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塞蜡烛,点燃,烧起来|娇妻黑舞厅被多p

慕容雨红着脸,“那叔,你再帮帮我吧,这里可难受了。”

听到她的话,老张心里高兴坏了,故意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你进来吧!”

看到慕容雨像小媳妇一样跟在身后,老张突然邪念再起,“楼下灯光太暗了,你跟我去楼上吧。”

“嗯,好!”

慕容雨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张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尝到这尤物的滋味,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文学

老张的房间很简单,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慕容雨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先躺下吧,我去拿消毒液。”

老张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把桌上的消毒酒精拿了过来。

慕容雨很忐忑,其实这么晚了,她不太想来找老张的,不过下午老张摸得他很舒服,一想到那滋味,她就心里头痒痒的,手脚酥软。

胸口这会确实很闷又难受,就给了她来找老张最好的理由,所以她才敲开了老张的门。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小雨,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老张老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慕容雨就躺在床上,他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嗯……”

慕容雨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任君采撷的样儿,老张兴奋地想哭,他蹲跪在慕容雨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慢慢地去掀开她的睡裙。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张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睡裙慢慢被脱下,眼前的除了胸前和下面这两处遮掩,其他的一切曼妙风景都尽情地展露了出来。

老张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

眼前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饿颈,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还有那修长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真的太诱人了。

“我把你把胸衣脱了吧。”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老张并没有直接下手。

“嗯!”

慕容雨红着脸轻轻一点头,羞涩地把头转向了一侧。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香软,老张微颤着手,终于将她胸前最后的那点遮挡物给褪去了。

那诱人的晕白,老张兴奋得老脸通红,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年纪,还能跟像现在这样给娇花一般的女大学生治病。

“小雨,那我开始了。”

老张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嘴凑了上去。

当他碰到关键的那一刹那,慕容雨浑身一震,身体立刻有了反应,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口气更是发出一声声哼吟声。

哪怕之前有过亲密的接触,可再发生这样的事,老张也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个让人百迷不厌的尤物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经过这一番撩拨,昏暗的灯光下,她娇嫩地肌肤,变得更加红润,尤其是她那清纯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楚楚动人的诱惑。

老张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刻就办了她。

不过,真要办的话,慕容雨肯定会反应过来,虽然两人有了亲密的举动,但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看着那诱人的身体,老张心痒痒的厉害,寻思了一会,他有了绝佳的主意。

“小雨,你这里虽然好了,但最怕的就是毒性蔓延,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消炎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

老张隐晦地说道。

“张叔,你是老中医,这些我虽然听不懂,但好像还不错,就按照你的方法来吧。”

慕容雨还沉浸在刚才的舒服当中无法自拔,对这滋味很是流连,心想着,张叔虽然年纪大了,但医术还是很有口碑的,自然不会害了她。

老张一听有戏,心中窃喜的同时,连忙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暧昧,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也是担心你有其他别的想法。”

“不会的。你弄吧。只要不留下后遗症就好了。”

慕容雨心有余悸地说道。

“那我待会会按你身上的会阴、乳根以及关元这几个穴位。哦,对了,还有玉泉穴,你这情况毕竟特殊,我担心会影响你的生育系统,所以得伸进去检查一下。”

老张老脸一片火辣,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地看着她,生怕慕容雨直接给拒绝了。

“玉泉穴是哪啊?”

“玉泉穴嘛,就是你们经常说的子宫……”

“啊?”

慕容雨先是一呆,眉宇紧锁,迟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你要是不接受的话,那我可以先不按,就怕到时候身体会有其他的影响。到时候可就不太好办了。”

老张故意夸张地说道。

“张叔,你,你别说,我接受。你,你开始吧。”

慕容雨躺在那,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那任君采撷的样子看得老张心头的邪火直接膨胀起来。

老张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小雨,那叔叔要开始了。”

话刚落音,他就迫不及待地把手探向了那一片白皙娇嫩,还并未触碰过的小腹地带……

“唔!”

慕容雨抿着嘴,满脸潮红,想要压制自己那声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娇吟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