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粉红色的唇微微张开|与大学少妇激情

我连忙摇了摇头,语气悲凉道:“不,跟你无关,是赵明诚,这个人睚眦必报,当年我只不过是偶然撞破了他跟别的女人偷欢,他就一直在打压我,哪怕我不再继续担任校医,他也不会让我在东海待下去的。”



我这话一说完,沈清就不再说话了,车内瞬即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因为拒绝我转正申请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毕竟,在配合赵明诚打压我的这件事情里面,她也出了一份力。



 文学

“张诚,对不起,我原本是不该配合赵明诚来一起打压你的,可是…”沈清突然搂住了我的肩膀,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满怀歉意的话。



望着她眼眶微红,一脸纠结的模样,我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出言安慰道:“清姐,我都知道,这不能怪你,即便你没有按照赵明诚的指示办,他也会想出别的办法让我待不下去的。”



沉吟片刻,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问道:“清姐,你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赵明诚回心转意?”



一听我提到赵明诚,我看到她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停留,连忙又低下头去,脸上满是愧疚。



从她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今天晚上答应了她的邀约是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沈清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信息,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太愿意告诉我。



如此一来,只要能够突破沈清心理的那一道防线,我今天晚上绝对可以在她这里有所收获。



见她此刻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捏了捏她的身前,柔声说道:“好了清姐,既然你有难言之隐的话,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你是我张诚在东海市接待的最后一位客人,接下来,我会用我这辈子最好的手法来为你服务。”



沈清一听完我这话,脸上的惭愧之意更浓。



不过,她还是听从我的吩咐,先将身体躺好,而我则是开始拿出我最专业的手法在她的全身进行按压……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半钟头。



一个半小时后。



擦了擦额头上滴落下来的汗液,见沈清双目迷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不由提醒道:“清姐,已经好了,我也是时候告辞了。”



“张…张诚…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拒绝你的,你是不是嫌弃我?”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沈清的眼中却突然泛起了泪光。



我连忙摇了摇头,安慰道:“清姐,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东海市了,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的,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好,我怕一旦对你动了真感情的话,我会忘不掉你的。”



而我这话一说,沈清反而还哭得更凶了。



她哭着哭着,忽然朝我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呵呵,赵明诚包养了我三年,但我跟他只存在身体上的交易,可我跟你前后认识还不到一天,竟然对你动了情,张诚…你觉得可不可笑?”



说话的同时,沈清已经将那件黑色风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我,道:“张诚,虽然才跟你接触不到一天,但不得不承认我对你已经有了好感,你这个人很真实,不像其他男人那般虚伪……”



沈清对我的这番评价很高,但如果让她知道了我是抱有目的性,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正当我准备从她嘴里面打听出赵明诚的一些关键信息,沈清却突然说道:“今天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张诚,谢谢你,你走吧。”



由于沈清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我知道,今晚想从她嘴里面套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已经不太可能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她打了声招呼,直接就下了车,离开了金水小区。



一想起沈清刚才对我真情流露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是有种莫名的忧伤。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却是沈清发来了一条短信。



而短信的内容,则是一个不记名的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手机号码,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而且还纳闷沈清给我发一个号码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准备给沈清打电话过去询问清楚的时候,脑海中却是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等等,难道说,这个号码跟赵明诚有关?



将这两个点串联在一起,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度娘,在天眼查里面输入了这个号码。



果不其然——



在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的信息栏目里面,我发现了这个号码。



号码的主人叫徐静萱,是这家投资公司的法人。



虽说仅凭这么点信息,我根本无法判定这个徐静萱到底是谁,可除了徐静萱的一些基本资料以外,我竟是在这家公司的信息页面上发现了有关赵明诚的信息。



徐静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而赵明诚则是这家公司的监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徐静萱应该就是赵明诚的老婆了…至少从法律层面来讲,是没错的。



而一想到赵明诚的老婆,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今天白天,在赵明诚的病房外面看到的那位珠光宝气满脸富态的中年美妇。



不过,我虽然能够确定了这个号码主人的身份是赵明诚的正牌妻子徐静萱,可我还是有些搞不懂,沈清为什么要把赵明诚老婆的联系方式给我呢?



难不成是要我做一做徐静萱的思想工作,通过曲线救国,从而让赵明诚放我一马?



要是在白天没去医院,我觉得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试。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这边的确难度不小,但或许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试一试,至少有一个方向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