“还有,我就想问一句,你跑得这么快是为了你老公,还是觉得我…..”
“为了我老公。”没有多作丝毫的犹豫,寒红直接道了这么一句。
不料,周锐当下便不满了,直接转身便又想走人。
“你……”周锐这幅样子,寒红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生气了。
只不过周锐为什么要生气?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说出来是为了自己老公?
疑惑了一下,寒红越想越觉得头疼,当下便忍不住的跟了上去。
“不是,你给我说清楚,你怎么了?”
伸手拦住了还准备走路的周锐,寒红直接询问了一句。
“放手。”没有回头,周锐语气僵硬的回了这么一句。
“不,你不说清楚我就不放。”
寒红也是个倔强的人,又怎么会被周锐这强硬的语气给吓到。
“你决定?”声音越发的冷了起来,冷到寒红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决定。”咬了咬头,哪怕是知道错了。
但为了自己的丈夫,寒红却还是一条黑走到了底。
“行,你可给老子记住了。”
大手一挥,周锐猛的回过了头,嘴唇瞬间便擦过了寒红的。
两唇相吻,还未等周锐享受一下气味,寒红便用力的推开了他。
快速的擦了擦手掌,寒红一脸厌恶的盯了周锐许久,却还是强忍着怒气道。
“怎么着?现在可以说出救我丈夫的方法了吗?”
“什么方法?你问我吗?”左右环顾了一周,周锐故意装傻了起来。
“你、你,难不成这样还不够吗?”
没错,到了此时此刻,寒红终于清楚了周锐这是要干嘛?
还有他对自己的目的了。
用手指着自己刚被吻过了嘴唇,寒红气势汹汹的道了这么一句,脸色发红。
“不够。”仿佛没有看到寒红脸上发怒的表情似的,周锐摇了摇头,非常坚定的道了这么一句。
“你……”随着周锐那话一落,寒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不够,远远还不够。”再次强硬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还特意的冲着寒红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下子可好了直接把寒红给气得,当场便炸了起来。
“你叫什么?”出乎意料的道了这么一句,在周锐一脸惊讶的眼神中,寒红再次相逼道。
“说,你究竟叫什么?”
这下子周锐可算是听清楚了寒红的话。
虽然感觉到来者不善,但美女相问,问的还是自己的名字,自己怎能不答。
“周锐。”
没有多作犹豫,周锐拱手的道了这么一句。
“周锐是吧?”
反问了一句,还未等周锐回答,便见寒红继续道。
“你好狠的心啊,我的丈夫如今还躺在医院呢,而你非但调戏别人媳妇,甚至还如此的见死不救。”
“哼,见死不救?”冷笑了一阵,周锐痛恨道。
“寒红,真正见死不救的人是你吧。”
“你…..”不知道周锐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寒红不敢随意答话。
其实无论她答不答,周锐接下来却是还要把话给说清楚的。
“寒红,你明明知道我有办法,还清楚我想要什么,而你非但不给,甚至还在这里惹怒我?”
“难不成你真觉得我是个大善人?都让你这么骂了还会大发善心去救?”
“我…..”犹豫了一下,寒红还是自作聪明的反应了过来。
“不,你这算是什么歪理,难不成为了要你那个所谓的办法,我就要牺牲自己吗?”
“好一个所谓,好一个牺牲,寒红,其实说到底就是你爱自己比爱自己的丈夫多一点而已罢了。”
“废话,难不成在你这里不是?”冲着周锐翻了一个白眼,寒红鄙视道。
“敢做不敢人,非男人也。”
“呵。”
嘿嘿的笑了两声,周锐无谓道:“谁说我不敢认了。”

“寒红,我的观点与你一样,你说的没错。”
随意的道了这么一句,下一秒,周锐整个人显得严肃了起来。
三步并做两步的逼近了寒红,周锐一脸冷凝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话落,周锐再次恢复了常态,道。
“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反正在我这里只有两个选择。”
伸手比两个手指,周锐一脸的高深莫测。
抬头看了看寒红,见她盯着自己猛瞧,却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意思。
周锐当下便觉得有些无聊,转身便准备走人。
万万没有料到周锐又是说走便走,寒红当下便急了。 
“两个选择是什么选择啊,你倒是说清楚啊,又走?”
无奈的嘀咕了一句,寒红忍不住的冲着周锐的背后大喊道。
“不是,你嘴中的两个选择就是是什么啊?”
“呵呵呵。”早就料到寒红会问,却万万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如此急不可待。
她越着急,周锐便越觉得离自己的计划又近了不少。
没有多作犹豫,周锐终究还是在寒红着急之前把话给说了。
“第一,便是你让我干一顿,第二,便是任由你丈夫死去。”
“你…….”被周锐直接露骨的话给吓到,寒红再次道不出话来。
有些纠结,脚也跟着在地上摩擦了起来,寒红一脸忧郁的模样。
周锐自然也明白这事不是一时两会可以说完的,当下便摇了摇头道。
“你慢慢想,我不逼你,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
比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周锐转身离了去。
不过,人刚走到一半,便再次的回过了头来,冲着寒红警告道。
“哦,对了,你得想快些,毕竟我这个办法实行起来还要些时日。”
“毕竟又不是我的钱,要想从别人口袋掏,这多少还得下些功夫。”
“喂,不是,你什么意思?”一脸懵逼的听周锐把话说完,寒红有些呆了。
待见到詹慕斯又已经走动的脚步,她有些慌了。
“我不叫喂,我叫詹慕斯。”没有回头的冲着后面摆了摆手,周锐道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呃。”有些汗颜的摸了摸头,寒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周锐离开。
周锐离开了,她自然也得离开。
就这么一个大道分开,至此,三天后才见。
电话“铃铃铃”的响了,周锐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周锐用手扣了扣耳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