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月月|口述啊哦快点啊哦快点

老周把洗衣液拿下来低头一看,刺激的他鼻血差点喷洒出来,侄媳陈娇娇只穿着一件半长款的T恤,蹲下来的同时膝盖弯曲,把腿部线条绷的那么xìng感,更重要的是这个角度看去,在她双腿之间的美妙风景,正隐约之间的向老周展现出来。

“先在里边放上洗衣液和水泡一会儿,等会再开始洗,这样洗的干净。”陈娇娇说着话站了起来,可当她看到老周直勾勾的眼睛时,立刻想到了刚才自己无意间的动作,已经把自己完全展露在老周的面前。

当陈娇娇看到老周换在身上的大裤衩,又一次冲着自己高高立起来的时候,那个大帐篷让陈娇娇慌张的转移了视线。

 文学



见老周神不守舍的点头答应着,陈娇娇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在卧室里,陈娇娇心跳飞快,在刚才老周炙热的眼神中,陈娇娇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老公的表叔在看着自己,那种滋味又羞又气可偏偏又有种很兴奋的感觉。

陈娇娇原本想要还衣服,毕竟老周突然回来,再这样穿着不合适,可是陈娇娇俏脸表情变化,也不知道心里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陈娇娇表情更加的羞臊,可眼睛里带着兴奋的光芒,她没有换保守衣服,继续保持里边真空,穿着这件xìng感长T恤迈动美腿离开了卧室。

老周正站在洗漱间那,等待一会儿看看泡完衣服怎么使用洗衣机,同时因为刚才自己的小动作被发现,老周也是老脸一红。

他在外边怎么乱来都不要紧,可陈娇娇是表侄张鹏的妻子,是有亲戚关系的,要真传出自己为老不尊,老周连回老家的脸都没了。

正强迫自己冷静的老周,听到洗漱间斜对过的卧室开门,转头一看侄媳陈娇娇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身上那件窄薄的T恤还在身上,两团圆球顶端的突出点还是那么明显,知道侄媳去了卧室还是没穿罩罩。

“叔,要多泡一会儿才洗的干净,你也别站在这里傻等着了,去客厅那边看会儿电视,一会儿就好了。”陈娇娇俏脸微红,有些心虚的不敢看老周,说完话她当先去了卧室那边。

陈娇娇身材不如少fù的丰腴xìng感有韵味,可她很苗条,这让陈娇娇两条美腿显得更加修长,老周吞咽了一口唾沫,幻想着要是这两天长腿盘在腰上,或者架在肩膀上的时候,一定爽死了。

虽然幻想很放纵,现实中老周这个老男人没什么胆子,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就是前两天强bào了那个叫刘芳的少fù。

所以老周顿了一下之后,还是跟着去了客厅那边。

陈娇娇坐在沙发上,老周在陈娇娇一米多以外的距离,坐在沙发靠近扶手的位置上。

“叔,你来这快三四个月了吧?”陈娇娇看着电视机随口问着。

老周心里不踏实,害怕这个侄媳要把自己赶走,表面还是笑着说是啊。

接下来侄媳陈娇娇的话倒是让老周心里立刻踏实了下来:“叔,那你就在这里常住着吧,从村里出来打工你也每个落脚地方。好歹张鹏还是你表侄不是?

以前的时候,我对你态度可能有点不好,其实都是因为我心理压力大,在城市里生活挺累的,加上张鹏开出租车,整天也难得见他一面跟他说说话,所以情绪总是很差。

叔,以后我要是拉着脸或者说点不好听的话,你也别忘心里去,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没有别的意思。”

老周看着面前xìng感的侄媳fù,心里琢磨着这个女人还真是改变够大的。

对于以前的事情老周也懒得再提,只是笑着应下来,而且把陈娇娇一顿猛夸,说到温柔贤惠,会顾家还好,可是说着说着又夸奖陈娇娇漂亮身材好,说的陈娇娇脸色一直通红没有消退过。

“哎,叔你可别哄我开心看,结婚每两年呢,张鹏就对我爱答不理的,整天除了跟我吵架就没点别的。

一说起这个我就生气,口子过日子还不能好好相处,那以后可怎么过啊。想想就头疼。

说到这我还忘了问了,哥,你在这也有一段时间了,没想过再找个女人成家吗?”陈娇娇装作抱怨,随口又向老周念叨了一句。

老周不知道侄媳陈娇娇,从他的内裤上已经发现了女人的特殊痕迹,所以他苦笑着摇头说着:“要啥都没有,在乡下都不好找,更别说是在城里了,我这不是准备打工两年,存点钱下来,回村里看看找个女人再好好过日子。”

“是啊,你才五十出头的年纪,大男人身边没个女人,对那啥,对身体也不好。上次把你错认成了张鹏,闯进浴室的时候,感觉叔,你都憋坏了。”陈娇娇说着话,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周。

陈娇娇偷看他的动作被老周看到,那双勾魂的媚眼充满了风情,老周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老周是没学问没什么高涵养,可并不代表他傻,跟侄媳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竟然聊起这个话题,老周心中有些蠢蠢yù动。

在他看来,把自己的侄媳给狠狠的干了也不要紧,只要是这件事情你情我愿成为两人的秘密,也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事情,女人比男人更在意名声,更何况在老周看来自己还是个一穷二白的老男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