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包间放床|两个男人一上一下玩弄我

韩蕊的白皙小手离他那越来越近,韩蕊自身也是挺紧张的,以至于娇息格外急促。


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只不过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完成作业,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本能的好奇,她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手,一路往老张身下摸去,往那个让她感觉到慌乱却又殷切希冀的地方摸去。


 文学

终于,她敏感的指尖,碰触上了那令她感觉到烫手的存在……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

心里怀着旖旎,老张也就上了车,随后韩蕊也坐在了副驾驶上。


挥手跟车外的老韩告别,然后老张就开车往城里赶去。


路上的时候,韩蕊跟同学通着电话,似乎还真要去跟同学聚会,并没有继续作业的意思,这让老张心中难免有些小遗憾。不过也还好了,省的自己对老友的孙女犯错误。


深吸口气,老张不再多想,一门心思往城里开车。


而打完电话后的韩蕊也坐在车上闷声沉默了,时不时的会偷偷窥视老张两眼。


原本她窥视的意思是,老张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就对她起了那方面的心思吧?


但经过观察后却发现并没有,老张很正直,连半分窥视她的意思都没有。同时她还发现,老张……好像挺有味道的,虽然脸上多了些皱纹,可是却棱角分明。


尤其是看看老张强健的体魄,比现在有些年轻人的外强中干可强多了。


而且再往深了看,似乎还越来越帅了,有种老帅老帅的感觉,越看越顺眼。


正在韩蕊窥视着老张的眉毛眼角时,老张也发现了她的行为,“你看什么呢?”


这话问的,让韩蕊心里稍稍慌乱,随即忙说道:“没有看什么,什么也没有看。”


话说完,韩蕊就赶忙拿长发遮住红润的脸蛋儿,紧接着更是扭头望向窗外。


“韩蕊啊韩蕊,你慌乱什么呀,你就说老张挺帅的就是了,他只不过问问而已,你有什么好慌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呀,你以前面对老张时也不这样的……”


在心里韩蕊狠狠嗔责着自己,觉得自己刚才表现的太差劲了。


旁边开着车的老张瞥了韩蕊一眼,也琢磨不透韩蕊是个什么心思,就继续开车了。


不过那双裹在白皙玉腿上的黑色丝袜真是性感,透过丝袜看到的肌肤,多了一层妩媚的味道,这让老张感觉到异常的迷人,心里充满了欲望的情愫。


哪怕他已经强行压制,也依旧是忍不住的惦记着,如果能用手把玩下韩蕊的玉腿那该有多好。


只是韩蕊始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不好伸手去强摸,况且心里还纠结着对不起老友呢!


汽车最终来到城里,老张都还没到家的韩蕊就已经下车了,跟她的女同学碰头聚会去了。


老张没什么事情,自然也就开车回家,琢磨着再想点别的招,把亡妻的研究成果弄明白。


不过刚刚到小区楼下的,老张就看到有个男人在单元门口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小偷,毕竟小偷没有手里拎着东西上门的。但他确实透露出些鬼鬼祟祟的味道,真挺像个小偷的。


而且老张还发现,这家伙好像有点眼熟,不知在哪见过似的。


下车后,老张来到了单元门口,刚准备上楼的就被这家伙给拦住了。


“张老师,您回来了,我都在这等您好久了,您也没在家。我是陈虎啊,你不认识我了?”


听到陈虎这个名字,老张终于有了印象,陈虎,李琳的丈夫,可李琳不是说他出差去了么?


不过这事也不好问,毕竟昨晚都跟李琳那样儿了,解释起来也麻烦。


于是老张热情的打着招呼,把陈虎给招呼到楼上去了。


只是同时老张心里也泛起了琢磨,不明白陈虎来找自己,到底是因为啥。


无缘无故的,他可不相信陈虎会拎着东西来看望自己,还满脸谄媚的笑意,非奸即盗似的。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在回到家中客套了几句后,陈虎就提及了自己的来意。

“张老师,您爱人在关于男性那方面的研究成果,可是很了不起呢!”


“我已经听李琳说过了,这份研究成果将来绝对是造福无数男性同胞的,这是大善举呀!”


“不过就是不知道,您爱人的研究成果,如果进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呢?”


当陈虎提起这些的时候,老张就是个老糊涂也该明白他是因为啥来的了。


只是他并不反感,他现在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合作方去将亡妻的研究成功给研发出来呢!


既然眼下陈虎提起这点,想必就是有一定的路子可以深化合作吧?


于是在随后的时间里,老张就询问起了陈虎的心思。


陈虎倒也没隐瞒,痛快的就把心思给搬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